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21章 去除碰見前夫的晦氣!
  干媽?

  給一只狗當干媽?

  乍一聽,事情較為荒唐。

  可現代人養寵物,許多人喜歡以寵物的爸爸媽媽來自稱,這樣一對比,也不荒唐了,就是……

  蔣霆干這種事,顯得神經質!

  桑知語說不明白她和蔣霆算什么關系。

  他是她前夫的發小,還是她老板的合作伙伴,不發生沖突時,表面保持一定的禮儀即可,但他準備讓他的寵物認她當干媽,左右橫豎看都是離大譜的操作。

  這人到底有多閑?

  閑得異想天開。

  “我拒絕。”她冷漠道。

  “當我女兒干媽多好啊,它這么聰明可愛、漂亮機靈!”蔣霆抱住麥芽,把它往桑知語的身上靠了靠,“你吃不了虧,上不了當。”

  麥芽確實可愛,桑知語沒忍住誘惑,擼了一把它的腦袋。

  “可惜它主人討嫌。”她直白地說。

  “……”蔣霆清了清嗓子,“論起討嫌,我們各自都有點?”

  “就你討嫌!”桑知語拒絕承認自己討嫌。

  “人不可能被全部人喜歡的。”蔣霆單手抱緊麥芽,另一只手遞到對面女孩的手邊,“想一想,我們沒正式認識過!今天開始我們重新認識,拋掉過往對雙方的偏見?”

  桑知語覺得自己對蔣霆沒偏見。

  哪怕真的有偏見,也是這人不干人事所造成的!

  “忙。”她沒理蔣霆想和她握手的動作,轉身就走。

  “再忙也抽出幾秒給你干女兒點個贊,我朋友圈好多它的美照。”

  蔣霆在她背后大聲地提醒著,桑知語不禁回頭瞟他一眼。

  她多了個狗女兒?

  或許是他太大聲,驅動她從包里拿出手機,登錄微信。

  如蔣霆所言,他朋友圈的確好多麥芽的照片,而且朋友圈是全部開放的,沒有設權限,她隨便滑動幾下,隨即在第一條朋友圈點贊。

  退出他朋友圈前,她余光不經意掃過他的個性簽名:貓狗絕配,不服憋著!

  這人貓狗雙全,平時沒事就和寵物玩,寵物是他的真愛?

  踏入溫年輪的家門,桑知語搖搖頭,屏蔽腦海中的雜念,投入到工作中。

  而站在路邊上的蔣霆,幾次低頭掃看懷中的麥芽,眼中流露出淺淺的笑意:輕聲問:“麥芽,你有干媽了,高興嗎?”

  只見麥芽似懂非懂,用舌頭舔了舔蔣霆的手背,以示回應。

  ***

  炎炎夏日終于結束,迎來了涼爽的秋季。

  上班時間,桑知語正專心致志地干活,結果肩膀忽然被人拍了拍。

  抬頭一看,見到姜辛昕厚臉皮笑著問她:“桑秘書,你下午和張總外出嗎?”

  姜辛昕不是沒眼力勁的人,桑知語三番五次清楚表達不愿和自己有工作以外的交際,自己想繼續在巨象集團待下去,自然要認清形勢,不跟桑知語鬧僵。

  所以,姜辛昕打消了先前的想法,放棄惦記將桑知語介紹給自己認識的富二代,來進行資源變現,還有不把桑知語當成接近蔣霆的渠道,現在是和桑知語正常的同事相處。

  姜辛昕識相了,桑知語也不為難她,道:“對。”

  “一整個下午都在外面嗎?”姜辛昕接著問。

  “具體得看張總的意思。”張丹纓下午的行程,定了和客戶到高爾夫球場,邊打球邊談事,桑知語不知道幾點結束,她作為秘書的職責是做好分內事,其余的別管。

  “謝謝桑秘書。”姜辛昕笑瞇瞇地回到工位上。

  提前完成工作,桑知語在中午時分陪同張丹纓外出。

  車中,張丹纓翻閱客戶資料之余,不忘問:“桑秘書會打高爾夫球嗎?”

  “會。”桑知語點點頭。

  高爾夫球這種運動,對于上流圈子的人而言,是屬于搞人際關系、應酬等的必備技能,養母領養她,帶她進入上流圈子,給她安排過多種課程,高爾夫球有在其中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張丹纓也不太需要桑知語一定會打,桑知語只需要做好輔助她的工作,但會打好過不會打,畢竟,桑知語是她高于市場價幾倍聘請的。

  到達球場的時間比客戶早,兩人在更衣室換上球服后,打算先吃點東西。

  途中,張丹纓遇見熟人,無需桑知語跟著。

  老板不用自己跟后面,桑知語樂得清閑,獨自去餐廳。

  豈料,她餐廳門口還沒進,迎面走來幾個面熟的人。

  “沈太太!”

  “不,桑小姐?”

  “桑知語?”

  三個不同的稱呼,最后連名帶姓地反映出她地位的下降,桑知語無所謂。

  她和沈辭辦完離婚手續足足一個多月了,這時間夠傳播開她不是沈太太。

  別人碰到她,只要不是沒禮貌地叫她,怎么稱呼她都能接受。

  面對幾人,她不咸不淡地回個禮貌的微笑。

  幾人你看我、我看你一會,最終齊齊地定睛注視桑知語,發出疑問:“沈總也在這,你是和他一起來打球的嗎?我們剛才看見沈總,但沒看見你。”

  上流圈子他大爺的小,大家出入的場所不要來回就那些,桑知語沒想到自己陪老板見客戶談事,都能和沈辭來到同一個地方。

  她否認:“不是。”

  幾人沉默了一下,躊躇要不要問出沸沸揚揚的八卦。

  縱然有傳聞,據說也得到過沈凝月的承認,桑知語和沈辭離婚了,應雨竹將桑知語取而代之,成為了新的沈太太,可整個圈子的人至今沒找出一位聽過沈辭承認的。

  最關鍵的一點,近期出了新的八卦,那便是桑知語踹了沈辭,非沈辭踹了桑知語,這超出常人的認知范圍,幾人極度好奇,活像瓜田上竄亂跳的猹。

  沈辭是何等呼風喚雨的大人物,怎么會允許桑知語踹他?

  要踹,也是他踹桑知語啊!

  急著吃東西,桑知語沒耐心等幾人再說話,繞過他們,進了餐廳的內部。

  萬萬料不到,迎面又走來面熟的一個人。

  沈、辭。

  她頭次認同養母的那套理論,想要達成什么愿望,就去找靈驗、相對應的寺廟拜一拜。

  當前,她需去除晦氣,那種偶爾碰見一次前夫的晦氣!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