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57章 危險在降臨
  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,桑知語不立刻回復,晾著林森。

  下班時間到,她拎起包,準備離開。

  豈料,坐電梯之際,蔣霆不知從哪冒出來,先她一步進入電梯。

  空間狹小,里面有討厭的人,她干脆等第二趟電梯。

  蔣霆卻看不懂她嫌棄他的神色,問:“你不進來嗎?”

  桑知語不說話,用眼神表達自己的拒絕。

  蔣霆沒有再問,電梯門緩緩關閉。

  第二趟電梯上來,桑知語獨自一人乘坐。

  誰知蔣霆陰魂不散,站在公司的大門口,看模樣是在等人。

  她徑直地行走,蔣霆叫住了她。

  “桑秘書,我有要緊的事跟你說,關乎到你的人身安全。”

  聞言,桑知語停下腳步,側目注視蔣霆。

  裝不下去了,要露出狐貍尾巴?

  蔣霆若有所思地環視一圈周圍,邀請道:“涉及到你的隱私,上我的車說?”

  “不上,有事你直說。”桑知語就差把‘滾遠點’寫在臉上了,語氣中是濃濃的不耐煩和防備。

  “應雨竹在找人,你最近出入小心些。”

  蔣霆沒明明白白地說,但桑知語理解他這句話的含義,臉色不禁一黑。

  應雨竹威脅過她,她敢發監控視頻給沈辭,就要找人打她。

  沈辭收到監控視頻,只說應雨竹會得到該有的懲罰。

  至于是什么樣的懲罰,沈辭并未說,她也不清楚沈辭到底有沒給應雨竹懲罰。

  通過被綁架的那件事,她早意識到想依靠沈辭、讓沈辭保護她是智障的妄想,眼下應雨竹找人報復自己,沈辭是不可能指望上的。

  最可靠和最能指望得上的人,永遠是自己。

  她唯有自救,靠不了誰。

  望著通風報信的蔣霆,桑知語微微挑眉:“你告訴我,不怕應雨竹找你麻煩?”

  “她找不了我麻煩,我是無意發現這件事的。”蔣霆上前一步,靠近些她。

  “蔣霆,你……”桑知語抿了抿紅唇,“你真的很詭異!”

  詭異到非常費解的地步!

  蔣霆轉動幾下眼珠子,思考狀。

  桑知語沒興趣等蔣霆再說點什么,也對蔣霆產生不了感激。

  在她看來,應雨竹不是好人,蔣霆和應雨竹是一伙的。

  按照人以群分的道理,蔣霆也不是好人。

  正當她邁起步伐,蔣霆突然說話。

  “對不起。”

  突如其來的道歉,桑知語宛若受到驚嚇,肢體僵硬。

  “上次送你鮮花,是我唐突了。”蔣霆目光從桑知語的臉上移開,“也挺冒昧的。”

  原來是道歉這個東西!

  桑知語皺了皺眉:“你還知道唐突和冒昧?你不覺得神經質嗎?”

  “女孩不都喜歡鮮花嗎?我想著得罪你了,隨便挑個女孩喜歡的物品,向你賠罪,沒想太多。”

  “誰跟你說女孩都喜歡鮮花的?即便所有女孩都喜歡,喜不喜歡送鮮花的人也很關鍵。”

  蔣霆聽出桑知語在點自己,她并不喜歡他。

  在她充滿嫌棄的注視下,他換話題:“你請得起保鏢嗎?建議你找個保鏢,護送你上下班,還有護送你去別的地方。”

  糟心的生活!

  煩惱事一件接著一件,就不能讓她舒心點。

  驀地,桑知語想到沈辭之前叫她換個城市居住。

  如今,她竟生出了移居其他城市的念頭。

  換新環境,脫離原有的圈子,不和紛紛擾擾的人事物沾邊,肯定愜意些。

  可是,有個現實的問題!

  環境一換,年薪百萬的工作不保,她舍不得丟掉這份工作。

  舒心和金錢相比,對于目前的她而言,必然是金錢重要。

  她望了望華燈初上的夜色,沒再理睬蔣霆,邁步向前走。

  沒回頭,她錯過蔣霆變換不停的神色。

  其中有懊惱、郁悶、反思等。

  ***

  加班到深夜,拖著疲憊身軀回來的趙心妍,一進門就要死不活地坐沙發上,有種累得魂在飄的感覺。

  桑知語到點睡覺了,看見她回來,跟她打聲招呼,然后想回房睡覺。

  “知語,你養母找我了,叫我幫她轉述。”趙心妍喝下一杯滿滿的水,潤了潤干渴的嗓子,“明天晚上七點,你去米幸餐廳一趟。”

  養母聯系不上自己,改讓趙心妍作傳話筒,桑知語深感無奈:“把我養母的聯系方式通通拉黑吧!”

  “我拉黑了,她是找人上我律所說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我沒喊你聽她話的意思,我是開眼了,你養母如你所說,執著得過火。”趙心妍無需問沈凝月的用意,一猜便知十有八九是安排桑知語相親,“我在吐槽她。”

  想起自己晾著的林森,桑知語無言以對。

  就算她答應相親又如何?

  她最多是走個過場,壓根不會和相親對象戀愛結婚。

  “別理她,也不用理她找的人。”

  桑知語貼心般地幫趙心妍倒了一杯水后,進房間睡覺了。

  睡覺前,她的一些腦細胞活躍著,想蔣霆的通風報信。

  要想避免被人打了,無論去哪都得在監控攝像頭下,自己也得機靈些。

  第二天,桑知語出門上班時,像患上被害妄想癥,眼睛忙碌不停,周圍環境全部小心謹慎地‘檢測’一遍,確認安全,才敢繼續行走。

  傍晚,她也這般操作。

  她意料不到的是,剛踏出公司的大門,蔣霆的司機來找她,說奉蔣霆之命來接送她上下班。

  被害妄想癥的她,有理有據地懷疑蔣霆和蔣霆的人都不安好心,趁她不注意的空隙,拿麻包袋套住她,她可不能‘自投羅網’地上對方的車。

  于是,她無視蔣霆的司機,打車回去。

  殊不知,路上有輛車跟著她坐的出租車。

  平安無事地回到小區門前,她一下車,有個身穿西裝的年輕男人走到她的身邊,問:“您好,請問是桑知語,桑小姐嗎?”

  桑知語警惕地后退一步:“我不是,你認錯人了。”

  說罷,她快速地沖向小區里。

  始料不及,年輕男人跟著她跑,還貼她貼得近。

  霎時,兩人形成你追我跑的局面。

  此刻的小區門口旁邊停著一輛勞斯萊斯,坐在上面的男人,眸色幽深地注視這一幕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