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94章 愛一個人要把自己弄得面目全非?
  應家雖然在落敗中,但以前好歹是a市上流圈子排得上號的家族,桑知語稍微花點心思去調查,便查到應家詳細的近況。

  如湯念晴所說,應家確實是無力回天的境地。

  應雨竹大概是自顧不暇了,應該騰不出時間來對付她。

  查完應家,她沒有往日的提心吊膽,輕松了不少。

  生活愜意些,而她有所不知,應雨竹恨她恨得想找人將她滅口。

  急需變現的時候,許多人趁火打劫,不管資產拋售的價格再低,都有人壓價,眼看爛攤子一天比一天糟糕,資金鏈斷裂得一塌糊涂,家里本身下坡路是緩慢的,現在一下子那么快,應父心急如焚,指望上女兒。

  這時,父母叫自己求沈辭幫忙,應雨竹面露難色。

  “爸、媽,沈辭他……”

  將女兒的難色收入眼中,應父問:“求不了沈辭幫忙嗎?”

  打從沈辭得知自己報復過桑知語,自己公司都被沈辭抽掉所有幫助,快倒閉了,由此一看,沈辭哪里肯幫她家,應雨竹也收到風聲,家里之所以這樣,背后是沈辭使力了。

  “爸,我見不到沈辭。”她沒敢說沈辭在背后做了什么,何況,事情是因自己而起,“他鐵了心不娶我。”

  女兒和沈辭婚約是自己一手主導解除的,怪不了女兒。

  但沈辭和桑知語都離婚了,先前沈辭處處對女兒比對桑知語好,女兒沒抓住機會,拿回原本屬于自己的東西,此刻應父用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看著女兒。

  “沈辭跟你從小一起長大,你們青梅竹馬,你哪比不上桑知語那個要什么沒什么的女人,爸對你說過多少次了,我們家……”

  父親的念叨,應雨竹聽在耳里,不能反駁。

  明明桑知語是沈辭的前妻了,桑知語還是提出離婚的那個人,沈辭跟她說過多次桑知語不懂事,言語間透露對桑知語的厭煩。

  如此,沈辭居然為了桑知語,不顧往日的情分,對她和對她家做到這般地步!

  若問應雨竹,如果殺人不犯法,她第一個就想把桑知語殺了。

  自己和家里承受的一切,罪魁禍首都是桑知語。

  可得到過的教訓提醒她,桑知語動不得。

  一旦動了桑知語,蔣霆會幫桑知語打回她,沈辭也不放過她。

  向來順風順水的她,首次活得這么窩囊。

  ***

  學習了一大堆理論知識,沈辭思考哪個方法適合目前使用。

  然而,桑知語早已把他的全部聯系方式都拉黑刪除了,在使用方法前,他想聯系上他都不行。

  別人追求女孩,起碼是拿到看對方的聯系方式,不談雙方有來有往地接觸,只談向對方表達自己的情意是有渠道的!

  倘若自己不去找桑知語,桑知語根本不知道他在做什么。

  苦惱使然,沈辭潛意識選擇近期和母親同住,以至于沈母天天都見得到兒子。

  一早起床,準備到餐廳吃早餐,又看見兒子坐在餐桌旁,等待自己的模樣,沈母先是嫌棄地皺眉,而后說:“你有和我一塊住的勁,不妨拿去和知語住。”

  跟她住,能住出個什么東西來?

  兒子想復婚,全部心思用在桑知語身上,才是最佳的。

  得益于桑知語對自己的嫌棄,沈辭練就特別容易捕捉到旁人嫌不嫌棄自己的神情的技能。

  發現母親嫌棄自己,他視若無睹,道:“我倒想和桑知語住,她不愿意。”

  聞言,沈母放下剛拿起的筷子,直視兒子。

  母親不說話,就直直地望著自己,沈辭不明所以。

  “你說你想和知語復婚,別說知語看不看得出你的誠意,我是你媽,我帶濾鏡看你,我都看不出誠意。”沈母鄭重道。

  “?”沈辭劍眉微蹙,“我還沒展現我的誠意。”

  “你的誠意,先從你不連名帶姓地叫知語起,可以嗎?”關于兒子總連名帶姓地叫桑知語,沈母不是現在才提醒兒子的,很早就讓兒子改掉,兒子就是不聽。

  “我習慣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兒子理直氣壯的樣子,沈母被噎得張不開嘴。

  “一個稱呼又代表不了……”見母親顯然是無語凝噎的神色,沈辭試圖說服母親不要在意稱呼,可一想到桑知語對自己的稱呼變化,剩下的話語全部咽了回去,唇角不禁抿了抿。

  “怎么不說了?”沈母想聽聽兒子的見解,看兒子能把自己氣成什么樣了。

  “沒有要說的。”說罷,沈辭薄唇抿成直線。

  “女孩子都比較注重細節,老連名帶姓叫人,給人感覺不好。”沈母希望兒子別一根筋地聽不進去別人說話,和以前一樣我行我素。

  “嗯。”沈辭點點頭。

  “來,叫一聲知語,我聽聽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不知為何,沈辭叫不出口,下意識覺得別扭。

  認清自己的心意,想讓桑知語回到自己的身邊,但不是作出全部的改變,他也確實習慣叫桑知語的全名,一時改不了。

  見兒子遲遲不開口,沈母嘆氣道:“孺子不可教也。”

  母親毫不掩飾對自己的鄙夷,沈辭不解地問:“難道愛一個人是要把自己變得面目全非嗎?不能按照自己的習慣來嗎?”

  “不是把自己面目全非!不過,愛一個人,你是會心甘情愿地為她改變自己,而且有些改變是不受控制的。”通過兒子的言行,沈母看出來他兩點大問題。

  一是兒子像站在高處,俯瞰桑知語。

  二是兒子明顯既要又要,既想得到,又不想付出太多。

  聽完母親說的,沈辭眉心緊擰,接下來一聲不吭地吃完早餐。

  依照兒子當前的表現來看,沈母為他深深感到擔憂。

  倘若兒子改不了那套不受桑知語歡迎的思維邏輯,他的復婚之路非常漫長。

  見兒子準備去工作了,她提醒:“平常沒事,多跟知語聊聊天,分享分享點自己的日常。”

  沈辭沉默地看了會母親,隨后抿唇道:“桑知語把我所有聯系方式都刪除拉黑了,我用其他號碼聯系她,她一發現是我,就立馬不理我。”

  “……”沈母不由深呼吸一口氣。

  真的,兒子復不復婚這事,她不想管了。

  兒子完全是教不動的石頭!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