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210章 前夫和追求者將碰上
  懷著不解,季清風原路返回。

  此刻,888包廂的門被打開,里面的情況能全部看見。

  他沒進去,僅是走到門邊,就看到桑知語挨著一個身穿職業裝的女孩,大有保護那個女孩的姿態。

  季清風感覺那個女孩有點眼熟,想了想,認出對方是在沈辭和桑知語的婚禮上見過,對方好像是伴娘。

  縱然平時和桑知語沒什么來往,他仍記得伴娘是桑知語最好的朋友。

  叫什么?

  趙什么妍來著?

  季清風掃視全場,發現好幾個熟面孔,不由問:“你們在干嘛?”

  箭弩拔張的!

  場面像桑知語的好朋友受欺負了,因此桑知語挺身而出。

  事情如季清風所想的那樣,趙心妍的確受欺負了,手機被人以開玩笑的形式地扔酒杯里泡著,還被強行灌酒,并走不得。

  桑知語一來,便是見到趙心妍正在被人灌酒中。

  灌趙心妍酒的人,也就是李龍基。

  聽到季清風的詢問,他痞氣地笑了笑:“季總,我們在開心地玩,看不出來嗎?”

  同是二代,但也劃分許多個小圈子的,季清風不與李龍基一個圈子。

  看著李龍基的笑容,流里流氣的,像極了沒出息的小混混,他余光向桑知語和她好朋友身上,道:“桑知語,你說?”

  一小律師想拿下自己家里公司的法律服務合同,李龍基是看對方長得不賴,才給對方和自己吃喝玩樂的機會,順便把小律師搞到床上玩玩,沒想到小律師像貞潔烈女,完全不吃軟的。

  更沒想到,來找小律師的人是前沈太太,一副解救小律師的模樣,但他不怕。

  桑知語無權無勢,據聞沒從沈辭手上分到幾個錢的財產,地位早就飛流直下三千尺,是名不經傳的普通人了,若非沒接觸桑知語的渠道,憑桑知語長得比小律師要好的模樣,他也想玩玩她。

  季清風讓桑知語描述情況,李龍基也是絲毫不怕。

  人是不愛多管閑事的,桑知語也被上流圈子趕出去了,季清風沒閑得為桑知語和小律師出頭吧?

  桑知語認識李龍基,知道對方什么德行。

  好色是李龍基的本性!

  暫時不宜問趙心妍,為什么和李龍基一起玩,看到趙心妍平安無事,只是被李龍基灌酒,她心中的大石落下了,可李龍基偏不讓她帶走趙心妍,沖突由此而來。

  目光掃向門口站著的季清風,桑知語不打算給李龍基面子,直白道:“有人想耍流氓。”

  流氓指的是誰,再明顯不過。

  李龍基沒發脾氣,面上笑瞇瞇地道:“沈太……不,前沈太太,你說話難聽了點,對我有誤會。我不是流氓,是正當的商人,你朋友想拿下我公司的法律服務合同,我在給她機會而已。”

  被李龍基帶有侮辱地稱呼自己,桑知語不悅地抿了抿紅唇。

  李龍基敢這么說,是欺負她地位不如從前的高,她也不指望誰能幫自己反擊,皺起眉地準備自己反擊回去。

  豈料,季清風開口了。

  “你小子是哪門子的正當商人,成天不干正事,就知道欺負小姑娘,你還敢欺負到桑知語和她好朋友的頭上,活得不耐煩了?”

  季清風的一通呵斥,旁人微微傻眼,李龍基是最傻眼的那個。

  頓時,李龍基不裝模作樣了,直接問:“咋,你要替她們出頭?”

  即使蔣霆沒交代他幫桑知語解決麻煩,見到李龍基這樣,季清風依然會幫桑知語和她好朋友出頭。

  沒別的,單純看不慣垃圾貨色仗著有錢欺負女孩。

  他警告地指了指李龍基:“你還別說,這個頭我幫她們出定了。”

  見狀,李龍基立馬服軟:“季總,跟你開個玩笑呢,你何必當真。”

  季家比自己家生意做得大,財富和地位也高于自己家,得罪季清風是沒好處的,他沒傻得和季清風結仇。

  一和季清風說完,他恢復笑瞇瞇的表情,朝桑知語和趙心妍說:“趙律師喝的酒多了些,前……桑小姐你快送她回家休息。”

  李龍基又想她叫侮辱性的稱呼,雖是及時開口了,但桑知語明白他是故意的。

  本想罵回去,可是能順利帶走趙心妍,已經很幸運了!

  她不說話,倒掉浸泡趙心妍手機的那杯酒,用紙巾包裹著手機,隨即挽著趙心妍,向門口徑直地走去。

  即將走出門口時,她聽見季清風悠悠地道:“你小子,這事還沒完!”

  危難之際,季清風幫了自己兩次,桑知語笑著道謝:“季清風,謝謝你。”

  記起蔣霆說的馬上過來,季清風道:“你和你朋友到大門口等我。”

  不確定季清風想做什么,但人不能忘本,人家剛幫完她。

  于是,桑知語點了點頭。

  桑知語和趙心妍一走,季清風猶如堵著門口地不動。

  在李龍基費解的注視下,他不緊不慢地撥打沈辭的號碼。

  沈辭是和桑知語離婚了,沒錯。

  可桑知語還是沈辭姑姑的養女,兩人名義上留有一層表兄妹的關系!

  桑知語被垃圾貨色欺負,他是沒閑心幫桑知語教訓李龍基,沈辭應該有吧?

  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垃圾貨色必須見識一下厲害。

  電話一接通,李龍基迅速說明情況。

  聽著聽著,沈辭的臉色沉了下去,冷聲道:“叫李龍基給我等著。”

  不出意外地聽到沈辭這句話,季清風忽地更好奇沈辭和桑知語因何離婚了。

  沈辭毫無一點由于應雨竹回國了,就要踹掉桑知語的意思,而且應家日落西山,也沒見沈辭救一救,甚至有傳聞出來,應家飛速的下坡路和沈辭有關。

  還有,蔣霆不是說他有喜歡的人,讓他準備叫嫂子。

  這么久了,也沒聽蔣霆提過追求的進度,有沒有戲!

  看不懂這個世界,以及別人的愛恨情仇了。

  季清風把手機放回褲兜里,直視表情不好的李龍基,幸災樂禍地道:“沈辭讓我轉告你,你給他等著。”

  做了好事,他愉快地轉身,去會所的大門口找桑知語。

  李龍基則是一臉死到臨頭的悲壯,心底瘋狂地大喊糟糕,踢到鐵板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