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85章 前夫在背后耍手段
  最終,桑知語選擇無視蔣霆的消息。

  不管蔣霆是不是欲擒故縱,她眼下真的沒興趣談情說愛,更沒興趣和哪個男人有糾纏,因為她明天得正常上班了。

  或許是潛意識使然,認為回來a市的日子清靜不了,她這一夜噩夢不斷,導致她第二天起床后,略顯疲態。

  因此,趙心妍見到她有氣無力的樣子,不禁問:“時差沒倒過來?”

  國內和美國有十幾個小時的時差,去美國的時間僅僅一個月,時間短暫,桑知語不至于倒時差困難。

  她搖搖頭,連打幾個哈欠:“做噩夢了。”

  “對了,你現在還帶保鏢出門嗎?”趙心妍看桑知語似乎用不上保鏢了,有些擔心她的人身安全,“續費了沒?”

  “沒續費。”桑知語在猶豫要不要重新聘請保鏢,但她的錢包不太能撐得住費用,畢竟,稍微好點的保鏢一天費用都得四位數。

  一旦請保鏢久了,她百分百有種自己快瀕臨傾家蕩產的錯覺。

  錯,并非錯覺,是真的傾家蕩產。

  霎時,困境卷土重來,她煩惱地用手支撐腦袋。

  出門不是,不出門也不是。

  見趙心妍明顯幫她想辦法的表情,桑知語看了看趙心妍手中拎著的公文包,指了指門口:“你比我忙,先別管我,去工作吧。”

  “你小心點!一個人的時候,記得眼觀八路、耳聽四方,不對勁就趕緊報警,需求警察的保護!”趙心妍不放心地叮囑了幾句,采取上班。

  趙心妍走后一會,桑知語也出門上班。

  沒辦法,她是昨天中午落地的,公司那邊只給她半天的休整期。

  一到公司,總裁辦的同事們跟她打招呼,有人問她出差是不是累到了,她不知道該怎么回答,唯有笑而不語。

  張丹纓打了內線電話過來,叫她去她辦公室。

  結果,張丹纓一看見她,瞟了瞟她的神色,道:“在美國照顧年輪,辛苦你了。”

  桑知語微笑道:“不辛苦,是我應該做的。”

  待在美國時,她是一丁點感覺不到辛苦,反而回到國內覺得很辛苦。

  其實,準確形容是心累!

  張丹纓照常地吩咐她做事,隨后沉默了。

  桑知語以為自己可以出去了,不料,張丹纓叫住她。

  “等等,桑秘書。”

  她收回邁起的右腳,直直地望著張丹纓。

  只見,張丹纓不急著說話,而是目光若有所思地放在窗外。

  片刻后,張丹纓才接著說:“照顧年輪不是公司的事務,是你幫我做了私人的事情,我已經交代人明天會打一筆錢到你賬戶,當做額外的獎金。”

  聞言,桑知語臉上笑容頗為燦爛地道:“謝謝張總!”

  張丹纓瞥了瞥門口。

  桑知語知道是什么意思,轉身出去。

  然而,她不知道的是,她一關好張丹纓辦公室的門,張丹纓立即回撥掛了幾次電話的號碼,開口便是:“我現在派去的人,是代替桑知語的職責照顧你的,你別想著把人趕走。”

  “媽,你不是答應我,讓我獨立在美國待一段時間嗎?”溫年輪不滿母親的出爾反爾,明明三天前母親是同意的,沒想到今天就變卦了。

  “我沒答應你自己在美國待著,是你誤解了。”張丹纓頓了頓,“我是答應把桑知語叫回到國內而已。”

  兒子不弄獨立這一出,她也是要找理由把桑知語叫回到國內的。

  沈辭親自聯系她了,言語間拜托她結束桑知語的出差,不希望她以后再給桑知語安排到外地出差的工作。

  巨象集團和盛元集團的體量有著不少的差距,而沈辭是盛元集團的掌權人,這個面子她不能不賣給他,避免得罪沈辭。

  雖然不清楚沈辭這么做的用意,但得罪沈辭對她乃至公司是沒好處的。

  “媽!”溫年輪抗議,“你誤導我!”

  “行了,少跟你媽嘰嘰歪歪的,做你的實驗去!”張丹纓沒時間聽兒子的抗議,將電話掛斷,

  兒子提出身邊人不需要人照顧,想進行所謂的獨立,她也沒時間弄明白,反倒較為好奇沈辭突然‘關照’自己前妻的行為。

  不過,這件事是萬萬不可和桑知語說的。

  預防桑知語跟沈辭透露了什么,省得惹麻煩上身。

  雇傭盛元集團的前任老板娘當自己的秘書,是把雙刃劍,用得是好是壞,全看自己的智商和謹慎行事了。

  ***

  寒冬凜至,到處光禿禿的一片,沈母產生不了興致去折騰花園里的植物,待在茶室了,研究泡茶的技巧。

  剛泡好一壺碧螺春,她面前就有個人落座,還自覺地將一只杯子地放在她的手邊,示意倒一杯給他。

  沈母無需抬眼看,也知道是自己的兒子。

  兒子最近來探望她的次數,恨不得是天天來,有時還在這過夜。

  “臭小子,你怎么又來了?”沈母邊倒茶,邊嫌棄道。

  兒子昨天是在她這過的夜,這沒到晚上,兒子又來了。

  遠香近臭就是如此,長時間見不到孩子會想,可總見得到孩子,不但不想,還嫌棄上了,她一倒好茶,又道:“喝完茶,快點走。”

  “媽。”沈辭沒喝茶,直視母親。

  “別一天到晚媽媽媽地叫,叫得我頭疼。”

  “你和桑知語不見面了嗎?”

  “?”沈母抬眼,“你提知語,想做什么?”

  上個月,兒子忽地問她,自己是不是沒吸引力的人。

  她打了桑知語電話后,有懷疑兒子是小心眼記恨桑知語說他,可事情看著沒那么簡單,兒子和桑知語都不說太多,當天忙著處理緊急工作,就沒想著這件事。

  今天聽兒子提及桑知語,她想起這件事,如同深陷謎團里,催生解惑的心理。

  “你以前不老愛老將桑知語當成女兒疼掛在嘴邊嗎,雖說她不是真正的女兒,但也有幾分情分吧?為什么我和她離婚后,你都不跟她見面?”

  兒子沒回答她,還發問了,看到他臉龐帶上真誠的不解,沈母皺了皺眉。

  “臭小子,你認為我不想和知語見面?是知語不愿意見我!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