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48章 妒忌的怒火?
  “不理他。”桑知語不假思索地道。

  “沈……”趙心妍剛說一個字,門鈴聲又響起,“很吵。”

  任由沈辭按門鈴,確實很吵。

  想了想,桑知語轉身返回房間。

  見桑知語走開,趙心妍追上去:“我自己處理?”

  桑知語邊按撥號鍵,邊道:“不是,我打電話給物業,叫物業趕人。”

  物業費收那么貴,總不能讓物業沒事做,必要時刻得幫住戶解決問題。

  想贊同桑知語提出的應對辦法,卻想到另外的東西,趙心妍眼珠子轉了幾圈,最后說:“物業有用的話,沈辭也進不來小區里,還上到我們住的房子的樓層。”

  “……好像是喔。”桑知語按斷物業還沒接聽的電話。

  一時之間,兩人想不出更好的辦法,都有些苦惱地皺了皺眉。

  死渣男是狗皮膏藥嗎?煩死了!

  桑知語心底罵了一句,重新走到大門處,指尖在可視門鈴的屏幕點了幾下。

  可視門鈴的功能,不限于看得到外面的情況,還有對講機,可以和外面的人對話,她極其不想搭理死渣男,但死渣男要是一直按門鈴,跟噪音攻擊沒有區別。

  “大半夜,你不睡覺,跑我家來發瘋,擾人清夢,你有病啊!”

  前方突然發出充滿嫌棄的熟悉女聲,沈辭注意到對講機的存在。

  此刻,在屋內的桑知語肯定是通過屏幕看他。

  “趙心妍發的視頻,我看了。”他找準拍到自己的攝像頭,猶如面前站著桑知語,原先在陽光小區的陰沉臉色,不自覺地變得柔和些,“你沒多大事吧?”

  “???”桑知語閉上眼睛,控制自己別老不雅地翻白眼。

  一碰上死渣男,她教養就變差不少,真怕自己哪天就成了脾氣暴躁、缺乏教養的人。

  “我有沒有事,跟你沒半毛錢關系,用不著你假惺惺地來關心!”她撇了撇紅唇,“你去管好應雨竹,別讓她和你一樣發瘋,還有,馬上給我滾!”

  “能這么中氣十足地大聲罵人,看來你沒什么事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我走了,你繼續睡覺。”

  其實,沈辭并不想就此離去。

  可桑知語的言語間,說明她不會開門見自己。

  見不到,她也透露嫌自己打擾他睡覺,他呆下去不起作用。

  屏幕中那個高大頎長的身影,一點一點地逐漸消失,看得桑知語不禁揚眉。

  想接著罵死渣男吧,但他再一次莫名其妙地來,然后自討無趣般地離開。

  趙心妍面露驚訝:“你前夫不是變態了嗎?他就這么走了?”

  “他現在就是非常莫名其妙的!”桑知語打了個小小的哈欠,“睡覺。”

  趕走了死渣男,她明天還得上班呢,沒什么比睡覺更重要。

  趙心妍沒桑知語當前的心大,站在屏幕前觀察了好幾分鐘,確定沈辭沒二度出現,才放心地去加班。

  與此同時,沈辭從電梯走出后,并不立刻地朝小區大門口走去。

  他回頭看了看后面,再注視著光線昏黃的前方,心底有種奇怪又夾雜一絲滿足的感覺在悄悄形成。

  感覺形成的緣故是來源自聽到桑知語的聲音,雖然看不見她的人,但清晰地意識到她離自己極近,能見得著,觸碰得到。

  而且她最新的住處,不是他在陽光小區猜測的那般,他姑姑給她介紹到合適的第二春,她和第二春有了超越普通男女的關系。

  第二春是假的,她身邊沒有其他男人。

  至今為止,她只有過他一個男人。

  可是為什么,一想到她和其他男人在一起,他的情緒嚴重不受控,其中隱隱約約的陌生,似乎是妒忌的怒火?

  思緒在腦海中升起‘妒忌’二字便戛然而止,他輕嗤一聲。

  妒忌其他男人和她在一起?

  她僅是他不識好歹的前妻,不是他愛的人。

  離婚后,她和他沒了夫妻名義的牽扯,她是死是活與他無關,他今晚鬼使神差地來看看她被應雨竹打傷成什么樣,已屬仁慈。

  不可能是妒忌的,他大概是男人的占有欲導致的異樣情緒?

  畢竟,算上桑知語在結婚前跟他的兩年,她做他的女人也有五年了,突然看見她和其他男人在一起,他有點不適應是正常的。

  等過些日子,他就適應了?

  ***

  公司沒上正軌,沈辭停掉了所有的幫助,被他助理追回砸公司的錢,還惹上了麻煩,公司處于岌岌可危的階段,應雨竹想當面找沈辭哭訴賣慘等。

  找了多個渠道都未見得到沈辭,她退而求次地找蔣霆幫忙。

  說了一大通,蔣霆沒做出任何反應,應雨竹敲了敲他的辦公桌:“蔣霆,你聽我說話了嗎?”

  蔣霆當然是沒聽的,他沒空管應雨竹和沈辭的破事。

  應雨竹找他,無非抱怨沈辭,廢物得讓人不知從哪個角度嘲笑他。

  他將敷衍擺在臉上:“聽了,我幫不上你忙,你也知道沈辭和我鬧得有點僵,他用酒瓶差點砸到我的那一茬,我還沒放下。”

  一聽,應雨竹臉全黑了:“我沒找你幫我和沈辭之間,我是找你幫幫我的公司。”

  “我不是沈辭,我不扶貧。”蔣霆直白地說,“原諒我實話,你沒經商的天賦和能力,硬扶也扶不起來,浪費我的錢和資源。”

  “……”應雨竹咬咬牙,“你是拐彎抹角罵我是阿斗?”

  “我沒說,你自己說的。”蔣霆抬起手腕,看了看手表上的時間,“今天周三,我有安排,沒時間和你聊了,建議你去找沈辭。”

  “找得到沈辭,我也不找你了。”應雨竹咒罵,“都怪桑知語,我恨死她了!她先打我一巴掌,我報復了她幾下,她就找沈辭告狀,破壞我的形象,害得沈辭對我不好,賤人!”

  聞言,蔣霆本來是敷衍的神色,霎時皺眉問:“你報復桑知語?怎么個報復法?”

  有人聽自己訴說,應雨竹自是想好好說一說,得意地道:“我抓住她的頭發,拼命打她的腦袋,還……”

  不料,沒說完,蔣霆看自己的眼神慢慢變冷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