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209章 她不會后悔離婚嗎?
  別人的元宵節忙著和親朋好友慶祝,而她的元宵節是加班,加班到深夜,累成狗的桑知語,剛回到趙心妍的房子里,下一刻接到趙心妍的電話。

  “知語,救命啊!”

  趙心妍一開口就是救命,她無法分辨是開玩笑的,或是趙心妍處于緊急情況,需要找人幫忙,但她的心還是被提起,急忙問:“怎么了?”

  “快來救我!”

  說完這句話,趙心妍掛斷了電話。

  留給桑知語的只有嘟嘟聲,以及茫然。

  等等,這是干嘛?

  她仔細回憶趙心妍說話時的嘈雜聲,趙心妍好像是在吵鬧的環境,掛她電話前,她隱約聽到拍門聲,似有人催趙心妍做什么。

  擔心趙心妍發生意外,她迅速回撥電話。

  可電話是打得通的,趙心妍偏偏不接。

  到底怎么了?

  桑知語差點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,趙心妍發來了微信。

  【光椿會所,888包廂,快!】

  一看清趙心妍身處哪里,桑知語馬上開車前往。

  途中,她想和趙心妍保持聯絡。

  不料,趙心妍電話依舊打不通,連微信也不發了。

  面對此狀,她心臟一瞬間跳到嗓子眼,腦補出最壞的結果。

  趙心妍不會遇到壞人,遇害了吧?

  擔心和害怕的驅使下,她將車速提到最高,趕到光椿會所。

  終于來到這,桑知語重新看一遍趙心妍給她發的微信,確定趙心妍在哪個包廂,好趕緊去救趙心妍,然而守在大門口的門童阻止她進去。

  “女士,不好意思,我們是會員制的私人會所,你想進,必須出示你的會員身份。”門童公事公辦地道。

  桑知語以前有一大把各種高級場所的會員,但今時不同往日,她那些會員卡全都留在了沈家,根本沒帶出來,而她記得自己是第一次來這,沒擁有這的會員。

  “我是我朋友叫我來的,她在里面。”她拿起手機,向門童展示趙心妍發的那條地址消息,“888包廂,我可以進去嗎?”

  “你朋友是會員?”門童問道。

  門童的問題拋來,桑知語一時回答不上來。

  這種消費不便宜的場所,以趙心妍的收入水平,高概率是沒會員的。

  怎么辦?

  她要用什么辦法進去?

  見桑知語不說話,得于她明艷的外表,稍微憂愁地皺皺眉,容易惹人憐愛,生出不想為難她的念頭,門童建議道:“如果你朋友是會員,你叫她出來,帶你進去。”

  她聯系不上趙心妍!

  犯難之際,桑知語瞥到一個認識的身影。

  “季清風!”她朝著那個身影叫道。

  玩夠了,正想回家的季清風,目不斜視地走路,聽到有人叫他,條件反射地往發出聲音的方向看去,看到桑知語心急如焚地站在門童旁邊。

  “嫂……”

  他習慣性地叫桑知語‘嫂子’,想到她和沈辭已離婚,改口說:“桑知語。”

  遇到熟人,肯定是要打招呼,季清風以為桑知語是跟他打招呼。

  然而,桑知語叫了他一聲,立馬指著他,對門童說:“這位也是我的朋友。”

  說完,桑知語又對他說:“季清風,你是這里的會員嗎?”

  不知道桑知語想做什么,季清風誠實地道:“我是。”

  “我想到888包廂,你能不能帶我進去?”桑知語雙手合十,“求求你了。”

  桑知語雖然不是沈辭的前妻了,但好歹是認識幾年的熟人,對方提出的一個小忙,季清風是愿意幫的。

  他邊調轉走路的方向,邊道:“能,你跟我來。”

  “謝謝!”桑知語趕忙跟上季清風

  桑知語是遵守會所的規定進去,沒有不合理的行為,季清風的會員身份也沒作假,門童作出歡迎桑知語進去的手勢。

  見桑知語急匆匆的,還催自己走快點,季清風不解地問:“這么急嗎?”

  “十萬火急!”不清楚趙心妍遭遇了什么,桑知語恨不得自己會飛,立刻飛到趙心妍的身邊。

  “哈?”季清風步伐頓了頓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“別管我做什么。”桑知語也不知如何跟季清風形容狀況。

  “行吧。”季清風不是不識趣的人,看桑知語不愿意說,不再詢問,將她帶到888的包廂門口,他轉身就走了。

  離桑知語一段路后,他打電話給好兄弟:“我剛剛遇見沈辭的前妻,她看著好可憐,以前風光無限、受人吹捧,現在進個娛樂場所,都得求人幫忙。她干嘛想不開和沈辭離婚?”

  沈辭和桑知語的離婚,是桑知語提出來的,這已經傳得滿大街都知道了。

  不當風光無限的沈太太,過著要求人幫忙的普通人生活,桑知語不后悔嗎?

  蔣霆的側重點和季清風的不同,一聽季清風那番話,問:“哪個娛樂場所,她在做什么?”

  “光椿會所,你來過的。”季清風不懂為什么蔣霆問這個,還是老老實實地回答了,“兄弟,你的關注點很新奇。”

  “第二問題,答案,說。”

  “我不知道她做什么,不過,她透露著慌里慌張的著急,可能遇到事情了吧。”

  “報她精準位置。”

  “哈?她在888包廂,你……”

  話沒說完,耳邊響起斷線聲,季清風滿臉迷惑。

  幫了桑知語的小忙,想到她以前和現在的待遇有著天大的差距,加上好奇她因何踹了沈辭,打算跟蔣霆八卦幾句,沒料到蔣霆掛他打電話,他摸不著頭腦。

  沒一會,蔣霆打來電話。

  劃過接聽鍵的動作間,他覺得蔣霆剛才信號不好,所以通話才斷掉的。

  不曾想,蔣霆問:“你陪在知語的身邊,還是?”

  蔣霆沒像過往地叫桑知語為嫂子,這也正常,可蔣霆對桑知語的新稱呼,是不是親昵了點?

  季清風的疑惑還沒結束,新的疑惑來了。

  蔣霆命令般地說:“她是遇到麻煩了嗎?你先陪著她,幫她解決,我馬上過來,別我到的時候,你不在。”

  霎時,季清風徹底蒙圈了。

  不是,這哥們怎么回事?

  為什么像非常關心桑知語的樣子?

  蔣霆和桑知語很熟嗎?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