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226章 敬酒不吃吃罰酒
  桑知語說得毫不客氣,還隱隱夾雜怒意,鄭雨佳理解她的感受。

  討厭一個人,還要被對方的長輩派人解決,是個人都有怨氣,畢竟,沒有人會喜歡這種對待方式。

  鄭雨佳歉意地笑了笑:“好的,桑小姐,我會幫你原話轉告給蔣總。”

  見鄭雨佳要走,桑知語補充道:“如果可以,讓你們蔣總管一管蔣霆,叫他不要來找我了,沈辭……”

  雖然她跟沈辭說了,她不喜歡蔣霆,但以沈辭的德行,很難保證他之后不發神經,到時她未必倒霉,可蔣霆倒霉的幾率也許高達百分百。

  看在蔣霆多次幫過她的份上,能幫他避免的無妄之災,就幫他避免吧。

  做人,得講點良心,不是嗎?

  桑知語的欲言又止,鄭雨佳get到她的含義。

  沈辭是誰?那是龐然大物的盛元集團的掌權人!

  他隨便一句話,即能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。

  蔣總派她來找桑知語,擔心的正是得罪沈辭。

  只是,站在同為女人的立場上,她同情桑知語。

  和前夫結束了婚姻,感情狀況還要受前夫的控制。

  鄭雨佳站起來:“打擾了桑小姐,對不起。”

  道過謙,鄭雨佳走出咖啡廳,第一時間便是向蔣愷匯報結果。

  聽完匯報,蔣愷哭笑不得。

  侄子這是怎么弄的,鬧得桑知語和沈辭都不待見他?

  但,側面說明侄子有點難搞。

  現在的情況是,首先要讓侄子不再去找桑知語。

  不過,桑知語不喜歡侄子,兩人戀愛的可能性很低,沈辭不知道嗎?

  前妻不太可能和自己的發小戀愛,沈辭為什么還要在意?

  簡單的分析后,蔣愷隱約意識到事情沒那么簡單。

  望著外面的夜色,他轉而致電侄子,直接問:“除開沈辭知道你喜歡他的前妻,你還做了什么?”

  “叔叔,我二十好幾了。”蔣霆淡淡地提醒。

  侄子的潛臺詞,蔣愷豈會聽不懂。

  這小子分明是背著他做了別的得罪沈辭!

  不然,沈辭何必像有大動干戈的前兆?

  “你就算八十幾,我也是你叔叔。”蔣愷強勢地命令道,“你最好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告訴我,不要試圖撒謊欺騙我。”

  “叔叔猜不到嗎?”

  “……老子要是猜得到,用得著問你?”

  “夜深,我睡了。”

  侄子話音未落,他就收到通話結束的提示,頓時氣得額頭凸起青筋。

  弄不清侄子、沈辭和桑知語這三人的事情,蔣愷無心睡覺。

  他重撥電話回去,也不詢問侄子如何了,直白道:“我派人找過桑知語,她的回復是,她很討厭你,對你生不出一丁點男女的喜歡。”

  蔣霆本是耐心不足地接聽這通電話,一聽叔叔這么說,面色立即變得不好看,眉頭緊鎖,眼中裝滿不悅。

  “叔叔,你未免過分了點?”

  是他喜歡桑知語,桑知語還沒喜歡上他,叔叔派人找桑知語,無疑是增加桑知語對他的討厭。

  “過不過分不是由你來評判,你好自為之。”蔣愷也不想這般刺激侄子死心,是桑知語確實對侄子沒那方面的意思,侄子沒必要自討苦吃。

  叔叔裝作好心的勸告,蔣霆聽不進去,腦子里在想著,怎么去補救叔叔的這個行為。

  ***

  打發走鄭雨佳,桑知語還是覺得無語。

  她的生活,是不是要真的等二十五歲生日的到來,才好起來?

  受夠了這些倒霉事和討厭的人!

  回到房間,終于可以躺著了,她閉上眼睛,打算歇息一會,再去洗漱。

  怎料,刺耳的來電鈴聲干擾她養神。

  睜眼,看到‘蔣霆’二字顯示在屏幕上,桑知語毫不猶豫地劃過拒絕鍵。

  她打從心底就不喜歡蔣霆,現在他叔叔摻和其中,她只覺棘手。

  論棘手程度,蔣霆僅次于沈辭。

  這兩個人不能把目光看看其他異性嗎?

  算她怕了他們,別讓他有糟心的遭遇了。

  電話打不通,蔣霆沒打第二次,心底微微一沉。

  剛有個好的開端,就被叔叔破壞了,問題出自沈辭。

  可這還是急不得,越著急,桑知語會越反感。

  世界安靜了,桑知語大腦中雜亂的東西一下子被清空,不知不覺地睡著,然后進入深度睡眠,忘記洗漱這回事。

  在k市勉強玩得開心的她,與在a市焦頭爛額的應雨竹成了反比。

  家里的下坡路宛若急速過山車,根本無法阻止,父母沒有整日唉聲嘆氣,但印堂越來越黑,稱得上走投無路之下,應雨竹找準機會,在盛元集團的大門口堵到了沈辭。

  “沈……沈辭。”

  想到沈辭三番五次的警告,應雨竹不敢再叫沈辭哥哥。

  攔住了沈辭的去路,她再無富家千金的姿態,只剩下哀求,擠出兩行淚水:“有什么你沖著我來,別對我家下手,我父母……”

  “我沒對你家下手。”沈辭冷聲打斷她,“就你家那樣,還用我下手,你也太高看你家,小看我了。”

  “間接的下手也是下手。”應雨竹知道沈辭沒直接下手。

  但他的間接下手,對她家照樣是重大的打擊,會給所有人釋放出應家惹怒了沈辭的信號,造成原本能幫她家的人都選擇撤退。

  “所以,你來求我?”沈辭輕嗤一聲。

  昔日,他對應雨竹或許還有幾分發小情誼,保留一分善意。

  見識過她陰一套陽一套的真面目后,他對她則沒有情誼可講,并且她觸碰到他的底線了。

  “你當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人?你求了,我就會心軟?”他唇角處多了些許嘲諷的笑意,“我警告過你,你不聽,今日的一切是你該付出的代價。”

  自己公司關閉了,家里的資產馬上變成負數,還欠下巨大的債務,應雨竹被逼得沒辦法了,僅有一條路可走,便是向沈辭求饒。

  她咬了咬牙,下狠心地扇了自己響亮的一巴掌。

  “找人報復打擊桑知語是我不對,我不該……”

  “停!”沈辭沒閑心看應雨竹的表演,“敬酒不吃吃罰酒,現在太晚了。”

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