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204章 前夫最好識抬舉
  沈辭的突然出現,又突然離開,引起了旁人的注意。

  有幾個人目光投向桑知語,因為沈辭和張丹纓剛才是目的明確地走到她的面前,沈辭顯然是認識桑知語的。

  因此,挨桑知語最近的人問:“桑秘書,剛剛那位是誰?”

  沒料到會被人問這種問題,桑知語抿了抿紅唇,想搖頭表示自己不認識,但考慮到沈辭萬一露出和她相識,豈不是自己的臉。

  所以,她當做沒聽到同事的話。

  然而沈辭長得太惹眼,又一身西裝革履,舉手投足間滿是精英人士的風采,加上張丹纓招待他頗為客氣的樣子,擺明身份不凡,同事們趁機摸魚聊天,主題圍繞著他。

  聽到有同事夸沈辭帥,桑知語面上不參與聊天,心底接話:帥什么帥!這家伙不是好人,是純正的渣男!

  與此同時,另一邊的張丹纓辦公室里。

  邀請沈辭進來后,張丹纓下意識地打內線電話,準備吩咐桑知語泡杯茶進來給沈辭喝。

  在提醒電話接通的那一刻,記起沈辭是桑知語的前夫后,她按了結束鍵。

  自己公司和盛元集團沒業務來往,沈辭在這,跟他聊不了生意上的事情,也聊不了家常,張丹纓沉思一會,問:“沈總想喝點什么?”

  “麻煩張總叫桑知語泡杯咖啡,她知道我的口味。”沈辭道。

  到這,他是想見桑知語。

  見一面滿足不了他,可起碼是見得到,稍微緩解了自己積累越來越多的想念,現在能喝上她親手泡的咖啡,未嘗不是別的意義上的滿足。

  沈辭的要求并不過分,但張丹纓一時陷入為難。

  叫不叫桑知語泡?

  張丹纓佯裝笑了笑,實則大腦飛速運轉,最終決定讓桑知語完成這事。

  接到張丹纓的電話,桑知語一聽便知是沈辭要喝的這杯咖啡。

  他大爺的,死渣男,來她工作的公司,也不忘記使喚她。

  真當她和以前在盛元集團的時候一模一樣,整天忙著伺候他?

  拿人工資,替人干事,她不能和張丹纓說不,唯有憋著氣去茶水間。

  同在茶水間的同事,看見她紅唇緊抿,不太高興的表情,手上沖泡咖啡的動作還帶著點怨氣,不解地問:“桑秘書,你是昨晚沒睡好,需要咖啡提神,又不想喝咖啡?”

  “不是。”桑知語禮貌性地淺笑回答。

  內心在大聲說:死渣男,讓你使喚我,看齁不死你!

  她前后表情的變化過大,導致同事有被驚訝到。

  在同事驚訝的注視下,桑知語緩緩走出茶水間,來到張丹纓的辦公室。

  她裝作不知道咖啡是沈辭要喝的,皮笑肉不笑地將咖啡放在張丹纓的手邊,淡聲道:“張總,咖啡。”

  桑知語一放好咖啡,張丹纓轉手把咖啡遞給坐對面的沈辭。

  不過,桑知語由內而外散發的不悅,讓周圍的空氣都充斥著不悅。

  張丹纓抬眼看了看桑知語,觀察她的微表情,而后朝沈辭道:“沈總,你喝。”

  沈辭沒立即喝,目光一直停留在旁邊的女孩的身上。

  她氣鼓鼓的腮幫子,直白地表示討厭見到他。

  忽然間,他不知自己該做何種反應,才能讓她不討厭他。

  他仿若行走在霧色茫茫的世界,無窮無盡的迷茫纏繞著他。

  任他用盡所有腦細胞,也想不明白她為什么才能夠短短幾個月時間里變成這個模樣,明明她和他的開始,是她給他下藥,她急切地想獲得他妻子的位置。

  送完咖啡,工作完成,桑知語沒理由留著。

  不經意間和沈辭對視,那一瞬間她宛如吃了過期許久的食物,胃里不斷地翻騰著,隱隱作嘔。

  他就不懂得尊重二字為何物,無論在哪都是奔著惡心她來的。

  惱怒地瞪了一眼他,她轉過身,頭也不回地出去。

  急匆匆的背影,無聲地表達她急速逃離有他在的地方。

  見狀,沈辭唇角微抿,喝下一口咖啡。

  怎知,咖啡入口,是非常甜膩的味道,齁得要命。

  不是他愛喝的不加糖不加奶的美式咖啡,他條件反射地想將咖啡吐掉,但想到咖啡是她泡的,他已經好長時間沒喝到過了,強行壓下甜膩,喝了半杯。

  清楚沈辭來這是找桑知語的,桑知語十分不想見到沈辭,自己的時間也有限,陪同不了沈辭坐多久,張丹纓笑道:“沈總,桑秘書這段時間比較忙。”

  沈辭明白張丹纓的潛臺詞,她看得出桑知語不愿和他見面。

  “今天謝謝張總了。”他邊放下杯子,邊起身道。

  “沈總客氣,舉手之勞罷了。”見沈辭要走,出于看重的禮儀,張丹纓作出送他下樓的手勢。

  “不用送我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張丹纓沒送自己,沈辭一個人踏出她的辦公室。

  記得桑知語的工位在哪里,他清晰地看到她在埋首認真工作。

  她這番模樣,是他從前不曾在見過的。

  她死活要進他的公司,給他當助理,心思完全不放在工作上,一心地黏著他,仿佛黏緊了,沈太太的位置上永不變人,一直是她坐著。

  不得不承認,人一旦認真起來,就會散發一種獨特的魅力。

  他的視線無法從她身上移開,徑直地再度走到她的面前,道:“桑知語。”

  桑你大爺!

  在心底暗罵一句前夫,桑知語眼球微微向上地掃視他,毫不客氣地下逐客令:“我干活呢,沒看見嗎?別吵我!”

  “過年你怎么不回家,給長輩們拜年?”沈辭想知道桑知語為什么整個過年期間不出現,連她養母都不搭理了。

  此話一出,本來不刻意聽他們說話的眾人,紛紛豎起了耳朵,目光有意無意地向他們掃去。

  察覺到同事們探尋的目光,桑知語不爽地咬咬牙。

  她沒正面回答前夫,指了指電梯處,用聽不出喜怒哀樂的語氣道:“你不是急著回去嗎?趕緊回去吧。”

  公眾場合,和前夫發生沖突,丟人的還不是她!

  她忍著不發脾氣,捏造前夫有事急著走,是想留一點體面。

  前夫最好給她識抬舉些!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