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75章 前夫是不是想復婚?
  侄子突然登門造訪,燕窩隨之變得不香了,沈凝月放下手中的碗,直視來者不善的侄子,余光掃了幾眼屋外。

  “這么晚了,沈辭,你……”

  邊說,她邊思考是什么事能讓侄子親自找她。

  “姑姑。”

  侄子沒有話直說,而是先叫自己一聲,沈凝月瞬間想到‘先禮后兵’這個詞,有些懼怕地換了個坐姿。

  “您老人家最近很閑?”

  侄子接著說話了,還用上敬語,她可沒蠢蠢地認為侄子是敬重自己,才如此客氣,聽出侄子是反諷的語氣,并伴隨不悅。

  “你怎……怎么關心姑姑閑不閑?”侄子過往的手段歷歷在目,沈凝月忘不了自己因侄子而有過貧苦日子的經歷,擔憂侄子卷土重來,自己再次和貧苦沾邊。

  “我來這,是想提醒姑姑一句,不該做的事情千萬別做。”

  侄子言語中警告的意味十分濃,沈凝月疑惑。

  自己最近這段時間,稱得上什么都沒做,哪里惹著侄子了?

  “姑姑年紀大了,腦子轉不過彎,不明白你說的不該做的事情是什么?”沈凝月想不出,侄子對警告自己是什么所引起的。

  “給桑知語介紹第二春的事。”沈辭緩緩說完,眉宇間夾雜的不悅增多。

  “……”沈凝月沉默了。

  桑知語是她的養女,養母也有關心養女的義務和責任,趁著養女年輕,幫養女篩選合適的再婚對象,有什么問題?

  竟然在侄子的口中,這成了不該做的事情。

  “原諒姑姑口直心快,我幫不幫知語介紹第二春,似乎不在你的插手范圍。”

  若非怕激怒侄子,這句話的后面,沈凝月不帶上點猶豫不定的語氣,想直接用陳述句,讓侄子少管閑事。

  “桑知語拒絕了你給她安排的相親,不是嗎?”越說下去,沈辭的臉色越陰沉,“你給她介紹的什么亂七八糟的男人,林森那種人你也看得上當女婿?”

  “林森有什么不好?”沈凝月反駁地問。

  林森是她篩選了許久,辛苦給養女篩出來的再婚對象之一。

  論家世、相貌、學歷、年收入等等,只是名聲差了點,配養女綽綽有余。

  “姑姑老眼昏花了,是吧?”

  侄子表面上是疑問句,實則是發怒前的征兆。

  顧忌到侄子的不好惹,沈凝月稍稍作了讓步,態度放軟些地道:“你和知語離婚是鬧得不太愉快,但你不能耽擱知語尋找幸福啊,讓她孤獨終老。”

  “她幸不幸福,不是由你來定義,是她自己定義。”沈辭唇角微抿,“話已至此,姑姑,你看著辦。”

  侄子最后的四個字,充斥濃濃的威脅,沈凝月心頭不禁微微一顫:“我可以不幫知語介紹第二春,不過……”

  停頓片刻,她道:“現在是開放包容自由的現代,斷然沒有離婚了就要求前妻守著貞節牌坊過日子的道理,即便是封建王朝時期,也不是每個朝代都對女人這般苛刻。”

  侄子見不得自己前妻好?

  要不,哪有前夫管前妻不能再婚的離譜做法?

  同時,沈凝月的言下之意,表達得很清楚。

  她不幫養女介紹第二春,養女再婚也是遲早的。

  沈辭懂他姑姑這番話的另外一層含義,但他就是反感看到他姑姑像個不定時炸彈,天天惦記幫桑知語介紹第二春,一副在最短時間內讓桑知語再婚的樣子。

  “看來,姑姑要堅持自己的想法?”

  侄子陰冷的氣息愈發滲人,宛若冬天的冷意襲來,沈凝月手臂冒出雞皮疙瘩,語氣略微弱勢地道:“我管我自己的養女,不行?”

  眼見侄子臉上的陰沉即將凝結成冰,她馬上改口:“我不管知語找不找第二春了。”

  反正她煞費苦心幫養女安排了相親,介紹林森給養女認識,都定好兩人見面的時間地點,養女硬是不肯露面,白忙了一場。

  聽到自己的回答后,侄子似是滿意地離去了,沈凝月一秒不等地借傭人的手機,撥打養女的號碼。

  陌生號碼的來電,桑知語懶得接。

  怎料,手滑地劃過了接聽鍵,她剛想掛斷,養母隱隱透著驚恐的聲音傳出。

  “知語,沈辭今晚來老宅找我了!”

  聽了,桑知語只覺得無語。

  死渣男到處神出鬼沒,做什么了,把她養母嚇成這樣。

  她意興闌珊地問:“沈辭找你干嘛?”

  “他警告我別給你介紹第二春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和他又怎么了?他恨上你,想讓你孤獨終老?”沈凝月思來想去,始終認定侄子心太狠了,“你少惹他!”

  “我沒惹他!他發神經呢!”桑知語不接受天降橫鍋,“你別管他。”

  “我不管他,他找我啊!”憶起侄子一聲招呼不打的登門造訪,那難看得要命的神色,沈凝月心慌慌的,“你阿姨我上年紀了,禁不起沈辭的二輪折騰。”

  “那你還折騰我?”桑知語都不想說養母的騷操作,非得火急火燎地想給她找個男人,然后她又踏進婚姻里。

  雖說沈辭嚇到她養母,但這個行為上是有利于她的。

  當然,她不會因此對沈辭心生感激。

  因為她不樂意,養母逼迫不了她去認識男人,至于急著再婚是想都別想。

  “我是為你好,林森他人……”沈凝月滿意林森的方方面面,僅僅安排養女和林森認識,發不發展還是養女說了算的。

  養母的話聽得使人上火,心情本就不好,桑知語沒耐心聽養母說更多,直截了當地掛電話,并把養母的新號碼拉黑。

  仍在桑知語房間的趙心妍,聽見桑知語和她養母的全程通話,嘴角抽了抽地吐槽道:“你前夫動作怪快的,剛從這走了沒多久,就到你養母那里去了。”

  桑知語克制不翻白眼:“我看他今晚是挨個找一遍,輪番惡心人。”

  “他找你養母做什么?”趙心妍好奇。

  “我養母說是警告她別給我介紹第二春。”桑知語不知道如何評價前夫的行為,神經病不足以形容他的莫名其妙了。

  “話說,你前夫一會來找你,一會給你送貴得要死的珠寶首飾,一會警告你養母,他是不是……”根據沈辭的種種言行,趙心妍作出大膽的假設,“舍不得和你離婚了,想和你復婚?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