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68章 男人的劣根性?
  先不說,她離婚的時間短,沒開展新戀情的想法,一心踏實工作賺錢。

  其次,如趙心妍所說,蔣霆是她前夫的發小,身份尷尬,像兔子吃窩邊草了。

  最后,她不喜歡蔣霆!

  蔣霆那種陰陽人的性格,不適合她。

  想著想著,桑知語感覺可以羅列出她和蔣霆種種不能在一起的多方因素。

  趙心妍不解地哎一聲:“你說,蔣霆也真是的!他喜歡誰不好,非喜歡自己發小的前妻,他還行動了,樣子一看就是想追你,他不尷尬嗎?”

  根據應雨竹說過的話來推測,蔣霆九成向應雨竹透露過什么,要不應雨竹為什么篤定地說玩膩和進不了蔣家的門,桑知語忍住隱隱作嘔的反胃感。

  她無奈地道:“他神經病吧!”

  按照人以群分的邏輯,沈辭是神經病,蔣霆也正常不到哪里去。

  “男人的劣根性?”趙心妍上下掃視桑知語,“對著一大美女久了,難免產生點想法?”

  “你干脆不說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,好了。”

  “……那太直接了,我想說得婉轉點。”

  “世界上不缺美女,我只是其中之一,我不認為我長得對蔣霆有巨大的吸引力。”說到一半,被害妄想癥發作了,桑知語用手托著下巴,“你說的也不是沒道理,他該不會是人面獸心的人渣,看我長得不錯,心血來潮地想玩弄我,拋棄我,讓他心理上分泌快感?”

  快感是分兩種的,生理上的快感易得,心理上的快感難得。

  尤其是男人的征服欲,滿足征服欲而衍生的快感最為難得。

  順著桑知語說的方向想了想,趙心妍頓時被惡寒到:“算上你前夫,你一共遇到兩個變態男人了!”

  想到蔣霆跟應雨竹說:你公司是被沈辭一手扶貧扶出來的,桑知語紅唇一撇。

  死渣男對白月光好慷慨!

  “跟沈辭一比,蔣霆不至于變態,好太多了。”

  結婚前就算計好哪天離婚讓她凈身出戶、甚至挖坑能制造她背上巨額債務的條款,婚內出軌白月光,對她的生死不在意,離婚后還變態地騷擾自己,這都是沈辭做的惡心事!

  蔣霆頂多是陰陽怪氣的嘴賤,最過分的行為是偷拍她和溫年輪的照片,向沈辭污蔑她出軌,除此以外,他至少在她遇到傷害時,做了關心她的實際行動。

  “但不是正常人的范疇!”她放下托著下巴的手,臉上布滿對沈辭和蔣霆的厭煩,哪怕她現在超級想談戀愛,也堅決不找和這兩個相似的人。

  某種意義上來說,他們都是她放在垃圾桶里的臟東西。

  蔣霆比沈辭好太多,不意味他在她的擇偶范圍。

  主因他人品有瑕疵,他污蔑她出軌這件事,她是過不去的。

  “你的桃花運……”停頓數秒,趙心妍改口,“爛桃花!”

  桑知語眼前一黑:“估計是本命年的緣故?”

  “別想了!男人嘛,是無聊時的消遣玩物!”趙心妍坐過去,安慰地拍了拍桑知語的肩膀,“吉祥意園別住了,你跟我回去住我的房子!”

  被兩個壞人襲擊后,桑知語今天沒回過吉祥意園。

  這會,她和趙心妍在市中心的咖啡廳待著。

  夜色已降臨,再晚點就到睡覺的時間了,聽到趙心妍的建議,她再次去趙心妍的家里住著。

  上一次住這,是自己出院后,不想面對自己不被沈辭愛、沈辭無所謂她是死是活、沈辭早已背地里出軌應雨竹的殘酷事實,那時自己不適應由奢入儉,這次她相當適應。

  有時候,比起物質上的富裕,精神上的健康狀況更重要。

  沒回吉祥意園里拿東西,穿著趙心妍翻箱倒柜找的新衣物,入睡前,桑知語躺在床上,不由地想,什么狗屁愛情,沒一個男人比她打娘胎就認識的好朋友靠譜,如果將來遇不到合適的男人,她還不如和好朋友一起待著。

  起碼好朋友凡事不論對錯都站在自己這邊,自己有什么事情,好朋友及時地趕來,還為自己排憂解難。

  不對,她不再婚,好朋友未必單著。

  突然,睡意沒了,桑知語翻身下床。

  進入趙心妍的房間,看趙心妍對著筆記本電腦,顯然是在加班,她問:“最近總是你關心我,我忘記問你了,你相親得怎么樣?結果呢,你不跟我說幾句嗎?”

  人不能只關心自己,單方面地享受身邊人的關心,也得關心身邊人。

  否則,某一方心安理得地單方面享受另一方關心的相處模式維持久了,兩人的關系很容易失衡。

  她和沈辭三年的婚姻就淋漓盡致體現了這個道理,她單方面地愛沈辭,沈辭不愛她,她最終選擇跑路。

  趙心妍頭也不抬地道:“沒有結果,我看不上對方,對方也看不上我。”

  “……”桑知語佯裝‘興師問罪’地道,“那你為什么不跟我說?”

  “你都被你那變態前夫深夜潛入家里了,我工作又忙,覺得這是一件小事,說不說都不要緊。”趙心妍不是故意不跟桑知語說,是沒好結果的小事,被淹沒在繁忙的行程中,記不起特地說和桑知語說一聲。

  “行吧。”桑知語坐到趙心妍的邊上,“你談戀愛了,必須告訴我!”

  “沒時間談戀愛!”趙心妍轉身對著桑知語,“你的事和我工作加起來,一天二十四小時我都不夠忙的,分身乏術。”

  人的注意力有限,未來哪天趙心妍戀愛了,肯定注意力會花更多地到伴侶和家庭的身上,不自覺地減少和自己相處,桑知語想了想畫面,心底里是祝福趙心妍找到自己的幸福,但有點帳然若失,也有點傷感。

  帳然若失不是來源于覺得自己和趙心妍的關系沒以前好,是在她現階段的人生中,趙心妍是對她最好的人。

  不對,是她父母去世后,趙心妍一直是對她最好的人。

  對她來說,沒有人比得上趙心妍!

  她試圖尋找過對方滿心滿眼都是她、對方對她方方面面的好的愛情,執著于沈辭愛上她,兩人相互攜手度過余生,和和美美地白頭偕老,然而結局是她遍體鱗傷地離開,沈辭沒對她有過滿心滿眼,連趙心妍對她的萬分之一好都不及。

  但現在回想,徹底抽身可悲的婚姻,她是有成長的。

  她起身,叮囑道:“你加班別加到太晚,我睡了。”

  “睡吧睡吧。”趙心妍目光短暫地從電腦上移開,掃了掃桑知語的臉,,“你拿熱毛巾,敷一敷你的臉,再睡?小心明天起床,臉更腫。”

  “不敷,應該不會更腫吧。”桑知語懶得敷臉了,只想睡覺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