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236章 心愛的人?
  緬甸,某座小城。

  提示收到一張照片,應雨竹點開。

  照片中,有一個眼睛被黑布綁著、四肢也被綁著的女孩,背景則是雜亂的車子里,她惡毒地猖狂一笑。

  桑知語落她手里了!

  不用多久,桑知語就會被運送到她所在之處。

  有沈辭護著又如何?

  桑知語不是很得意嗎?看還怎么得意?

  她家倒了,她從高傲的富家千金變成負債累累的老賴,不得已偷渡來貧窮小國,她奈何不了沈辭,難道奈何不了桑知語嗎?

  催促快點運送桑知語過來的消息發送完后,應雨竹琢磨著怎么收拾桑知語,將自己所有的怨恨得到發泄,然后以桑知語的生命來威脅沈辭給錢。

  她需要錢,需要非常多的錢,足夠她下半生有保障。

  現實與應雨竹想象中的美好恰恰相反,桑知語被兩個男人打暈,放到車上不久,一直在暗中跟著桑知語的保鏢發現異常,立馬呼叫來幾個幫手,把那輛車攔截住。

  在做骯臟事,車忽然被別的車攔截,負責開車的男人搖下了車窗,兇神惡煞地大聲罵道:“會不會開車?不會開車就回爐重造!狗日的!”

  話音未落,對面車子齊齊整整地走下四個男人,手上都拿著長棍。

  來者不善,負責開車的男人瞬間慫了,急忙調轉車頭。

  可惜晚了一步,四個男人團團包圍他們這輛車,長棍還用力地砸向車窗,硬是把他和他的同伴從車中拽了下來,進而控制他們。

  車子后座橫放著的女孩,正是要確保她人身安全的桑知語,保鏢們的頭領一邊小心地把她抱了出來,一邊讓手下致電通知沈辭。

  接到通知,沈辭急忙趕往醫院。

  因為保鏢叫不醒桑知語,檢查到她頭部有傷,將她送去了醫院。

  一來到醫院,即看到面色慘白的女孩躺在病床上,沈辭的心不禁一沉。

  他眉宇緊擰,冷眸掃向旁邊的保鏢:“她怎么樣?”

  “沈總,醫生剛幫桑小姐做過檢查,她沒大概,但可能有輕度的腦震蕩。”

  得到清晰的結果,沈辭依舊放不下心。

  這樣的桑知語,像去年被綁架時,也是如此地在醫院。

  一年內,見了兩次她脆弱的一面,他除了心疼和后怕,還有怒火,唇角微抿:“那兩個傷害她的男人呢?”

  之所以不第一時間報警,是沈辭還沒下命令,保鏢頭領猜將惡人交到警察手中前,沈辭要做點什么。

  聽到沈辭問起,他當即帶沈辭去隔壁的病房。

  兩個惡人被手下看守著,雙雙跪在地上。

  “你們!”

  沈辭牙關緊咬,一手狠狠地攥住其中一人的脖子。

  門是打開的狀態,保鏢頭領默默地把門關上。

  惡人做惡事,自然要預料到有什么樣的后果。

  沈總不是窮兇極惡之徒,但能讓沈總保護的女孩,對沈總必定是重要的人,女孩昏睡中,沈總難免盛怒,要親自幫女孩出一口氣。

  ***

  頭痛腦脹地醒來,桑知語睜開雙眼,白色天花板闖入眼中,一陣恍惚。

  這是哪?她在家睡覺嗎?

  昏睡整整一個晚上的女孩,終于有了反應,原本是坐著的沈辭,站了起來,俯身注視女孩,關切問:“醒了?頭疼嗎?身體還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熟悉的聲音和面容,使桑知語找回神智。

  沒睡覺!

  她下樓想吃晚飯來著!

  然后,腦袋像被人打了,疼痛導致她對外界的感知。

  看著近在遲尺的沈辭,她惡心勁被勾起,不禁別開臉,不想看他。

  “我為什么在這?你又為什么在這?”

  周圍的一切告訴她,自己在醫院的病房里。

  本想懷疑打她腦袋的人是沈辭,可沈辭就沒對她動過手,況且,他還不時地找她復婚,他瘋了就動手打她。

  女孩有氣無力地說話,依然難掩對自己的反感,此刻,不是在意這些的時候,沈辭身體隨她的扭頭轉動,仔細端倪她的面色。

  “應雨竹找人,想綁架你到緬甸,我的人及時發現,解救了你。”

  一聽是應雨竹的杰作,桑知語立刻端正腦袋,瞪著眼前靠近自己的男人。

  “你他大爺的跟應雨竹說了什么?搞得她把賬都算我頭上來!”

  先前在超市門口前遇到應雨竹,應雨竹的那些話,無一不是遷怒她。

  沈辭和應雨竹之間的破事,跟她有什么關系?

  “對不起。”沈辭坐了下來,有些不好意思地面對她。

  習慣沈辭一貫以來的高高在上,冷不丁地聽見他道歉,桑知語眨了眨眼睛,隨即還是瞪著他。

  “因為你,我老是倒霉,看到你就煩!”

  沈辭簡直是掃把星,誰沾上誰倒霉,若非她腦袋隱隱作痛,伴隨暈眩感,她高低起身,一巴掌扇他臉上。

  “你好好休息,應雨竹我來處理。”

  沈辭無意識地伸手,想摸一摸女孩的額頭,但女孩怒目圓瞪,無聲地告訴他,他要敢碰她一下,她鐵定氣得馬上起身捶他。

  收回手,他問:“你餓嗎?想吃什么?我叫人準備。”

  桑知語感受不到餓,只覺暈眩和反胃。

  應家都倒了,應雨竹怎么還有錢雇人綁架她?

  并且是想綁架她到緬甸,服了。

  打算把她置于死地?

  a市是為她量身打造的倒霉地嗎?

  只要她一在a市,保準沒好事發生。

  數數,這一年里,她來過醫院好幾次了。

  她郁悶地閉上眼睛,指了指門口:“滾!”

  說完,她想到自己是在醫院,而后說:“幫我把心妍叫來。”

  除了最好的朋友,她現在誰也不想對著。

  話音未落,病房里進來一個人。

  “知語,你身體咋樣了?”

  問候和腳步聲同時響起,桑知語再度睜開眼。

  是沈母來了。

  沈母邊掃視她的情況,邊嫌棄地推開些兒子,讓兒子別擋著自己的視線。

  沈母到底是長輩,桑知語做不到對待她像對待沈辭那般,擠出一抹淺笑:“謝謝林阿姨的關心,我沒什么事。”

  “哪能沒事?你都住院了!”說著,沈母上下打量兒子,責怪地道,“你怎么沒保護好自己心愛的人?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