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230章 前夫的手筆
  夜色下,大海失去白日的蔚藍,猶如無邊的黑洞,可以吞噬一切,莫名使人產生恐懼的心理,不自覺地想要逃避。

  桑知語從床上起來,本想吹一吹海風的,一看到前方是找不到盡頭的漆黑,馬上返回床上躺著,搜索郵輪上具體有哪些娛樂設施。

  一番搜索,她發現郵輪簡直是應有盡有,吃喝玩樂全部配齊了。

  想到帶她登上郵輪的工作人員說的話,桑知語換掉睡衣,先到餐廳吃了一頓晚飯,然后到樓下的商場。

  商場里的店鋪無一不是大牌,價格比在陸地上要買的便宜,但也價值不菲。

  忽然間,她心生疑惑。

  她在郵輪的一切消費真的由旅游公司來承擔嗎?

  還是先問個清楚吧?

  正當她猶豫要不要回房間拿工作人員給她的名片,進而聯系工作人員,旁邊某品牌的店員似看出她的困境,主動詢問:“您好,請問您是桑知語小姐嗎?”

  桑知語略微驚訝:“你認識我?”

  店員友好地笑道:“您的信息都發布在我們工作群了,我們知道這次出行,有位幸運兒,而那位幸運兒是您。”

  該說不說,這家旅游公司服務還挺貼心的。

  她能考慮到的問題,旅游公司先一步幫她解決了。

  桑知語回以笑容:“不知道你們收到的信息是怎么寫的呢?我的一切消費確定由你們公司承擔嗎?”

  “當然!”店員肯定地點點頭,“您盡管地拿您喜歡的商品,不用您掏一分錢,我們只需要做好登記,上交給公司。”

  “謝謝!”

  朝店員道完謝,桑知語面露高興地進入各家店鋪,精挑細選自己喜歡的東西。

  貧窮的她,看到價格都是四位數起,腦子控制不住地想,要是像搞批發一樣地把東西全部帶回去,再轉手賣掉,她相當于發了一筆橫財。

  不過,運氣好歸好,也不要太貪心。

  ‘一切消費’肯定是有價格上限的!

  再說了,她就兩只手,拎不了非常多的東西。

  不用在意價格,更不用在意東西的本身值不值標記的價格,只需思考自己喜不喜歡,這種暢快淋漓的購物,她好久沒有過了。

  等她從商場離開,手上已經沒有可掛袋子的縫隙。

  將‘勝利果實’地擺放好,桑知語拍照跟趙心妍分享。

  【看,都是免費的!】

  【你有沒有什么喜歡的,我一道帶回去給你?】

  有便宜,自然得分一些給好朋友,這才不會辜負趙心妍對她的好。

  趙心妍沒秒回她,她猜趙心妍應該是加班什么的。

  也不著急趙心妍的回復,畢竟,這是在郵輪的第一天,還來得及掃貨。

  沒到睡覺的時間,加上已經睡過綿長的午覺,桑知語打算喝點酒。

  專門喝酒放松的地方,郵輪上設置了兩種,一種是清吧,另一種是酒吧。

  選擇相對宜人安靜的清吧,相比喧鬧的酒吧,她較為喜歡。

  然而,她沒料到,在去往清吧的路上,隱隱約約有個化成灰都認得的身影在前面不遠處。

  沈辭?

  她是不是眼睛提前老化,看錯了?

  自己置身的地方可不是a市,是離a市有千里之遙的海上。

  為確定自己眼不眼花,她特意眨了幾下眼睛,還揉了揉,最后定睛注視。

  沒看錯!

  那個高大頎長的身影,正是沈辭的。

  剎那間,她不知該用哪些精準的詞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。

  無意中吞下惹人惡心至極的蒼蠅,都不夠精準!

  避免討人厭的前夫看見自己,她急忙轉身,想閃電般地消失。

  不料,晚了一步。

  “桑知語。”

  背后傳來前夫的叫聲,桑知語心里罵罵咧咧,但腳步沒停留。

  結果,她都小跑了,前夫還是輕松地追上她。

  并且,前夫仿若人肉墻壁地攔住她。

  去路被擋著,她不由瞪了他一眼:“你能不能識趣點?或者說能不能懂點事?有完沒完?”

  前夫的出現,桑知語瞬間懷疑自己的好運氣不是老天爺給的,而是前夫做了些無聊的行為。

  難道他是想耍著她玩嗎?

  知道她出門旅游的兩三天里,沈辭把想念控制得好好的,但思念的缺口一旦被打開,便像黃河泛濫,滔滔不絕,不受自己控制半分。

  他忍不住騰出時間,也來到這艘游輪上。

  面對女孩沒好氣說出的問題,他佯裝聽不到,神色自若地道:“見到你,出于禮貌,我跟你打聲招呼罷了。”

  說著,沈辭挪動身體,將去路還給她。

  桑知語可不信前夫是想打聲招呼,明眸微微瞇起,警惕地把他全身上下打量一遍,試圖以這般方式地窺探到他真實的內心。

  “給你閑的!”她邊說,邊力氣不重不輕地捶了他心口一下。

  沈辭早已習慣桑知語偶爾的動手,對比上次被甩了一巴掌,這次好歹沒有任何殺傷力,心口宛若不痛不癢地被撓了撓。

  走出幾步,察覺前夫沒跟上來了,他就站在原地不動,桑知語不禁回頭看他。

  “你一天天的這么閑,莫不是盛元集團要倒閉,沈家也要垮了?成天不干正事,你個廢物,沈家敗在了你的手里。”

  她故意嘲諷前夫,為的是前夫趕緊從她眼前徹底消失,別纏著她。

  出乎意料的是,前夫沒理會她這番話,邁步走了。

  比這難聽多的話,沈辭都聽過了,毫不在意女孩罵自己什么。

  她的旅行被自己影響到心情,他挨幾句罵是應該的。

  比起她不理不睬自己,至少她搭理了他,不是嗎?

  前夫的身影沒一會就不見了,桑知語生無可戀地眼睛一閉。

  就前夫的樣子來看,什么狗屁的頭等獎,不過是他的手筆。

  不呆在a市,跑到這來,神經病!

  氣惱之下,桑知語不想喝酒了,原路回去房間。

  開開心心挑選的東西,此刻在她的眼中,猶如沾上晦氣的臟東西。

  沒人跟錢過不去,但她吃不來嗟來之食。

  本來多開心,現在就有多反胃,她恨不得將東西全扔垃圾桶,當不可回收的垃圾給處理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