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51章 她的相親對象
  夜色下,蔣霆沒說話,返回到車上,揚長而去。

  望了望送自己回來的那輛車,消失在車流中,桑知語大寫的懵。

  她和沈辭八字不合,連帶和他發小圈子的人也八字不合?

  蔣霆言行舉止如此詭異,很難使人不茫然和產生防備警惕的心理。

  帶著疑惑地走到家里,她沒來得及換上拖鞋,趙心妍跑來她身邊,跟她說了幾句話,然后狗鼻子似的地聞了聞她,奇怪地問:“你身上為什么一股男士古龍水的味道?”

  “我沒噴香水。”

  “你哪里蹭到的?”趙心妍升起逗弄桑知語的念頭,“你和哪個男人約會了?有發展對象?”

  “我干了一天的活,累得要死,你竟然說我和哪個男人約會!你是侮辱我嗎?”桑知語到沙發上咸魚躺,“我只想賺錢,男人一邊去。”

  “心中無男人拔劍自然神!”趙心妍坐到桑知語對面的單人沙發上,隨手甩了個抱枕給桑知語抱著,“你別躺了,快去洗漱,免得拖延癥犯了,熬夜到很晚。”

  “不,我在想事情。”

  “想什么事?”

  “那個蔣霆超級奇怪的!”桑知語起身,打坐般地坐著,正視趙心妍。

  “他又陰陽你了?”趙心妍第一反應是蔣霆陰陽桑知語,想不到別的東西。

  “倒也沒有。”桑知語歪著腦袋,“我今天一去淮海花苑,就碰見他遛狗,等我忙完了,還是碰見他遛狗,他非得送我到淮海花苑的大門口,最后開車送我回來。”

  趙心妍愣了愣:“他成了你公司的客戶后,你倆不是‘友好’相處了嗎?都友好到這地步了?他居然還送你回家!”

  桑知語搖頭道:“談不上友好,我今晚看他恨不順眼,說的話也不怎么好聽。”

  “他有受虐傾向?對他態度越差,他越上趕著?”

  “沒,以前他不這樣的,嘴賤得很,現在變了個人,無論我說話多難聽,他都不反擊!”

  “啊?”趙心妍一時揣摩不了蔣霆的心理路程,但想起自己前幾天去新建集團,遇到了蔣霆,對方表現得彬彬有禮,根本看不出他曾經像幼稚的小學雞,“他兩幅面孔切換得不錯。”

  “總不會受了應雨竹的委托,和我套近乎,找個適當的時機‘暗殺’我吧?”桑知語半挪揄自己,半預計這種可能性有多高。

  “要不,你離沈辭和沈辭身邊的人遠點?避免他們不安好心,把危險扼殺在搖籃里。”

  “我是這么想的。”

  和趙心妍聊完,桑知語回房間里。

  洗漱前,她也聞了聞自己身上的氣味。

  確實有趙心妍所說的古龍水味,雖然淡淡的,但湊近點聞是聞得出來的。

  她哪里沾上的味道?

  回想了一下,她將目標鎖定在蔣霆的車子,因為坐車時,隱隱約約有聞到。

  沒事,車里噴那么多古龍水做什么!

  間接方式地和蔣霆有關聯,她不喜歡!

  ***

  沈家老宅。

  沈凝月悠哉樂哉地喝茶,順便看各大品牌給她發的秋冬季新款,考慮添置些衣物,再想想要不要給養女也添置些。

  自打養女和沈辭鬧離婚后,養女就穿得‘破破爛爛’的,渾身是上不得臺面的便宜貨,若非底子好,否則人都被便宜貨拉低了檔次。

  這幾天,好不容易給養女找了一個條件好的優質男人,安排養女和他見面,可不能讓養女透露一種廉價味。

  俗話有說,人靠衣裝。

  門面收拾漂亮了,不一定被高看一眼,但收拾得不漂亮,容易被低看一眼。

  給自己和養女選好了衣物,和各大品牌定好送貨上門的日子,緊接誕生新的問題,養女至今沒恢復和她的聯系,她如何說服養女去相親?

  嘆息一聲,手機忽地提示來電,是沈母找她,沈凝月劃過接聽鍵:“嫂子。”

  “凝月,三個億你轉回給我?我不是告訴你了嗎,錢是補償知語的。”把錢轉到了沈凝月的賬戶上,沈母以為這事結束了,沒想到沈凝月又把錢轉了回來。

  “嫂子,錢別轉來轉去的了,麻煩不說,知語也不高興。”沈凝月怕的是侄子不高興,領教過侄子的手段,體驗過貧窮,在補償這件事上,她聽養女的,不可貪圖錢財。

  “你們母女視金錢如糞土了?”

  “……當然不是。”

  “既然不是,為什么不收下?”沈凝月沒覺得桑知語不收下,是關乎清不清高的,只覺得問心有愧。

  桑知語凈身出戶了,兒子沒給過桑知語一點錢,自己給了,桑知語還拒絕!

  “有沈辭在,哪里敢收。”沈凝月不遮遮掩掩,直白地表達自己和養女都害怕侄子的手段,非一般人吃得消。

  “這是我的錢,不是我兒子的錢。”

  “誰的錢都沒差別,沈辭一聲令下,錢就花不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沈母不好說什么了,上次兒子像走了極端,大約是弄得沈凝月和桑知語ptsd,“我還活著,沈辭那個臭小子管不了我的錢給誰。”

  沈凝月不接話,實屬沒必要接。

  沈辭不受他母親管,沈母說得再好聽,這錢都是燙手山芋。

  收下了,到時養女遭殃了,說不定她被連累,兩人一塊遭殃。

  侄子搞的連坐制,也是讓人無奈。

  沈母還說了點什么,沈凝月沒聽進去,道:“嫂子,我忙著呢!不跟你多說了。”

  “你有事做了?”沈母記得沈凝月說今年都休息,緩一緩先前因她兒子受過的罪,猜測道,“忙著給知語挑再婚對象?”

  “是啊,在想如何說服知語相親。”沈母不藏著掖著,大大方方地說。

  “她和沈辭離婚沒到兩個月,你急了點,為……”沒說完,沈母看到兒子來了。

  停頓數秒,她繼續說:“你幫知語找了什么樣的相親對象?”

  “嫂子要幫忙參謀嗎?”沈凝月如是自問自答,“你是知語的前婆婆,不適宜。”

  來母親家里,見母親跟人通電話,沈辭一開始沒留意母親說的話的內容。

  直至聽到母親那句‘你幫知語找了什么樣的相親對象’,他注意力瞬間集中,臉色頓時微微一沉,幾天前去陽光小區產生過的情緒死灰復燃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