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81章 他懷疑自己沒吸引力
  雖是離開了桑知語住的酒店,但沈辭并未走遠。

  遭到她拒絕復婚的他,此時在離酒店不遠的一家餐廳里。

  靠著落地窗的位置,看得見那家標志明顯的酒店,耳邊無數遍回蕩她的話語,他邊嘗不出任何味道地喝著酒,邊在思考。

  除了金錢,他這個人對于桑知語,沒有其他的吸引了嗎?

  她沒有一點點喜歡過他嗎?

  弄清楚自己的心意后,他很在乎她對自己是否存在過感情。

  難不成,以前她整天說愛自己的樣子,都是裝出來的嗎?

  回想兩人之間的相處,沈辭生出嚴重的挫敗感和失落感。

  酒精是可以麻痹神經的好東西,能使自己忘記桑知語不肯和他復婚帶來的沉悶,不知不覺中,他喝下了大量的酒,直至服務生來提醒他,餐廳要打烊了。

  出國前,助理就幫他定下了和桑知語同一酒店的房間,不想去別的地方,那他自然是要回到酒店的。

  可桑知語一臉嫌他晦氣的表情,浮現在他的眼前,阻止了他的步伐。

  有史以來的第一次,平日在商界呼風喚雨的沈總,一絲膽怯悄悄地從內心深處冒頭,期待占領更大的地盤。

  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做,方能消除桑知語對復婚的抗拒。

  也不知道用哪種方式,讓她心甘情愿地和自己復婚。

  現在的他,好像一只害怕失敗的膽小鬼,擔心自己做什么都是錯的,引起她愈發增多的抗拒。

  膽小的驅動下,沈辭撥通了母親的號碼。

  沈母正處理緊急的工作,突然接到兒子的電話,直白地說:“沒有要緊事的話,你明天再打我電話。”

  一說完,她便想掛電話。

  “媽。”

  就在這時,兒子異常的悶聲叫她,沈母沒一個激靈,但察覺了兒子的異常。

  掛電話的念頭瞬間消失,她暫停工作,問:“你怎么了?”

  沒養成過和人說心里話的習慣,想到母親先前一直反對他和桑知語離婚,還期盼抱孫子,沈辭有些羞于啟齒和母親說自己現在的苦惱。

  兒子那邊沒聲音,沈母特地將手機從耳邊拿下,確定通話是正常后,略微擔心地問:“是發生了棘手的事情嗎?”

  “算是吧。”

  “什么叫算是?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兒子說話斷斷續續的,明顯是難以開口的感覺,沈母產生些許新鮮。

  往日都是被兒子和他那去世的父親的犟種脾氣給氣到,難得一見兒子這一面,她催促道:“別支支吾吾,有什么話一次性說出來!我是你媽,又不是誰,棘手的事情我會幫你的。”

  似過去良久,沈辭終于開口:“媽,我是不是沒有什么吸引力的人?”

  剛才以為兒子遇到困難的沈母:“……”

  跟她打電話的人,真是她兒子?不是被人冒充了?

  兒子怎么問這種毫無營養的問題?

  他哪里沒吸引力?

  并非做母親的帶著濾鏡看自己孩子,認為孩子哪哪都好,實在是兒子的優秀是世人可見的,先不說她給他的皮囊……

  等等!

  想遠了!

  思緒回到原點,沈母問:“你為什么問毫無營養的問題?是誰讓你懷疑自己沒有吸引了嗎?”

  猶豫一會,沈辭實話道:“桑知語。”

  兒子只回答一個問題,沈母嗅到不同尋常的氣息:“這怎么和知語有關?”

  “因……因為……”

  兒子說話又斷斷續續的了,沈母這次耐心十足。

  終究說不出口桑知語拒絕復婚的事,沈辭抿了抿唇:“算了,媽,你忙吧,我掛了。”

  “不是,你這臭小子,話說一半,不說一半,存心吊人胃口呢?你不說完,我可去問知語了!”后面的話語,沈母是隨便說說來恐嚇兒子的,沒想真去問桑知語。

  兒子先開口的事情,必然要先從兒子口中了解,如若有什么問題,再去問桑知語也不問。

  話說回來,這兩人離婚一段時間了,兒子怎么突然這個樣子?

  “你不要問她!”

  兒子語氣中透露若有似無的焦躁,沈母一下子抓到重點。

  可別是兒子去為難桑知語了,怕被她知道?

  “行,不問。”

  敷衍地說了一句,她立馬結束和兒子的通話,轉而打桑知語的電話。

  前夫忽然冒出來說復婚,搞不好又隨時出現惡心自己,桑知語睡意醞釀困難,手機提示沈母來電時,她在看具有催眠作用的文藝片。

  前婆婆這回又聯系她,不會又是補償的事情吧?

  想了想,她劃過接聽鍵:“喂,林阿姨。”

  “知語,沈辭那個臭小子去為難了你嗎?”

  沈母這么說,她不禁愣住了。

  為什么問沈辭為不為難她?

  發生了什么?

  桑知語不明所以地撓撓頭:“沒。”

  聞言,沈母心想奇怪了,既然兒子沒去為難桑知語,今天兒子的表現過于反常,使旁人云里霧里的。

  “他剛才打我電話,問了個奇奇怪怪的問題。”

  沈母都覺得自己兒子奇怪,桑知語極想順著沈母的話說,但基本的禮貌是要懂的,也忍住罵沈辭的沖動,道:“他最近確實有點奇怪。”

  “最近?”沈母迅速分辨出哪個是重要信息,“你倆怎么了?”

  沈母的靈敏,桑知語不由懊惱地皺了皺眉。

  這電話就不該接!

  她和沈辭離婚,花費了好一番力氣,才搞定她的養母和他的母親。

  如今,假如被沈母知道沈辭想和她復婚,沈母有一定幾率是贊同的吧?

  “他是我的前夫,我倆也怎么不了啊。”她開玩笑般地回答,祈禱沈母轉移注意力,別關注她和沈辭的事。

  “可他問我,他是不是沒什么吸引力的人?還說,是你讓他懷疑自己的。”沈母改變了想法,兒子不為難桑知語,也不完整地告知她,她從桑知語這下手,想弄明白。

  “……”桑知語無語凝噎。

  服了那姓沈的!

  她不過是拒絕復婚,他居然跑去和他母親訴苦?

  這是什么亂七八糟的騷操作?

  她假裝不好意思地咳了咳:“可能是我們無意碰到,我說了他幾句,他放在心上了。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