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70章 被臟東西纏上
  周三。

  又到了固定去淮海花苑的日子,一下班,桑知語便往那邊跑。

  坐車的路上,她想到一個問題,今晚會不會遇到蔣霆和麥芽?

  上一秒想完的問題,下一秒她就有了答案。

  按照經驗,遇到這一人一狗的幾率必須是百分百!

  事實如她所想的那樣,她進入淮海花苑,沒到溫年輪的家門前,便遠遠地看到麥芽雪白的身影,旁邊是蔣霆牽著繩子。

  見麥芽歡快地向自己走來,蔣霆臉上是溫潤的笑意,她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,宛若自己在照鏡子,見得到昔日的自己。

  有些東西,不發現還好,一旦發現就對方的刻意為之。

  她應該早懷疑蔣霆喜歡她的!

  畢竟,自打遇到蔣霆遛狗起,此后的每一次她來淮海花苑,都必然遇到他。

  走到女孩的面前,蔣霆抱起麥芽,邊撫著麥芽的腦袋,邊挑眉道:“麥芽干媽,晚上好!”

  說著,他示意女孩摸一摸麥芽。

  麥芽期盼地望著自己,桑知語不忍它失望,擼了它幾下,但她目光沒離開過蔣霆。

  盡管蔣霆裝得很自然,仿佛自己每次遇到她,都是有緣分地碰上。

  不過,這一招數,她玩過的,能看得穿。

  因為,以前她還沒成為沈辭的妻子,和他沒發生第一次關系前,她想見到沈辭,可沈辭不是她每次都約得出來,她只得想方設法地制造偶遇,出現在他會去的地方。

  通過蔣霆的刻意,她不禁想,自己做的那些刻意行為,在沈辭眼中,是不是演技非常拙劣,拙劣到他根本不用花費心神,輕松看穿她心中所想。

  霎時,她有些不適。

  “忙著呢。”

  說了三個字,隨后她快步地走進溫年輪的家中。

  冷漠的背影,帶有點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潛臺詞。

  人都是雙標的,自己愛上沈辭,絞盡腦汁地想得到沈辭的愛,做出了實際行動,她不覺得自己有什么不對,是否惹了沈辭的煩,然而,同樣的追求行為被自己不喜歡的人做了,她覺得好煩。

  女孩態度不算突變,前陣子對自己便是這般愛答不理,蔣霆接受度良好。

  依據飯要一口一口吃的道理,一些事是沒有捷徑的,得慢慢來。

  照常地在溫年輪的家里忙完,桑知語走出他家,已是深更半夜。

  秋季的晚上,涼意較濃,衣著單薄的她忍不住地打了個冷顫,蔣霆像她肚子里的蛔蟲似的,感覺到她的冷,神不知鬼不覺地冒出來,遞給她一件全新的外套。

  大概是怕她嫌不干凈什么的,他還特意說:“沒人穿過。”

  面對蔣霆的好意,桑知語不尷尬,也沒有少女懷心的感覺,只有煩。

  對的,很煩。

  她都表態那么明顯了,蔣霆沒理由看不出她不喜歡他。

  而且,她還煩不能直截了當地開口拒絕他。

  人家沒向她告白,她突然說些拒絕他的話,顯得她神經和自作多情。

  萬一,遭到她拒絕后,蔣霆陰陽怪氣地說她,他根本不喜歡她,是她想多了,她該做什么回應?

  面子都丟光了!

  “謝謝!”桑知語并未接過遞來的外套,“我不喜歡這樣的衣服。”

  “需要我叫司機送你到大門口嗎?”蔣霆舉動自然地收回衣服,毫無被桑知語拒絕的尷尬,“省下走一段路的力氣?看你也很累了。”

  以前不發現蔣霆喜歡自己,桑知語可以偶爾地享受蔣霆司機開車送自己的便利,但發現后,不給蔣霆一絲一毫的幻想機會,等于保持距離。

  她可不能貪圖一點便利,被蔣霆誤以為她在釋放有她答應他的可能。

  “不麻煩了,我找溫年輪的司機送我。”

  語畢,桑知語緊急地回到溫年輪的家中,并把門關上,隔絕蔣霆。

  其實,溫年輪整天呆在家里,不喜歡出門,司機是壓根用不上,張丹纓沒為溫年輪配備司機,她是找的借口,避開和蔣霆的接觸。

  見桑知語還在,腳步匆匆地走在屋子里,溫年輪感到奇怪:“你不走?”

  桑知語坐到沙發上休息,一本正經地道:“外面有臟東西,我等臟東西消失了再走。”

  溫年輪:“???”

  看溫年輪皺起眉,桑知語嘆了口氣:“小孩子不懂大人的事,別問了。”

  早已認為自己是大人,溫年輪不爽地說:“我二十歲了,比你小四歲而已!誰是小孩子?你比我還不成熟!”

  “成熟不一定是以年紀來算的。”桑知語敢說自己是個成熟的人,她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脾氣差,也沒特別聰明,做人做事有時會受情緒化控制。

  “外面到底有什么臟東西?不會是……”溫年輪想了想,“你的男人來了?你們又當我家是打情罵俏的地方?”

  溫年輪忘記桑知語的丈夫叫什么了,只記得有次對方上門,桑知語說不認識對方,場面一度尷尬。

  桑知語紅唇一抿,咬字清晰地強調道:“我沒有男人!我也沒有和男人打情罵俏!我單身!”

  “那外面是什么樣的臟東西?”溫年輪好奇心被勾起,找監控畫面出來看。

  只見,外面被黑夜籠罩,什么都沒。

  他疑惑望向桑知語,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問:“難不成,你大晚上的撞鬼了?被看不見的臟東西纏上?”

  “……”桑知語無語凝噎片刻,“大晚上的,別講鬼故事,嚇人!”

  但溫年輪也沒說錯,她的確是被臟東西纏上。

  臟東西的名單有應雨竹、沈辭和蔣霆!

  她上輩子和這三個人有深仇大恨吧,這輩子要被他們纏上。

  桑知語被母親派來好一段時間了,溫年輪已適應桑知語照顧自己,目前沒打算換人,隨便她走不走的,轉身上樓,回實驗室里繼續呆著。

  溫年輪前腳一走,桑知語后腳走。

  因為溫年輪剛才看外面的監控時,她余光有掃到。

  蔣霆不在外面,她還是趕緊走。

  縱然如此,她依舊有點擔心,蔣霆又冒出來。

  好在這次蔣霆沒出現,她順順利利地離開淮海花苑。

  殊不知,呆在家里的蔣霆,反反復復地回想自己近期和她的相處,研究自己哪里做得不對,說錯什么話,惹她反感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