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216章 會有心理負擔
  一晚上發生的事情太多了,經過加班和擔心,最后被氣得不輕,桑知語一坐到車上,眼睛困倦得幾乎快要閉上。

  這種狀態,自然是不適合開車的。

  而趙心妍也開不了車,一身的酒味!

  為了安全著想,她叫了代駕。

  等待代駕到來的期間,她余光無意間掃看窗外,看見沈辭和蔣霆似在說什么。

  由于距離比較遠,看不清兩人臉上的表情,唯一能判斷出的是,從他們筆直的站姿上,隱隱約約猜得到肯定不是好聲好氣地說話。

  見桑知語盯著窗外看,在好奇的驅使下,趙心妍也跟著她一樣看:“你在看你的前夫和追求者嗎?”

  “對。”

  “沈辭知道蔣霆追你嗎?”

  “應該不知道吧。”桑知語也不是很確定。

  “假如沈辭知道,他又是想跟你復婚的,蔣霆這種行為叫不叫撬他墻角?”趙心妍認真發問。

  “……我看你是醉得徹徹底底。”桑知語手動地合上趙心妍還想說話的嘴巴,“睡一會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趙心妍打了個哈欠,飛快地閉上眼睛。

  代駕來到,開著自己的車,趙心妍則在睡覺,桑知語眼前不禁浮現出蔣霆和沈辭先后走出餐廳,莫名有些想知道他們說什么了。

  沈辭該不會是讓蔣霆不要跟她來往?

  這么一想,她覺得沈辭非常有可能做得出。

  管天管地管空氣!

  神經!

  ***

  次日。

  昨晚被灌太多酒,趙心妍醒來后,難受得很。

  奈何一大堆工作等著她,她不得不正常地律所。

  不料,她前腳踏入律所,李龍基后腳來找她,滿臉諂媚的笑容。

  “趙律師,昨晚真是不好意思,我喝多了點,做事沒分寸。”李龍基邊說,邊呈上誠意滿滿的道歉禮物,“我今天特意來跟你說聲對不起的。”

  面對李龍基的諂媚道歉,趙心妍腦子里裝滿疑惑。

  昨晚雖有季清風幫她解決麻煩,但她沒想到居然有后續。

  明明李龍基昨晚散發囂張氣餡,仿若把自己當成天下無敵的大爺,今天怎么跑來她跟前裝孫子地道歉?

  趙心妍遲遲不出聲,也不接過禮物,打量的目光在掃視自己,李龍基干脆將禮物放到她的桌上,接著說:“那個法律服務合同,你今天方便去我公司簽約嗎?或者,我派人來你這也行。”

  李龍基不止向自己道歉,合同也自動送上門,十分詭異。

  趙心妍將禮物挪到一邊去,不緊不慢地道:“李總這是做什么?”

  “是鄭重地向你道歉!以及我很欣賞趙律師的業務能力!”李龍基面上強調道,實則內心在罵娘。

  誰能想到一個紅圈所的小律師,竟然如此大的能耐,通過桑知語,把沈辭搬了出來,導致他昨晚一回家就被家里的老爺子狠狠教訓一頓,務必把這件事解決得漂漂亮亮。

  “李總為什么要道歉呢?”趙心妍將禮物塞回到李龍基的手中,“無功不受祿,還請李總拿回去。”

  “不不不!”李龍基連忙推脫,重新把禮物放在桌上。

  裝孫子地說了一會話后,他眼中充滿暗示地笑了笑:“趙律師,麻煩你跟沈總說一聲,我們這事翻篇了!以后趙律師有什么需要,歡迎你找我,比如,缺客戶了,我一定力所能及地幫你介紹!”

  一番交談,趙心妍總算清楚李龍基毫無囂張氣餡了。

  原來是沈辭在背后動了手腳。

  至于沈辭為何動手腳,擺明看在她是桑知語好朋友的份上。

  沾了好朋友的光,不算欠沈辭的人情,趙心妍將李龍基從律所‘請走’后,第一時間聯系桑知語,把剛才的狀況簡短精準地告訴她。

  桑知語沉默了一會,無奈道:“沒事,沈辭愿意做好事,就讓他做吧。”

  季清風嘴巴那么大的嗎?

  一頓宵夜,集中了她兩個討厭的人,估計還將昨晚發生的一切事無巨細地說出去了,否則,李龍基灰溜溜地找趙心妍道什么歉。

  可一想到,季清風幫過她,沈辭也不是給她添堵,她懶得理沈辭做‘好事’。

  電話掛斷,桑知語本想接著工作,結果眼前一黑,隨即失去了意識。

  在徹底沒有意識前,她恍恍惚惚地聽到同事慌張地叫她。

  “桑秘書,桑秘書!”

  等她醒來,睜開雙眼,眼中映入白色天花板。

  鼻子嗅到似曾相識的味道,桑知語細細地想了想,這不是消毒水嗎。

  全部意識恢復,眼中映入一張明顯掛著擔心的臉龐,她不由眨了眨眼。

  蔣霆?

  “醒了?有沒有哪里不舒服?”蔣霆朝她說話之余,并在找叫醫生護士過來的按鈴,找到后,立馬按了上去。

  “你怎么在這?”桑知語環視四周,明白自己被同事送來了醫院。

  就是蔣霆為什么也在?

  誰讓他來的?

  記起他點外賣,收貨人不寫她的信息,是同事幫她拿上樓的,她陷入沉思中。

  蔣霆不會是把她身邊好多同事收買了?

  然后,同事把她日常的一些事跟蔣霆說吧?

  “我正好去你們公司,看見你暈倒了,送你來的醫院。”蔣霆誠實地道。

  “你送我來的醫院,不是我同事?”桑知語略微驚訝。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醫生幫你做了檢查,說你暈倒是勞累過度,你得注意身體,多點休息。”蔣霆拉來旁邊的椅子,坐在她的身旁,看著她血色不足的臉,眉頭忍不住皺了皺。

  聽到自己是勞累過度,桑知語覺得是昨晚沒休息好所導致的。

  帶趙心妍回去后,已經是凌晨三點多了,她洗漱又要時間,搞得四點多睡的覺,沒睡多久就被鬧鐘叫醒,今天一到公司,就投入工作中。

  本命年不是過去了嗎?

  怎么還到醫院來!

  桑知語揉了揉額頭:“謝謝你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  “我走了,你一個人能行嗎?”蔣霆不放心桑知語獨自在醫院,“等醫生再檢查一遍,確定你沒事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桑知語不想欠蔣霆越來越多,雖然他是自愿的,但她真的不喜歡他,做不到心安理得地享受他對她好,這會讓她產生心理負擔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