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64章 他在暗中保護她
  聽她描述完,接線員安慰她不必驚慌,可以前往距離最近的派出所,并給了她一個地址。

  出租車一停在派出所的門前,桑知語立馬進去。

  接待她的警察顯然和接線員溝通過,知道了大概情況,但需要她進行詳細的筆錄,也告知她,他們所里接到另一起報警,是她住的小區的物業報的。

  做筆錄時,她打算著重強調對方手持利刃。

  還沒說完,身邊驀地多了個籠罩住她的影子。

  警察也注意到這影子,兩人一前一后地抬頭去看。

  一張充斥擔心的臉龐映入眼中,桑知語微微一怔。

  蔣霆怎么在這?

  他擔心什么?

  警察問:“先生,你是做什么的?”

  “我是她朋友,來陪她的。”蔣霆指了指旁邊的女孩。

  “???”桑知語滿是疑惑地打量蔣霆。

  “你認識他嗎?”警察轉而問她。

  未得到解惑,桑知語的目光不從蔣霆的身上離開,點頭回應道:“認識。”

  確認了蔣霆的身份,警察示意蔣霆挨著桑知語坐下。

  蔣霆看了看她紅腫的臉頰,眼神頗為復雜。

  如此注視下,桑知語更加疑惑了。

  趁警察專注敲鍵盤、記錄自己先前說過什么的空隙,她問:“你為什么在這?”

  “有人告訴我的。”蔣霆大大方方地道。

  發現應雨竹的行為,他提醒過桑知語,她卻不請保鏢。

  他派了人在暗中保護她,可終究低估了應雨竹的報復心。

  應雨竹沒選擇在桑知語平時外出的期間動手,選擇在她住的地方動手,他的人沒進吉祥意園,給了應雨竹可乘之機。

  他的人一發現桑知語慌亂害怕地從吉祥意園跑出來,當即稟告了他。

  事出反常即有妖,若沒面臨可怕的東西,桑知語何必慌亂害怕,他的人一路跟著桑知語到派出所的外面,同時快速調查事情的經過,他也趕往派出所。

  “誰告訴你的?”桑知語追問。

  “你做完筆錄,我再告訴你。”說著,蔣霆細細觀察她的臉。

  有人盯著自己的臉看,即使對方沒有惡意,面上是明顯的關心,桑知語心里仍然發毛,略感毛骨悚然。

  本來就覺得蔣霆詭異和奇怪,現在越看他,她有點想撕下他的表面,看看他的內心是不是蘊藏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否則他干嘛這樣子。

  “應雨竹打了你幾巴掌?你的臉紅腫得這么厲害,手指印都清晰可見。”蔣霆并非往夸張里說,是手指印實在太過清晰。

  桑知語皺了皺眉,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臉。

  蔣霆還知道她受傷是和應雨竹有關?

  雖然蔣霆問的是應雨竹打她幾巴掌,但他表現得確實知道的。

  她反問:“你有第三只眼睛,神通廣大得什么都知道?”

  蔣霆有些懊惱地道:“早知道不叫你請保鏢了,直接把我的保鏢安排在你身邊,二十四小時保護你,避免你受傷。”

  “???”桑知語不能理解蔣霆的言行。

  她的安危,什么時候輪到他的擔心了?

  他和她很熟嗎?

  記錄好桑知語剛才說的內容,警察接著問:“他們和你有恩怨嗎?”

  聞言,桑知語收回放在蔣霆上的目光,繼續做筆錄。

  蔣霆接下來安靜得很,沒打擾過筆錄的進程。

  筆錄做完,另一位警察來說:“吉祥意園的那兩個人抓來了。”

  抓來的不止壞人,還有物業也跟來了。

  物業見到桑知語,一個勁地向她道歉。

  壞人闖進小區里,意圖傷害住戶,物業得承擔部分責任的,因為物業的工作包含了安保,桑知語明白物業為何道歉,不過是想取得她的原諒、逃避責任。

  她沒理物業,指認了那兩個壞人,然后離開派出所。

  望著廣闊的前方,桑知語頭疼地揉揉額。

  世界上存在絕對安全的地方嗎?

  家里能回嗎?

  蔣霆看出她的煩惱般,問:“你先不回家,我帶你去個地方?”

  “去哪?”

  “上車。”

  人受了傷害,在孤獨無助時,旁人的陪伴可能帶來了一定的安全感,潛意識不相信旁人對自己造成二度傷害,桑知語此刻對蔣霆生不出警惕防備,坐上了他的車。

  沒一會,蔣霆就把車停在路邊,說下車買點東西。

  等待是無聊的,桑知語眼珠子骨碌碌地轉,觀察周圍的環境,以此打發時間。

  看見蔣霆從一家藥出來,她好奇地眨眨眼睛。

  萬萬沒料到,蔣霆坐回車上,第一時間將手中的東西遞向她:“拿著冰袋,敷一敷你的臉,好得快。”

  剎那間,她猶如被人施了定身術。

  這人特意買的冰袋?

  片刻后,發現她不伸手拿,蔣霆塞到她的手里。

  掌心冰冰涼涼的,桑知語不由垂目注視冰袋,難以理解地問:“派出所里沒告訴我的事情,現在能告訴我了嗎?以及你奇奇怪怪的行為,你有什么目的?”

  蔣霆沉思狀:“我說了,你別生氣?”

  “說!”

  “從我提醒你最近出入小心些起,我一直有安排人在暗中保護你,掌握了你的動態,所以,發生了異常,有人告訴我,我得以及時趕來。”

  “……”桑知語無語又沉默。

  她對外界的敏感度,果然不行。

  被人跟著半個月,她一點感覺都沒。

  但這在眼下不是重點,重點是蔣霆沒回答第二個問題,他還說到保護她。

  她百思不得其解,想了又想,最終問:“為什么保護我?你能得到哪些好處?”

  蔣霆挑起眉:“人做事不全是沖著好處去的。”

  道理,桑知語自是懂的。

  可目前的蔣霆,簡直是盲盒的化身,讓人非常想打開他,一探究竟他的內心。

  她邊拿冰袋貼著自己的臉,邊掃視他。

  蔣霆正常地開車,捕捉到她的視線后,道:“對了,我帶你去的地方,是去找應雨竹。”

  “應該帶著警察去,她是指使那兩個壞人的幕后元兇。”

  自己打了應雨竹一巴掌在先,如果這次應雨竹僅是還自己一巴掌,勉強當做扯平了,桑知語不想報警處理。

  關鍵在于應雨竹不但還她一巴掌,分明是下狠手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