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32章 知子莫若母
  找了兩天房子,桑知語順利在巨象集團旁邊租了新房。

  這房子有兩個明顯的優點,一來方便走路上下班,二來小區屬于高端的那類,安保措施肉眼來看暫時沒得挑,唯一的缺點便是貴。

  生活成本大大提升,都怪死渣男惹的禍!

  換房子,需要大包小包地搬家,這個周末只能休息一天的她,無敵想罵罵咧咧,去沈家扇沈辭一巴掌。

  接了新案子,趙心妍處于瘋狂加班的階段,幫不了桑知語搬家,在收集資料的路上來她的新家看了一眼,叮囑道:“你先住著,我過幾天搬過來,注意安全。”

  桑知語感覺自己花錢租房的上限就在了,再為租房多花錢,像個冤大頭。

  要是沈辭還能悄無聲息地闖進來,她高低給他套個麻包袋,揍得他媽不認識。

  收拾新家完畢,桑知語累得猶如無脊椎動物地躺沙發上。

  絲毫不想動彈,偏偏有留在公司加班的同事找她,問了一堆關于明天啟動儀式的準備工作,問得她躺不住,干脆自己也回去公司加班,提前排查到時可能出現的疏漏。

  忙得快頭暈眼花,手機響了,桑知語掃了一眼屏幕。

  是蔣霆打她的電話。

  她劃過接聽鍵:“干嘛?”

  蔣霆問:“今天是周日,你不來淮海花苑嗎?”

  “……”桑知語無語地揚起雙眉。

  她去淮海花苑是有規律的,基本上每周三、日都會去,蔣霆觀察出規律也不奇怪,但他特地打電話來問,就略微討人嫌。

  “大哥,我忙著明天的啟動儀式,今天沒時間去那。”她沒好氣地道,“別找我幫你遛狗,今天遛不了一點。”

  不用蔣霆開口,她也猜得到他找她是什么事。

  遛狗辛苦費是高,但遠不及工作重要!

  在工作前,無論是什么都得讓道。

  “那明天見,拜拜。”說完,蔣霆即刻掛電話。

  手機放回原位,屏幕彈出微信消息提示窗,以為是趙心妍發來的,桑知語慣性點開,才發現是蔣霆在將近傍晚時分問她,今天有沒時間幫他陪麥芽散步。

  沒迅速回復消息,他還要打電話來問,她服了。

  ***

  花園里,沈母頗有閑情雅致,邊哼著小調,邊修修剪剪。

  余光范圍忽地有個熟悉的身影掠過,她條件反射地望去,兒子正朝著屋內走進,沒發現自己就在他附近。

  于是,沈母不由道:“臭小子,瞎了?沒看見你媽在這?”

  聽到母親的聲音,沈辭停下步伐,尋找母親所在方向。

  只見母親站在花圃中,神色中難掩不滿地注視他。

  他抿了抿薄唇,走了過去,叫:“媽。”

  “臭小子,你還知道我是你媽!你眼里有我這個母親嗎?”沈母嘲諷地冷笑。

  母親的冷笑聲,沈辭略感不適,煩躁地扯了扯領帶,別開了些臉,淡淡道:“媽,我和桑知語離婚了,你也不用甩臉色給我看吧?我建議你,認清事實、接受現實為好。”

  “誰告訴你,我沒接受現實?”沈母轉身,背對兒子,繼續修剪剛才沒剪完的枝葉,“我啊,是不會管你和知語的事了。兒孫自有兒孫福,你自己折騰,我看你折騰出什么花樣來。”

  “媽,你還記得我是你親生兒子,桑知語和你沒有血緣關系嗎?”

  “你問錯問題了,我沒孩子,我不記得我自己有生過孩子。”

  “……”薄唇瞬間抿成一條直線,沈辭無話可說。

  終于修剪好眼前這顆花樹,見到地上仍有兒子長長的影子,沈母意外地回頭。

  兒子雙手插兜,臉上似籠罩些許陰影,一動不動地站著,目視前方。

  秋季的太陽不毒辣,但兒子不像自己戴著帽子、有帽子遮擋刺眼陽光,她皺眉道:“你不進屋子里,站在這陪我曬什么太陽?”

  “想站著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知子莫若母,沈母可沒看出兒子是單純地想站著。

  她放下剪刀,摘掉帽子,示意兒子跟她進屋。

  傭人端上來兩杯熱茶,沈母不緊不慢地分了一杯給兒子,同時將兒子從頭到腳審視一遍,罕有地從兒子臉上捕捉到少許悶悶不樂。

  她問:“你怪不對勁的,煩什么?盛元出了事?”

  “我公司沒事。”沈辭不是故意忽略母親的第一個問題,而是他自己都說不上來自己不對勁在哪,今天工作到一半,集中不了注意力,干脆來探望母親。

  “那你的不對勁是來自什么?身體不舒服?”沈母眉眼間充滿不解,狐疑地再審視一遍兒子。

  “的確有點不舒服。”沈辭揉了揉脹痛感明顯的太陽穴,“我最近失眠得厲害,影響到我的健康狀態。”

  前天夜里去了和桑知語同床共枕,他睡了心滿意足的一覺,結果昨天又失眠了,腦子特別混亂,差不多是睜眼到天亮。

  一聽兒子的身體健康被失眠影響,沈母緊張起來:“增加運動量,調整飲食結構,多吃助眠的食物,盡量少想阻礙睡眠的東西。”

  “我試過,這些沒多大作用。”

  “進行心理咨詢,做積極正面的心理暗示?”

  “沒到這種嚴重的地步。”

  “那你是怎么了?好端端地為什么失眠?”

  母親在失眠的話題上一直關心自己,明明他剛來時,母親還嘲諷他,說她沒生過孩子,前后變化較大,沈辭不禁問:“媽,你真不管我和桑知語了?你不是視她為己出,口口聲聲只認她一個兒媳婦?”

  “我哪管得了?你們都不聽我的!”沈母喝了幾口熱茶,“當親生女兒疼愛和親生女兒不一樣,你不明白區別?”

  她僅有兒子,沒有親生女兒,桑知語投了她的緣,成為她的兒媳婦,她將桑知語當成親生女兒疼愛,不代表桑知語在她這時時刻刻享有親生女兒的待遇。

  說到底,桑知語再怎么投她的緣,桑知語也比不得她含辛茹苦生養的兒子的重要。

  兒子偶爾說一次她對桑知語比對他好,她認為兒子是表達自己不愉快的一種方式,或是小孩子心性,不信兒子真的以為在他和桑知語之間,她會選擇桑知語。

  其實,也可以選擇,關鍵是看是否觸動真正核心的東西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