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47章 變態前夫深夜來訪
  車內。

  沈辭漫無目的地開著車。

  不對,他是有目的的。

  桑知語的最新住址沒那么快查到,依照她工作的公司的所在地址來推測,她新搬的房子必定是圍繞巨象集團來找的。

  在查到前,他可以在以巨象集團為中心點的范圍內轉轉。

  沒放音樂,也沒人說話,僅有自己,靜謐的空間有助于思考,不過,他并沒有思考什么,而是在想住在桑知語原來住處的年輕男人。

  他的分辨能力似乎下降了,那個年輕男人細看根本不可能是他姑姑給桑知語找的第二春,那個男人從頭到腳都普普通通,沒一件值錢的東西,還長得扔在人堆里立馬找不到。

  一看,財力屬于普通人的水準,相貌不符合桑知語的審美。

  從他和桑知語發生第一次關系到至今,有五年的時間,期間桑知語多次正面向他表達她對異性的審美,說她就喜歡他這一類型的長相。

  不是他自戀,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皮相優越。

  依照那個男人平平無奇的相貌,哪怕是神秘低調的富豪,桑知語也不至于忍受,著急地和那個男人拉近距離,能到過夜和同居的地步。

  不知道為什么,一想到桑知語會和其他男人在一起,做她和他做過的事情,他心底就忍不住地生出焦躁,今晚還史無前例地多了些許殺意。

  想把和她在一起的男人給弄成消失在人間,埋進地獄里,受盡煎熬,永不超生。

  驀地,手機一響,沈辭靠邊停車,劃過接聽鍵

  boss有命,當然是不得耽擱,有多快就多快地完成任務,于是,接收到調查桑知語最新住址的命令的人,沒用半小時便查到地址,撥打boss的電話

  電話一接通,馬上說:“沈總,太太和她的好朋友住在吉祥意園,a棟12層。”

  拿到桑知語最新住處的地址,聽到‘好朋友’,沈辭抿了抿唇:“那位好朋友是趙心妍?”

  在桑知語的親朋好友里,能和她關系好到住一套房子的人,除了趙心妍,也沒有誰了吧?

  “是的,沈總。”

  對方的肯定回答,沈辭微擰劍眉。

  打語音通話時,趙心妍說得像她和桑知語不是一起住。

  ***

  吉祥意園。

  選擇律師這個職業,意味著加班是家常便飯的,趙心妍躺床上想睡覺,被客戶一通電話叫醒,不得不從舒適的被窩里爬出來,苦著臉地進書房里干活。

  書房當前是二人共用的,她小心拿開桑知語擺在辦公桌上的筆記本電腦,改拿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放上去。

  突然,門外傳來門鈴聲,趙心妍懵了懵。

  為了絕對的安全性,桑知語租的房子是一戶一梯的,電梯需要住戶刷臉或是刷卡才能乘坐的,而且只能到自己住的那一層。

  她在加班,桑知語則在睡覺,誰按的門鈴?

  哪來的人?

  趙心妍暫時放下工作,走到客廳。

  開門前,必不可少地是看一眼可視門鈴的屏幕,看外面有什么人。

  目光未全部放在屏幕上,映入眼中的臉龐就有點嚇人了。

  當看清門外站著的人是沈辭,更加驚悚嚇人。

  趙心妍忙不迭地小跑,跑進桑知語的房間,把睡夢中的她搖醒。

  “知語,醒醒,出大事了!”

  耳邊響起打擾自己睡覺的聲音,聽出是趙心妍叫自己,桑知語憋住起床氣,揉了揉視線模模糊糊的眼睛,有氣無力地問:“什么大事?天塌了,還是地陷了?”

  “比天塌地陷可怕的事情!”趙心妍指著大門的方向,“沈辭來了,站在門口!”

  “!!!”幾乎是一剎那間,桑知語的睡意全無。

  她眼睛正常睜大,不敢相信地問:“誰來了?”

  “沈辭來了,站在門口!”趙心妍重復道。

  “他來這干嘛?”桑知語坐起來,“哪的門口?”

  她房間的門口,沒見到沈辭。

  之前住的房子,門和鎖如同虛設,仿若沈辭的后花園,他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,把她氣得夠嗆。

  這次換房子住沒多少天,他怎么又陰魂不散地來了?

  死渣男沒完沒了的!

  “外面的大門口,他剛才按了門鈴。”趙心妍雙手搭在桑知語的肩膀上,認真地道,“你徹底醒沒?你那深夜潛入你家里的變態前夫,現在再次深夜來訪,會不會不懷好意,我們用不用報警?”

  “不懷好意?”桑知語按照以往的經驗地想了想,“沒有吧。”

  他每次來她家,都是莫名其妙的,但每次對她都沒不懷好意。

  不過,他的行為極其讓人受不了,非常想賞他一巴掌。

  “你沒睡醒?”趙心妍雙手改為捧住桑知語的臉,輕柔地搖晃幾下她的腦袋,“報不報警?”

  “先檢查門他打不打得開。”說著,桑知語落地下床,拿了件外套披在肩上,隨即去檢查大門。

  趙心妍跟在桑知語的身后,和她分工合作般地監視屏幕中的沈辭,看他有沒有下一步的動作,預防最短時間里想好應對的辦法。

  然而,沈辭沒變換過站姿,甚至滿臉耐心地等候著。

  檢查好大門,桑知語也不太確定大門不被沈辭打開的幾率能有多少。

  看到趙心妍一臉緊張、嚴陣以待的模樣,她拍了拍趙心妍的手肘,道:“不必這么緊張,他可能是半夜沒事做,想來我這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,然后自討無趣地走了。”

  “不是,姐們!你前夫變態了,你不害怕?”

  “……好像是變態了。”桑知語忽地覺得這個詞語相當適合形容沈辭最近的行為,以及他發瘋一樣的精神狀態,“害怕,倒是不害怕,就是煩。”

  今天剛被死渣男的白月光打了,沒留下明顯的傷痕,可被應雨竹大力扯拽過的頭皮還隱隱作痛,她憋了一肚子的氣。

  死渣男最好別來惹她,否則她在應雨竹那里受到的傷害,加倍打在他身上。

  “說吧,怎么弄?”趙心妍想,她和桑知語手無縛雞之力,如果沈辭真如變態一般,她們如何應對是好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