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60章 克制已久的情意
  是蔣霆!

  他阻止了應雨竹扇她!

  趁應雨竹行動受限,桑知語緊急弄開拽住她衣領的手。

  眼看巴掌快打中桑知語的臉,蔣霆的突然出現,干擾自己的報仇,泄不了憤,應雨竹惡狠狠地瞪了瞪蔣霆:“蔣霆,你……”

  “公眾場合,撒什么潑?難看!”邊說,蔣霆邊不管應雨竹的意愿,將其拉走。

  目睹此狀,桑知語和趙心妍疑惑地相互對視一眼。

  下一刻,兩人顧不得吃飯了,立刻離開這家晦氣的餐廳。

  二比一,雖然她們打得過應雨竹,不讓應雨竹占到便宜,但在眾目睽睽之下,被旁人當成馬戲團的猴子在表演來圍觀,應雨竹不要臉面,她們是要臉面的。

  見兩人的身影逐漸消失,被蔣霆拉到角落的應雨竹,想去追。

  看穿應雨竹的意圖,蔣霆更加抓緊她的手。

  腳能動,手不能動,應雨竹恨恨地跺跺腳:“你不幫我報仇雪恨,你還攔我?”

  今天和蔣霆約在這見面,她是有求于蔣霆,希望從他手中借到錢。

  錢還沒開口借,先看到了桑知語,她先來將一巴掌還給桑知語,結果蔣霆竟攔著她,不讓她打桑知語。

  在她慣有的認知里,蔣霆不幫自己,也不該攔著自己。

  被桑知語逃走了,下次想打到桑知語,不知要過多久了!

  “你打她,我打你。”

  蔣霆說得滿臉認真,不含其他雜質。

  應雨竹眼珠子快從眼眶中掉落,不敢置信。

  她打桑知語,蔣霆打她?

  “我倆從小一起長大,當發小……”應雨竹氣惱地道。

  蔣霆冷聲打斷她:“發小又怎樣?發小就該毫無底線地幫你、包容你?”

  “那你也不該站在我的對立面!”應雨竹音量忍不住提高。

  “我們本來是一個陣營的,可你太廢物了。”蔣霆望了望桑知語離開的方向,“而且你撒潑不看對象,愚蠢。”

  “啊啊啊啊啊啊!”

  應雨竹接受不了蔣霆是幫桑知語,不是幫自己,加上沈辭助理追債般地向自己和自己公司施壓,資金鏈斷掉了,籌集資金迫在眉睫,自己一夜間從天之驕女滑落成仿佛創業失敗的loser,小聲地尖叫。

  “沈辭叫我不要跟桑知語計較她打我,你現在又說我打桑知語,你打我,你們通通幫桑知語!”她憤恨地抓了幾下蔣霆的手背,“你們是被桑知語那個女人下蠱了嗎?為什么都幫她,不幫我?”

  手背蔓延刺痛,蔣霆松開應雨竹的手。

  桑知語不在這了,不必擔心應雨竹沖上去,再次對她動手。

  “不要只會問問題,你動腦子想一想,順便反思反思。”他好心地提醒。

  聞言,應雨竹的憤怒到達頂點。

  想得出來,她就不問蔣霆了。

  “對了,你也別玩找人打桑知語的花樣了。”蔣霆雙手插兜,俯視面容扭曲的應雨竹,“把心思集中在你和沈辭那堆破爛事上,不要弄得一無所獲。”

  蔣霆說這話伴隨警告的意味,應雨竹腦子似被雷電集中。

  靈光閃過,她莫名有些懂今天蔣霆為什么答應和她見面,并處處維護桑知語,明明之前她一找他,他就推脫,這幫不了她,那幫不了她。

  “你想搞破鞋?”

  應雨竹表面試探地問,實則心底不愿相信蔣霆的品味那么差。

  誰料,聽完后的蔣霆面色微變,眼神凌厲地掃視她:“你不也是女的?拿這么難聽的話侮辱自己的同性,別的女性聽了都得給你幾巴掌。”

  蔣霆的回答,印證了自己的猜想,應雨竹感覺他得了失心瘋。

  品味是不可思議的差,難以相信蔣霆放著眾多優秀的女孩子不選,卻搞破鞋。

  這雙破鞋還是沈辭穿過的!

  她恨鐵不成鋼地說:“無可否認,桑知語有幾分姿色,但你玩女人,玩到沈辭的前妻上,你……”

  “夠了!嘴巴放干凈點!”蔣霆不給應雨竹說話的機會,隨手拿了樣東西塞住她的嘴巴,“你記住了,我不是玩玩,我是認真的。”

  今時今日,既然應雨竹猜到他對桑知語有意,他沒必要遮掩克制已久的情意。

  應雨竹吐出口中的東西,呸呸呸了幾聲:“接盤桑知語,你不怕人恥笑嗎?”

  “你搶她老公,也沒見你怕人恥笑?”蔣霆嘲諷十足地笑了笑,“何況,她單身,我單身,我們在一起,沒有見不得人的地方。”

  “我沒搶,我是拿回我應得的位置!”應雨竹不認為自己是搶桑知語老公,她和沈辭青梅竹馬,婚約定下多年,兩情相悅,方方面面般配,天造地設的一對。

  桑知語則是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,還卑鄙無恥地逼著沈辭結婚!

  “什么位置叫你應得的?忘了,是你們家要解除的婚約?”蔣霆慢條斯理地拍了拍袖子上的灰塵,依然不改嘲諷的口吻。

  婚約解除了,宛若是重大的投資失敗,錯過沈辭極具爆發力的績優股,和近期一系列的打擊疊加,應雨竹看蔣霆像看仇人般。

  “你早有預謀,是不是?我剛回國時,你還支持我拿回應得的位置!現在改口位置不是我應得的,你……”

  聽著應雨竹咬牙切齒的語氣,蔣霆沒仔細應雨竹后面說了什么,并未聽進去她的話,眼瞼不禁低垂,回憶往事。

  沒有預謀,最初說的支持應雨竹,只是當時隨口一說,敷衍她。

  拆散一對夫妻,談何容易?

  在發生應雨竹和桑知語一起被綁架的那件事后,他改變了想法,沈辭哪哪都配不上桑知語,不配被桑知語愛著。

  沈辭不懂珍惜桑知語,他來珍惜。

  往事停止回憶,應雨竹仍在罵罵咧咧,吵鬧得慌,蔣霆不站在原地,繼續聽應雨竹說話,而是轉身走人。

  好賴話他都跟應雨竹說了,希望應雨竹聰明些,知道什么該做、什么不該做,若她再針對桑知語,別怪他不客氣了。

  憤怒爆發的應雨竹,盯著蔣霆的背影,又氣又無奈。

  同時,將新的一筆賬算桑知語的頭上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