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220章 茶香四溢
  回答不上桑知語的問題,沈辭沉默應對。

  前夫不再說話,桑知語懶得再跟他廢話。

  他今天刷新了她對他的見識,不可理喻說的就是他這類人。

  桑知語大步行走,想要徹底甩掉纏著她的前夫。

  可惜不能。

  因為走到一半,她想起自己從病房出來得太急,什么都沒拿,甚至忽略了私人物品。

  于是她想回去病房,偏偏沈辭非跟著她。

  又怕蔣霆沒走,權衡利弊之下,她抬手伸向前夫的衣兜里。

  左右兩邊掏了一遍,都找到前夫的錢包,桑知語不禁皺眉問:“你的錢包呢?”

  女孩毫不避諱的親昵動作,沈辭心中的沉悶有一點點在消失,唇角微勾。

  聽到她想拿自己的錢包,他實話說:“我沒帶。”

  “那你拿手機給我打個車。”沒錢寸步難行,桑知語不想走路回去。

  “你回去嗎?”沈辭回頭看了看剛才兩人走過的方向,“你還沒做檢查。”

  “醫生都說我是勞累過度引起的暈倒,回去好好休息就行了,你別廢話了,啰嗦個沒完。”桑知語十足嫌棄地道,“再做檢查,是浪費我時間。”

  拿不到前夫的現金,前夫也不肯幫她打車,加上她低估了前夫死皮賴臉……

  對,死皮賴臉。

  用詞沒錯,前夫現在是活脫脫死皮賴臉的模樣,看不出高高在上。

  惦記回去躺著休息,對于猶如誘哄她坐上他的車的前夫,她沒力氣和他糾纏了,迫于無奈地答應被她送回趙心妍的家里。

  路上,司機李師傅一開始眼睛時不時往后視鏡瞟去。

  曾經服務過的沈家女主人,隔了好幾月和boss坐同一輛車,真是稀奇。

  更稀奇的是,boss似在低聲哄桑知語。

  這畫面,放在過去,是天方夜譚!

  不可能發生的事情!

  可現實中的的確確發生了。

  看著眉眼間流露怒意的桑知語,和挨著桑知語的boss,李師傅本來覺得自己快陷入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步。

  他轉念一想,這并沒什么。

  離婚后,還可以復婚啊!

  boss目前顯然是想和桑知語復婚!

  想到這,李師傅剛要定睛,絕不轉動眼珠子,偷看后座的兩人,就被boss察覺他的偷偷觀察,隨即一道冷冽的視線向他掃來。

  boss的眼神變化太快,上一秒明明是溫和的,這一秒令人心生恐懼。

  因此,他‘懂事’地按了升降板的按鈕,將前后方劃分成兩個獨立的空間。

  桑知語不像旁邊死不要臉的前夫,有發現司機的異樣。

  身體一直微微側著,快要背對前夫,腦袋也向朝著窗戶,她余光都懶得掃一眼湊上來的前夫,只想快點到達目的地,不與前夫共處。

  非得來氣一個當前身體不舒服的人,死渣男!

  心底罵了無數句前夫,終于到達了目的地,她飛快地下車,一秒都不要在車里多待。

  女孩迅速下車的身影,沈辭看在眼中,心中沒產生不是滋味的感覺,心情反倒有些好,也許是不必擔心她對蔣霆萌生不該有的情愫。

  目送女孩進入小區,直至身影消失,他臉色漸漸地沉了下去。

  桑知語討厭蔣霆,但蔣霆不討厭桑知語,還對她有非分之想,是缺少教訓。

  看來,不教訓蔣霆,是不行了。

  ***

  沒下班時,趙心妍就接到巨象集團人員打來的電話,被通知桑知語暈倒,120把她送去醫院救治了。

  趕去醫院一看,見到有蔣霆在守護桑知語,客戶那邊又催得急,加上蔣霆說她放心地工作,她就先忙一忙工作。

  等她忙完,再次到醫院,病房里已看不見桑知語。

  趙心妍打了桑知語幾通電話,得到的結果是一樣的無人接聽。

  納悶之際,蔣霆來電,說:“趙律師,你不用醫院了,沈辭接走了知語。”

  好朋友被沈辭接走了?

  好朋友的前夫有過好幾次看起來很變態,趙心妍不放心好朋友:“蔣總,你不是喜歡知語嗎?她前夫來接走她,你就眼睜睜地看著?”

  趙心妍直白地問自己喜歡桑知語,蔣霆忽略這個問題,道:“是沈辭來找知語,知語把他叫走的,如果我沒猜錯,沈辭應該會送她回你家休息。”

  確定了桑知語的蹤跡,趙心妍迅速離開醫院,往家里跑。

  一到家,桑知語還真是回來了。

  她上下左右地打量桑知語:“你還暈嗎?你變態前夫有沒有對你做什么?”

  趙心妍這么說,桑知語知道自己的事情被趙心妍得知了。

  估計是蔣霆跟趙心妍說的吧?

  “沈辭沒對我做什么,但他……”她想把事情告訴趙心妍,又被丟人的思維影響,頓時難以啟齒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趙心妍不關心其他,僅關心好朋友遇沒遇到傷害,畢竟,沈辭是個不可控的人,好朋友對上他,手無縛雞之力。

  “唉。”桑知語輕輕地嘆口氣。

  “怎么愁眉苦臉的?”

  “丟人。”

  趙心妍不解,眨眼表示疑惑。

  “你手機借我用一下。”桑知語伸出手,“你有保存蔣霆的號碼嗎?”

  不知蔣霆找醫生看過沒,臉的傷勢具體如何,雖然是沈辭打的人,可不聞不問蔣霆,顯得她像非常沒良心的人,好歹蔣霆幫了她那么多次。

  “有的。”趙心妍二話不說地把手機給桑知語。

  在通訊錄翻出蔣霆的號碼,桑知語按下撥號鍵。

  顯示是趙心妍打來的電話,蔣霆立馬劃過接聽鍵,客氣道:“趙律師。”

  “我不是心妍,我是桑知語。”

  “你身體舒服了點嗎?”

  蔣霆一聽是她,便即關心她的身體狀況,桑知語挺不好意思的,感覺自己莫名的白眼狼。

  想一想蔣霆過往時當的陰陽人,還污蔑她出軌,給沈辭戴綠帽子,她瞬間壓下不高意思,較為淡漠地問:“你的臉,讓醫生看了嗎?”

  “看了,醫生叫我冰敷熱敷兩三天。”蔣霆拿起剛才在照的鏡子,望著鏡中的自己,發出無聲的嗤笑。

  沈辭打他,他沒還手,以為他是反應不及時,還不了手,打不過?

  挨的這兩拳,換來桑知語的主動關心,值得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