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11章 她和其他男人結婚了?
  “嫂子,既定事實,注定無法改變!我們做母親的,別干涉孩子們的婚姻了。”沈凝月撕下面膜,用棉柔紙擦拭臉,“到點睡美容覺了,晚安。”

  “先別掛!”沈母命令道。

  “嫂子,你還要說什么?”

  “孩子們頭腦不清醒,我們得幫他們清醒,想個辦法讓他們復婚。”

  “別別別!”沈凝月受到極大的驚嚇,“沈辭只是我侄子,挺好的!我女婿,換個人比較好!”

  她實在是吃不消侄子這種女婿,命脈輕松被人拿捏住的滋味不好受。

  況且,她尊重養女的想法,不以錢為最先考慮的因素。

  養女不喜歡三心兩意的男人,喜歡一心一意的伴侶,她閑著也是閑著,花心思找一個經濟條件不錯又專一的給養女。

  “凝月,你老糊涂了嗎?你女婿換個人,未必比沈辭好”

  “嫂子,你別說了,我堅決不同意沈辭再當我的女婿。我在給知語挑再婚對象了,也拜托朋友介紹了。”

  不管沈母多少話沒說完,沈凝月一掛電話,就立即關機。

  被人掛的第二通電話了,沈母原想打給第三個人,即是桑知語。

  轉念想想,離婚時間沒多長,桑知語必定像她兒子一樣的態度,不肯復婚,她重撥兒子的號碼。

  到底是生養自己的母親,沈辭想著不接電話,最終還是劃過接聽鍵,抿唇道:“媽,我不復婚!你不要勸我了,也不要去勸桑知語!”

  “行,我不勸你們!但我想跟你說一聲,你姑姑開始給知語挑再婚對象了,你別等知語再婚了,才后悔,到時沒后悔藥吃。”沈母被兒子弄得沒脾氣了。

  兒子要求桑知語簽了一旦離婚便凈身出戶的婚前協議,說為了打消桑知語離婚的念頭,給桑知語下了一劑猛藥,導致桑知語上門找她哭訴,現在沈凝月寧愿找新女婿,也不讓兒子當新女婿。

  場面僵硬而尷尬,她不想管兒子怎么經營他的婚姻了。

  兒子既然選擇冷心冷血地對待桑知語,日后有什么苦果他自己扛著。

  “我不至于需要吃后悔藥,桑知語反而可能需要。”在將近三十年的人生里,沈辭從未后悔過什么事。

  只是,聽到他姑姑開始給桑知語挑選再婚對象,略微地不爽。

  他姑姑先前說過別耽誤桑知語找第二春,他這剛和桑知語離婚不超半個月,他姑姑一點沒閑著。

  就他姑姑的本事,向上找不了綜合條件比他好的男人。

  非自吹自擂,無論是家世、外表、能力等等,他沒有一樣是短板。

  依照桑知語的貪慕虛榮,絕對難以接受資產不充裕的男人,而且她除了對資產有要求,其他肯定也有要求,他想看看桑知語能找個什么樣的再婚對象,他姑姑從中出多少力。

  兩人會不會把自己弄成笑話一場!

  兒子說話的語氣聽著就讓人生氣,沈母使勁摁斷通話了。

  她插手,沒人念她好。

  不管了,不管了!兒孫自有兒孫福!

  這次輪到母親掛電話了,沈辭無所謂。

  放好手機,他調整枕頭,用舒適的姿勢地躺好在床上。

  失眠不代表一秒不睡著,努力培養睡意,是可以短暫地睡著的。

  半個多小時前吃的褪黑素,加上他的努力,漸漸地發揮了助眠作用。

  不知不覺中,沈辭睡著了。

  然而,好景不長,他冷不丁地從噩夢中醒來。

  夜深人靜的時刻,房間內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。

  目不能視,世界又非常安靜,他腦海中反復播放猩紅色的噩夢。

  夢里,他成了古代人,手持一把劍,闖入一座舉行婚禮的宅邸,逢人就抹對方的脖子,殺了個尸橫遍野,直到他走進新人拜堂的大廳。

  新娘子蓋著紅蓋頭,臉被遮掩得嚴嚴實實,緊握微顫的雙手泄露她的慌張和害怕,新郎官則是擋在她的身前,以保護者的樣子來面對靠近的他。

  看著那個護著新娘子的男人,他不知道為什么殺意無限洶涌,全身的血液都在叫囂:殺了他,殺了他!

  “你別……別過來!”新郎官一手攬著新娘子,一手指著她。

  面對此狀,他冷笑著大步上前,手起劍落。

  頓時,鮮血淋漓,劍已插在新郎官的心口上。

  新郎官一時沒徹底斷氣,瞳孔放大地注視前方。

  可能是感應到自己的夫君命懸一線,新娘子顧不得什么風俗禮儀,扯下紅蓋布,抱著往地下倒的新郎官,焦急地喊:“夫君!”

  當新娘子精致無瑕的小臉出現在眼前,他愣住了。

  那是一張和桑知語一模一樣的臉!

  片刻后,新郎官斷氣了,發現自己夫君死亡,新娘子雙眼蓄滿淚水,恨意濃郁地盯了他一眼,隨即飛快地從新郎官身上抽出劍,朝著他心口刺去。

  “你殺了我夫君,我和你拼了!”

  心臟被劍貫穿的一剎那,劇烈的痛楚在他全身游走。

  這一幕,猶如定格了,沈辭大口大口地喘著氣。

  離死亡邊緣的感覺過于真實,他的心有些堵得難受。

  桑知語為了其他男人而殺了他!

  念頭一從腦海升起,他覺得荒謬至極。

  新娘子是他噩夢中的人物,不是現實的桑知語。

  母親沒事跟他說什么,他姑姑給桑知語找再婚對象,這與他沒關系!

  再說了,哪怕桑知語真的和其他男人結婚,他何必去殺了桑知語的再婚對象?桑知語有再婚的自由!

  緩了好一會,心不堵了,他重新閉上眼眸、醞釀睡意。

  怎料,睡意醞釀不了一絲絲。

  眼前滿是桑知語多次提離婚、等不了一秒地催他去民政局,以及桑知語高高興興聽從他姑姑的安排,去挑選她的再婚對象,選來選去,終于選到合適的,他這位前夫被他姑姑安排參加她婚禮的畫面。

  桑知語就那么喜歡結婚?

  已經結了一次,還能快速地結第二次?

  他要找她,當面問個明白!

  睡前的不爽,隱隱化作焦躁,他朝智能音箱下了開燈的命令。

  燈光灑滿房間,沈辭換上常服后,開車前往陽光小區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