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12章 他討厭前夫這個稱呼
  加班到比較晚,消耗的能量多,急需吃點東西,公司食堂在這個點提供的食物選擇有限,桑知語干脆在回家的路上點了喜歡的外賣。

  一到家,外賣也送到了,她坐在餐桌前,美美地享用。

  餐廳和客廳是連在一起的,吃飯之余,她順帶開了電視,找了部喜劇電影看。

  由于屋內響蕩電影人物說話的聲音,又忙著低頭剝蝦剝蟹,過度的專注使她沒聽到大門處發出開門聲。

  以至沈辭進來時,視線稍微往前一些,入目一位隨意披著長卷發的女孩,正在研究手上拿著的大閘蟹怎么快速開殼,臉上滿是對蟹黃蟹肉的期待,旁邊的電視機則播放電影。

  畫面簡單,隱隱透著一絲尋常生活的美好。

  環掃狹小的空間,他微擰劍眉。

  桑知語很適應普通人的生活了?

  終于剝開蟹殼,桑知語打算待會拆分大閘蟹,先再吃幾只蝦。

  不曾想,放下大閘蟹的那一刻,她目光無意地一掃,掃到了前方忽然出現的高大身影,身影還極其眼熟。

  頓時,她定睛注視對方。

  沈、辭!

  這死渣男怎么在她家?

  他什么時候進來的?

  有過他大半夜不睡覺、跑到她房間來、開燈把她弄醒的經驗,她這次沒頭皮發麻,也沒感到驚悚,只有無語凝噎。

  “你發的哪門子瘋?又跑我這來!”桑知語忍住沖動,不將食物殘渣扔向她走來的男人的臉上,“拜托,你能有點是我前夫的覺悟嗎?”

  “我知道我是你前夫,不用你提醒。”前夫輕易勾起無限的厭惡,沈辭打心底討厭這個稱呼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那你想干嘛?”

  “我不想干嘛。”來之前,沈辭都想好了,要當面問明白桑知語,她就那么喜歡結婚嗎,可來到后,看見她,他心底若有似無的焦躁在無形中消失了,這些天因睡眠不足的紊亂情緒還奇異地漸漸平和了下來。

  “煩不煩?王仁和上門還沒幾天,你們真把我家當成精神病收容所了?”桑知語回想王仁和請她幫忙,那個忙挺莫名其妙的,無從分辨是不是沈辭想給她刨坑下套,趕走了王仁和,輪到沈辭上門,真的是無語。

  “他被我開除了。”

  “你開除他?”意料不及的事情發生,她疑惑地問。

  然而,話音未落,沈辭坐下在她對面的椅子。

  他的行為舉動,竟自然得像在自己家,而她像客人。

  “對。”沈辭淡淡道。

  “誰讓你坐下的?起來!”桑知語眼神略微兇狠地瞪著他。

  她和沈辭已無夫妻關系,成了陌路人,他在她家表現得像主人,大有鳩占鵲巢的樣子,看得她想打他一頓。

  兩人面對面,女孩此刻的神情和噩夢中的新娘子用劍捅向他時相差無幾。

  沈辭的心臟中重現堵意,不適地抿了抿唇角:“王仁和上門找你,不是我下的命令,你別把鍋扣我頭上。”

  “我才不管他上門找我是因為什么,總之,你立刻從我家滾出去!”桑知語瞥了瞥大門,忍不住地皺了皺眉。

  鎖被換過,是死渣男找人換的,死渣男通過安裝師傅知道她家的開門密碼,她得再換把鎖?防著死渣男進不來?

  可鎖被換前,死渣男還是想進來就進來了,根本攔不住他。

  沈辭坐著不動,安靜地凝視片刻女孩。

  女孩嘴角沾著些許蘸料,明明是張牙舞爪地沖他說話,卻莫名透露幾分嬌俏。

  耳邊回蕩母親今天打過給他的電話,他緩聲問:“我姑姑幫你找第二春,找得怎么樣了?”

  “……”桑知語懷疑自己聽錯了。

  死渣男問她的第二春?

  莫不是真的有大病?

  “我找不找第二春,關你什么事?”她拿起手機,思考要不要打110,“你要是閑得慌,覺得人生無趣,想找點惹人討厭的事情做,建議你別活著了。”

  用了三個月,得以和死渣男離婚成功,期間養成隨口罵死渣男的習慣,她這會也是隨口罵一罵,感覺自己罵的不是十分難聽。

  但寒冷并充滿壓迫感的氣息撲面而來時,她下意識地將看手機的目光移到對面上,只見男人表情陰沉,眸色晦暗不明,眉宇皺得仿若能夾死蒼蠅。

  生氣了?

  憑什么對著她生氣?

  他私闖民宅,幸虧她大量,沒報警抓他,他有臉生氣?

  心底繼續罵死渣男,不料,死渣男突然站起來,礙于他本身就比她高將近二十公分,她又是坐著的,他猶如站在山頂上俯視她,壓迫感在這一刻更強烈了。

  死渣男不會是要發脾氣吧?

  事實上,她猜錯了。

  男人在她感到奇怪的眼神下,轉身出去。

  若非他坐過的椅子有被他拉開的痕跡,她鐵定產生他沒來過的錯覺。

  搞什么?

  桑知語不明所以地看了又看大門口。

  結果,門被打開,離去的男人再度出現。

  她徹底懵了,死渣男到底想干嘛?

  男人沒再向她走來,而是站在門口,用著她理解不了的語氣地道:“說過了,你住的房子不安全,換個地方住。”

  “哈?”桑知語滿頭問號。

  死渣男是多小肚雞腸,非看不慣前妻和自己住同一個城市?

  “你……”她高速運轉大腦,想出不少不臟的罵人詞匯。

  一個字剛說出口,隨即見到男人關上門。

  走了?

  盯著大門幾分鐘,確定男人不第三次出現,桑知語還是食欲全無。

  門外,沈辭站在電梯前,等待電梯到達。

  他知道自己剛才的行為,在桑知語的眼中很奇怪,可他不認為奇怪。

  噩夢驚醒,睡著是一件困難的事情,與其躺床上浪費時間,不如起來做點事情,就是桑知語建議他別活著,他心中的堵意更盛。

  這讓他不禁想起他罵她暴斃,只要他死了,她將繼承他的遺產。

  她早盼著他死了嗎?

  驀地,他很想知道。

  從她給他下藥,導致他們有了實質男女的關系起,五年的時間里,她對他沒有生出過一點點感情嗎,由始至終只喜歡他的錢嗎?

  問題纏繞著他,他后腦勺隱隱作痛。

  電梯門叮一聲地打開,進入電梯前,沈辭回頭看了看后面的門。

  桑知語還沒意識到,她的住處不夠安全嗎?

  物業等同擺設,門也很好開,他沈辭的前妻倒也不必住得如此寒酸!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