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19章 你等著叫嫂子
  自己電話,沈辭不接。

  是故意不接,或是沒看到?

  應雨竹沒內耗,也沒諸多猜測,改為聯系沈辭的新助理衛藝夏:“衛助理,沈辭哥哥的行程表麻煩發我看看。”

  即便認定應雨竹上位的幾率大,衛藝夏做事仍需小心謹慎,boss的行程表屬于商業機密的一種,不能隨便泄露給別人看,以免造成損失,自己背黑鍋。

  因此,她直言拒絕:“應小姐,抱歉,行程表無法發給您看。”

  “那我問你,你知道沈辭哥哥最近閑暇的日子嗎?”應雨竹想好了,提前了解沈辭閑暇的日子,自己好約他。

  可能大家都是女性所致,衛藝夏嗅到一點異常。

  再怎么說,應雨竹是boss的白月光,白月光如此特別的人,沒理由不知道boss閑暇的日子?白月光平時不應該多多和boss溝通,一有空就呆在一起嗎?

  “應小姐,您找沈總是有什么事嗎?”她要根據應雨竹說的情況,來給出清晰明了的回答。

  “我想見他,趁他不忙的時候,突然出現在他的眼前,給他個驚喜。”應雨竹知道自己突然出現,對沈辭而言算不得驚喜,但從衛藝夏口中套信息,唯有這么說。

  “……”驀地,衛藝夏好想提醒應雨竹一聲。

  沒在他們公司有進出自如的資格了,她用哪種辦法來突然出現在boss面前?

  “應小姐,我明天回公司看了行程表,再回復你。”

  boss的白月光得罪不得,但自己也要遵守工作保密的規章制度,用合適的理由蒙混過關,明天則用其他理由來拒絕回答,衛藝夏同時產生一點點疑惑。

  像這種類似想見boss的事,應雨竹不直接聯系boss嗎?

  應雨竹跟她打聽boss的行程,明面上是看著不給boss繁忙的工作中增加麻煩,可boss并非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工作的,應雨竹不去公司找boss,也能去boss家里,陪boss過夜什么的。

  掛斷電話,衛藝夏算準司機載boss到家所需要的時間。

  司機停車不久,便接到衛藝夏的電話。

  “李師傅,你當了沈總幾年的貼身司機,有在沈總家里見過應雨竹嗎?”

  衛藝夏的問題,乍一看,挺莫名的。

  司機不明所以:“沒見過。”

  貼身司機是boss一旦有由司機開車的需求,自己隨時隨地幫boss開車,所以,李師傅是住在沈家的,完全確定自己在沈家見過應雨竹。

  “沒見過?”衛藝夏感到些許不可思議。

  “對啊。”李師傅強調道,“衛助理,您問這個是……?”

  “是有點奇怪。”

  “奇怪什么?”

  “應雨竹沒去過沈家?不在沈家陪沈總過夜?”衛藝夏想到另一個可能性,也許boss和應雨竹有在固定外面過夜的地方。

  “……衛助理,你咋想的?”李師傅驚訝衛藝夏問出的問題。

  沈家是什么地方?

  boss住的房子,那是桑知語和boss的婚房!

  別看桑知語不住那了,若被桑知語知道家里有其他女人住過,還陪boss過夜,不得了。

  聽出李師傅的驚訝語氣,衛藝夏反問:“我這樣想,不對?”

  “肯定不對!”李師傅想了想,“太太和沈總都是不喜歡外人來家里的,尤其是沈總,沈總對這塊比較敏感。”

  聽到這,再從李師傅對桑知語的稱呼上,衛藝夏感覺這事情有些撲朔迷離。

  為什么今晚應雨竹莫名給人一種她和boss好像不是十分熟的感覺?

  隱隱約約中,透著沒有男女的親密關系?

  “你怎么還叫桑小姐為太太,你不知道沈總和桑小姐離婚了嗎?”衛藝夏是隨口問問,以為李師傅叫習慣了,沒對桑知語改口。

  “!!!”李師傅確實不知道,一聽衛藝夏說,嘴巴瞬間大得塞得進去雞蛋,“我不知道,可沈總近些日子……”

  沈家近期里里外外地折騰過一遍,管家仔細叮囑過沈家的傭人、廚師和司機等等,但凡是太太沾邊的東西,都打起十二分精神來對待,別一個粗手粗腳弄壞或弄不見,到時先生大發雷霆,害得全部人員遭殃。

  到底是利益和陣營相同,李師傅將沈家發生的事情告訴了衛藝夏。

  聽完,經過思索一番,衛藝夏粗略分析。

  認為boss大概是對桑知語這位前妻‘余情未了’?

  至于應雨竹那位白月光,她從剛上任時想的不能得罪,變成忍不住探究boss對應雨竹有多少情。

  ***

  自己約不出沈辭,應雨竹用別的方式。

  因為她想到上次組的發小局,沈辭一約就出來了!

  她找人幫忙的首個目標是蔣霆,致電他:“蔣霆,組個局,幫我約沈辭?”

  “你想約他,直接自己約,不省時省力?何必費勁找我當中轉站?”蔣霆沒正面拒絕,側面表達滿滿對應雨竹的嫌棄。

  “我約得出來,就不找你了。”應雨竹面上沒最先的笑意,拿蔣霆以前的承諾說事,“你答應過我,幫我成為沈太太的。”

  “上次你也見到了,沈辭往我腦袋砸酒瓶,那股狠勁,豈是我還想幫就能幫你?”蔣霆端起朋友遞來的酒,輕嘗一口,“我幫不了,你找別人,我這應酬呢,拜拜。”

  不等應雨竹多說一句話,蔣霆秒掛電話。

  迎上朋友若有所思的打量,他挑起眉:“盯著我做什么?”

  “你小子接電話前,手機看得春風滿面,讓人懷疑枯木逢春了,接個電話后,臉就黑了,還想問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,談上戀愛了?”朋友說著說著,給蔣霆肩膀來一記鬧著玩的輕拳。

  通話頁面消失,微信聊天框的頁面再度顯示,蔣霆下意識地掃視望向鏡頭的金漸層,嘴角處勾起一抹輕笑:“談上了,會跟你說的。”

  “哇靠!你小子什么動靜?”朋友湊近蔣霆的身邊。

  走個流程來參加商業合作論壇的晚宴,沒想到發現蔣霆的秘密。

  蔣霆抬頭看了一眼季清風:“正式開啟相互接觸的階段,你等著叫嫂子。”

  “真假?”季清風狐疑地審視蔣霆,“你小子二十多年沒談過戀愛,一談就談上炸裂的女朋友?怎么聽著,你像奔結婚去的?是哪位神仙下凡,把你的心拿捏住了?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