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72章 前夫吃醋了???
  旁人的調侃,聽得沈辭眉心緊擰。

  他冷掃對方一眼,抿唇道:“我為什么要送給應雨竹?”

  對方顯然沒料到他反問,微微一怔。

  未等對方作出反應,沈辭輕嗤一聲:“她配嗎?我跟她哪來所謂的感情好?”

  他和應雨竹,從未有過感情好,頂多是他有時顧及了發小情誼。

  聞言,對方愣住了。

  臥槽,圈子里一直流傳應雨竹上位沈太太,難道是假消息?

  當事人現在是辟謠了?

  可不對啊,應雨竹那邊不間斷地有消息放出來,她即將會是沈家的新女主人,以及是盛元集團的新老板娘。

  消息并非亂傳,有人得到過應雨竹的證實。

  拍下了今晚來這最想買的東西,沈辭沒看對方眼中燃燒著的八卦光芒,起身離場,付款流程由他助理來完成。

  給完錢,衛藝夏小心翼翼地拎著包裝好的皇冠,放在boss的車上。

  和前方的李師傅交匯了一個眼神,她恭敬地朝boss彎了彎腰,以示道別。

  近來,公司運營正常,無論是主營業務或是新開發的業務都在蒸蒸日上,boss近來的氣壓始終沒變過,保持很低的數值。

  他們這些在boss身邊工作的人,免不了格外小心,避開觸到boss霉頭的可能,牢牢地抱穩金飯碗。

  車子啟動,李師傅開車也開得特別小心。

  沈辭余光幾次掃過放在一旁的盒子,心里在想。

  是今天送給桑知語,還是改天?

  裝作偶遇的送嗎?

  想來想去,沒想出最佳的贈送,他揉了揉眉心。

  然而,他沒發現自己心理有一絲絲的變化,想通過送桑知語喜歡的東西來換取她的正眼相待,隱隱存在討好她的意味。

  ***

  密封的環境,不等于是安全的,自己不出門,壞人照樣進得來。

  周末足足被煩了兩天,像沒休息過,身體仍處于高強度工作帶來的疲憊狀態,到了不得不上班的周一,桑知語第一次對上班產生極強的厭煩。

  見她出門磨磨唧唧的,渾身上下透露著‘我不想上班’的氣息,趙心妍催促道:“姐們,我是先送你去公司,再去律所的,你不快點,我們都得遲到。”

  一聽,桑知語馬上加速。

  去公司的途中,她想好了兩件事。

  第一件是,自己買輛車,比打車和坐別人車方便,也不用麻煩到別人接送自己。

  第二件是,花錢請保鏢保護自己。

  事到如今,靠自己是難以避免挨打的,該花的錢得花!

  前者可以拖一拖,后者拖不得,于是她用了最短的時間,從安保公司提供的人員里挑選了一男一女的兩個保鏢。

  原本她想摳門點地請一個保鏢,奈何人不是鐵打的機器,二十四小時都能干活,所以只好請了兩個保鏢,錢包受到極大的傷害,堪稱大出血。

  不過,有保鏢跟著,自己的被害妄想癥也能好一些,這錢花得還是值的。

  接下來的幾天,兩個保鏢輪流保護她,和她住在同一小區里。

  正好,車子買到手了,自己出門不用開車,她還可以讓保鏢開車。

  霎時,桑知語的心情好多了。

  周末,她干脆趁著放假,放松放松,去郊外的景點玩,玩到晚上才回家。

  由于今天是男保鏢上班,不能跟著她到她家,需要輪換女保鏢,因此男保鏢只送她到住的那棟樓的下面。

  心情一好,整個人自然透著輕松,她走路的姿勢都顯得輕快,面上笑容異常燦爛。

  可是開心過頭了,忘記注意周圍的環境,她沒看見在不遠處,此刻有一雙漆黑幽冷的眼眸盯著她,并且余光在掃視走遠的男保鏢。

  準備走進屋子里,去往電梯處之際,地上突然多了一個高大頎長的影子,影子飛速地靠近她,她瞬間記起自己在吉祥意園物業辦公室的遭遇。

  那會,打她的兩個壞人也是這般突然靠近她的。

  左臉出現了脹痛的錯覺,桑知語急忙地朝男保鏢離開方向轉身,大聲道:“曲……”

  剛說了一個字,視線范圍內出現的那張臉,相當熟悉。

  不是壞人,是沈辭!

  看清沈辭的臉,她不由得翻了個白眼:“你大爺的,是鬼嗎?神出鬼沒的,你想嚇死我?”

  “見到我,你怕什么?”沈辭薄唇緊抿了一下,“他誰啊?”

  討人嫌的前夫突然冒出,問的問題直讓她滿頭霧水,桑知語沒好氣地道:“什么誰不誰的?你能不能識相點,別在我的眼前出現?”

  未等她話音落下,只見前夫陰沉著臉,指了指男保鏢的背影。

  “我問你,他是誰?”

  前夫語氣涼颼颼的,宛若萬年寒冰散發出來的涼意。

  桑知語感覺這人莫名其妙的很,問她花了血汗錢請來的保鏢是誰,真逗。

  死渣男怎么不去問問應雨竹做過什么?

  要不是他出軌在先,她根本不用這樣!

  被前夫激起逆反心理,她一點都不想回答他的問題,罵道:“他是誰,跟你有什么關系嗎?你住海邊的,管那么寬?你小心哪天淹死!”

  一看到死渣男,她就來氣,想將應雨竹的所作所為全都算他頭上。

  “你不說,我也會知道!”沈辭用力捏著綁著盒子的繩子,手背清晰可見的青筋,顯然在壓抑和忍耐。

  但這一刻他不知道什么原因所致,只知道自己來送東西給她,卻看到其他男人送桑知語回來,差點就送上樓了,她開心的模樣是她許久沒在他面前展現過的,他胸腔里不斷地積壓著一種氣體,仿若下一刻便要破體而出。

  “既然你會知道,你還說什么廢話!離我遠點!”

  罵完前夫,桑知語再次對著男保鏢說:“曲啟明,你回來!”

  曲啟明是男保鏢的名字,他剛才就注意到桑知語和沈辭的情況,打算馬上沖過去保護桑知語的。

  可沒發現桑知語有遭遇危險的跡象,就是靠近她的那個男人反倒好像仇視自己!

 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,估計他死在那個男人的眼刀下了,他不禁懵了懵,腳步緩慢。

  自己不認識那個男人,對方為什么是這個樣子?

  曲啟明懷著疑惑地回到桑知語的身邊,迎上了對方殺意彌漫的視線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