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54章 讓她感到惡寒
  回復完畢,桑知語懶得再理蔣霆,順手設置消息免打擾。

  沒多久,注意力重新回籠,她放下手機,開始工作。

  明天是周末,本周的工作要在今天通通完成,因此她今天加班到接近凌晨,回到家時已是凌晨,弄得她一覺睡到中午。

  沒起床,快遞員就打來電話,喊她出去收快遞,并溫馨提醒她:“桑小姐,東西有點多,你找個人和你一起拿?”

  桑知語納悶了。

  她買了的幾樣生活用品,面積和數量都不夸張,是洗發水、沐浴露之類的小物件,至于在快遞員的口中是東西有點多嗎?

  懷著疑惑的心,她叫上趙心妍一起到小區門口。

  結果,東西不是有點多,是很多!

  趙心妍掃了幾眼堆積的快遞,注意到上面的logo,滿是不解地問:“你辛辛苦苦賺的錢,全拿去買這堆東西?”

  放眼望去,沒一件不是奢侈品牌的。

  清楚桑知語的收入如何和存款情況,趙心妍感覺她手里大半的錢大概砸在這次購物上了,十分不理解她抽風似的大手大腳。

  看著快遞員清點數量,桑知語懷疑自己是不是夢游時買的東西。

  為什么她腦子里沒有一點印象?

  將快遞拿回到家中,她邊隨便拿了一件快遞,用剪刀來拆封,邊說:“我不會是失憶了吧,我真不記得自己買過這么多東西。”

  “你不記得?”趙心妍猜測,“是不是誰知道你的地址,特意買來送你的?”

  聽趙心妍一說,桑知語不由想到昨天的那束鮮花,而后不受控制地打了個冷顫,感到惡寒地道:“還真有這個可能。”

  中秋節前送到過來自新建集團的禮物,新建集團那邊明確地說禮物是蔣霆的閑置品,由此看出,蔣霆并非無可能給她送的這些東西。

  “誰啊?”趙心妍也用上剪刀,幫桑知語拆封快遞,“有鎖定目標了嗎?”

  “蔣霆?”桑知語不太確定。

  “他?”趙心妍微微一驚,“他有何居心?”

  “只是懷疑,不一定是他。”

  “不是你買的話,別人送的,你可以問問他?”

  “拆完快遞再問。”桑知語想想精美盒子里裝著的都是些什么。

  兩人速度極快,拆完后,將東西擺好在沙發上。

  面對漂亮的衣服、包包和鞋子等,趙心妍不禁道:“我怎么覺得送你東西的人,是非常了解你尺寸的?”

  桑知語也這么覺得,因為她都看了一遍物品的尺寸。

  光憑這點,其實能排除是蔣霆送她的。

  惡寒消退,她環抱雙手:“這值不少錢,想拿去賣錢。”

  “……”趙心妍略微用力地戳了戳她,“先搞明白是誰送的!”

  思索了一下,桑知語想到個簡單便捷的辦法。

  她是這些品牌的vip,只需聯系專門服務自己的工作人員即可。

  通過品牌方,她得知是養母買來送給她的。

  聽聞是沈凝月的手筆,趙心妍立刻進行了不好的聯想,道:“沈辭母親給你的補償,打到你養母的卡上,你養母沒退還,拿那筆錢給你買的?”

  “!!!”桑知語不禁想大聲喊救命。

  養母動三個億了?

  花多少了?

  她緊急致電養母:“阿姨,你沒把三個億還回去?”

  這兩天想著說服養女接受自己安排的相親,養女主動送上門聯系自己,沈凝月不錯過機會,怎料養女開口就是說她沒轉回錢給沈母。

  “還了!不信,你問你前婆婆!”

  養母強硬的語氣,桑知語聽不出沒還的破綻。

  口頭上叫養母將三個億還回去,忘記確認養母到底還沒還了。

  為避免養母把錢花完,沈辭來問她要錢,她拿不出錢,天降巨額債務,她還是找沈母確認為好。

  “還了,那你干嘛無端端給我買一堆衣物?”她沒窮到買不起衣物,搞得自己衣不蔽體,養母的行為透著古怪,很難讓她不懷疑養母的居心。

  “打扮打扮你。”沈凝月不自覺地抬高些下巴,“打扮得好看點,你有面子,我也有面子。”

  “……”桑知語不被養母這套面子論給忽悠到,“阿姨,開門見山,你什么居心?”

  “你全身上下都是便宜貨,容易被人看低。”

  “阿姨,直接點!”

  “準備安排你和一個青年才俊見面,你不能穿著便宜貨去。”養女言語中欠缺耐心,沈凝月不打算鋪墊一番了。

  又是給她介紹男人,桑知語面無表情地掛斷電話。

  斷線聲響起,沈凝月知道養女下一步操作,肯定是把自己拉黑,沒回撥電話。

  此刻,桑知語由內而外散發不爽,趙心妍關心地問:“你阿姨作什么妖了?”

  知語無奈地道:“我阿姨真的好執著,對給我介紹男人的這件事,她還沒死心。”

  不懂養母干嘛執著讓她那么快二婚!

  都說了無數遍,她只想賺錢,不想找男人,養母就是聽不進去。

  趙心妍同情地拍了拍桑知語的肩膀,

  攤上固執己見的養母,可憐!

  “換個角度,幸好東西是你養母送的,不是蔣霆送的。”趙心妍安慰道。

  “……”桑知語皮膚上冒出雞皮疙瘩,“你說得也有道理。”

  目前而言,蔣霆比她養母更‘可怕’。

  一個整天想著給她找個有錢男人再婚,一個和她貌似有‘過節’、背地里不知道琢磨哪些讓她不好過的主意,做出奇奇怪怪的舉動。

  想了想,她遭遇的的這些,起源不就是沈辭那個晦氣東西嗎!

  早知道和沈辭結婚,離婚后的日子是這樣的,她當初應該狠狠拍自己的腦袋,把腦袋里的水拍出來,別做什么癡心妄想沈辭愛上她的腦殘美夢。

  掃視一眼整整齊齊的東西,她隨手撥開兩件衣服,坐到沙發上:“你還別說,蔣霆昨天送我一束花,說向我道歉,好嚇人,我心里毛毛的。”

  “……啊?”趙心妍腦子一時轉不過彎。

  “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什么,就送我花,神經!”一想起蔣霆神經質地送她花,桑知語隱隱作嘔。

  “一男的給女性送花,要不是了解你和蔣霆的過往,還以為他在追你呢。”說完,趙心妍唾棄自己的思維定式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