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213章 前夫在驅趕情敵
  人生第一次被人當面說愚蠢,縱然對方是自己的好兄弟,季清風眼下也過不去這點,便碎碎念幾句。

  本以為,蔣霆聽到后,又會說他愚蠢。

  可蔣霆壓根沒反應,全神貫注地看著什么似的。

  順著蔣霆目光的方向,他一去看,見到餐廳外面的情況。

  桑知語和趙心妍都沒再行走,而是并肩站著,注視對面的沈辭,形成二比一的局面。

  “桑知語說了不用沈辭送,沈辭干嘛追上去?”季清風不解地道。

  “你別說話,一說話就暴露出你的愚蠢。”蔣霆正在思考沈辭如此行為的背后隱藏著什么,不希望有聲音打擾自己。

  “……”季清風佯裝受傷嚴重地捂了捂心口,“不是,兄弟,你今晚到底咋回事,非常關心桑知語,還不跟沈辭打聲招呼?”

  沈辭全程無視蔣霆,本身就奇怪。

  蔣霆還不跟沈辭打招呼,宛若沈辭不存在,更加古里古怪的。

  “絕交了,沒看出來?”蔣霆扭頭注視季清風,鄙夷他沒眼力勁的意味十分濃。

  “哈?”季清風傻眼,“絕交?這么嚴重?”

  自從決心要和桑知語在一起起,他和沈辭就當不成朋友了,何況,沈辭的所作所為也不像把他當成朋友,沒到時候說這話,蔣霆沒回答季清風。

  季清風刨根問底地追問:“發生了什么,我不知道的?”

  “你不知道的多了去,現在不該問的別問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猶如一個世紀的沉默過去了,季清風反復幾次張嘴閉嘴,都沒能說得出話來。

  蔣霆說他愚蠢,他還真的愚蠢。

  今晚組的這個局,是大亂燉?

  把關系不好的人都集中了?

  再度迎上蔣霆冷眼掃來的視線,季清風干笑一聲:“在今晚之前,你也沒跟我說你和沈辭絕交,我要是知道,我一定不把餐廳地址發給沈辭。”

  “從今天以后,你別把我和沈辭叫到同一個局。”蔣霆頓了頓,“也別把知語和沈辭組到一個局,知語討厭沈辭,你也看得出來。”

  季清風當然是看得出來,聽話地點點頭。

  桑知語甩臉色給沈辭是睜眼瞎都能看到的,他就不做讓人犯惡心的事情了。

  不過,他一時之間覺得蔣霆很怪異,可惜說不上怪異之處在哪里。

  蔣霆和沈辭這么多年的發小,蔣霆還是沈辭發小圈的核心人物,怎么說絕交就絕交,兩人是有不調和的矛盾嗎?

  蔣霆這小子嘴巴夠嚴實的,藏到今天才跟他說絕交。

  并且,蔣霆對桑知語在電話里的關心挺不同尋常的。

  疑惑一個接一個,季清風苦惱地撓撓頭。

  ***

  有個煩人的前夫跟著,桑知語無語至極。

  都說了不用他送,自己也有開車,他為什么就不能識時務點?

  她眼睛閉了閉,壓制翻白眼,道:“要我說多少遍,你方能聽懂我很煩你?”

  “我知道你煩我,我也沒強求一定要送你和趙心妍。”沈辭回頭看了看餐廳里面,季清風和蔣霆仍坐在原位的位置,“蔣霆不是好人,你少跟他來往。”

  蔣霆有過像挑撥離間他和桑知語的行為,也有過幾次聽不懂人話,他早在心底將蔣霆從親近的人的名單里劃掉了。

  “……他不是好人,難道你就是好人了嗎?”桑知語不懂沈辭為什么說蔣霆不是好人,但在她看來,蔣霆再不好,都比沈辭好。

  沈辭哪來的資格評價蔣霆非好人?

  再說了,她跟誰來往是她的自由,沈辭憑什么管她?

  想到沈辭上次不準她和溫年輪來往,說如果她堅持溫年輪來往,她后果自負,她就覺得相當可笑。

  沈辭當他是人類的主宰,別人都要按照他的意愿做事?

  他算老幾啊?

  說蔣霆不是好人,是沈辭讓桑知語不跟蔣霆來往的隨意形容,并非真的認為蔣霆不是好人,聽見桑知語的反問,他隱約地感覺到異常,但過于模糊,捕捉不到具體。

  他收回看向蔣霆和季清風的目光,直視眼前氣勢洶涌、對他滿是防備警惕的女孩,心中是說不出的沉悶,還伴隨些許痛感,仿若被一根扎了扎。

  “反正,你能不跟蔣霆來往,就不跟蔣霆來往。”沈辭如同叮囑地道。

  “我為什么要聽你的,你真逗。”桑知語翻了個白眼。

  人是最不聽話的動物,叛逆心非常重,別人越不讓干的事情,越要去干,主打是自己爽了,最好氣死別人不償命。

  受清晰理智的影響,她壓下了故意多和蔣霆來往的叛逆心。

  主因蔣霆在追她,她和他多來往,沒有好處,怕是帶來麻煩,到時弄得眾所周知,她和前夫的發小有不清不楚的關系,她臉還要不要了。

  “那你跟他來往是圖什么?我記得你不是很喜歡他。”沈辭唇角微抿。

  他記得桑知語不喜歡蔣霆,每逢她說起他的發小們,都是不太高興的表情,甚至在一些場合遇到蔣霆,她會直白露出厭煩,隨后避開蔣霆。

  如今情況倒是逆轉了,桑知語能心平氣和地和蔣霆坐一張桌子。

  “人與人之間來往,就必須圖點什么?收一收你那該抓去吊路燈的商人思維!”桑知語瞪著討人嫌的前夫,“我跟誰來往,關你屁事!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沈辭輕輕吐出一口氣,是吐心中的悶氣,“蔣霆人品不好,他發過兩次你和其他男人待著的照片發給我,試圖造謠你出軌,戴我綠帽子。”

  蔣霆那行為,往好里說是挑撥離間,往難聽說就是人品不好。

  人都有下意識趨利避害的本能,桑知語知道蔣霆人品不好,該和蔣霆斷了來往?他不喜歡出他以外的男人和桑知語走得太近。

  聽到沈辭這番話,桑知語還沒作出反應,趙心妍忍不住地微微張大嘴巴:“我靠,蔣霆原來是這種賤人啊!現在看他人模狗樣的,沒想到那么齷齪。”

  桑知語扭頭看了看趙心妍:“你……”

  怎么幫沈辭說起話來了?

  考慮到沈辭在,她咽下剩下的話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