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105章 現任老板娘和未來老板娘
  boss的白月光找自己,驅趕不速之客,比較了兩件事的緊急程度,衛藝夏決定先處理后者。

  “應小姐,請您等我幾分鐘。”

  邊說,衛藝夏邊眼神暗示兩個安保人員,跟自己去boss的辦公室。

  “那個……”眾目睽睽之下,承認自己是不速之客,有些難做到,應雨竹說了兩個字,默默地閉嘴。

  由于走了幾步,背對應雨竹,衛藝夏沒留意到她的欲言又止。

  一進入boss的辦公室,三人飛快尋找不速之客,但根本不見人影,只有boss沉著臉坐在辦公桌前。

  安保人員背脊微微發涼。

  他們以最快速度趕到頂樓,詢問衛藝夏,耽誤了一兩分鐘,不速之客上哪了?

  作為總裁助理,大小事務都得眼力勁好,衛藝夏道:“沈總,有人闖入您的辦公室,是總裁辦的人失職,我一定管教好他們,絕不有下次。”

  “把應雨竹列入禁止進公司的黑名單。”也許是暴躁使然,沈辭不希望以后在公司見到應雨竹。

  boss咬字清晰,自己聽力正常,不存在聽錯名字的可能性,一絲錯愕從衛藝夏的眼中掠過,但她嘴上恭敬地應著:“是,沈總!”

  同樣錯愕的人,還有安保人員。

  出去后,三人站在總裁辦公室的門外面面相覷,都能從另外兩人的臉上看到疑惑不解。

  “衛助理,沈總說把應小姐列入黑名單,我沒聽錯吧?”離衛藝夏最近的安保人員發問。

  “沒聽錯。”衛藝夏正在琢磨boss的心思。

  “應小姐是沈總的白月光啊,她一向在我們公司擁有隨便進出的特權。”

  未等同事話音落下,另一位安保人員接話道:“太太不也是被沈總禁止過進公司嗎,之后太太來公司,沈總也沒說過什么。”

  難題擺在他們眼前,究竟要不要真的把應雨竹列入黑名單。

  倘若實行了,應雨竹來公司,不放行她,她見不到boss,boss會不會找他們秋后算賬?

  衛藝夏迅速抓到重點,問題核心在于boss允不允許現任老板娘和未來老板娘是否擁有相同的權利。

  這兩位都是不能得罪的,并且要妥善處理。

  想來想去,衛藝夏建議道:“應小姐再來公司,按照公司的規章制度流程走,問清楚她找沈總什么事,然后告知我,我斟酌情況,再去告知沈總。”

  算穩妥的操作,有衛藝夏當中間人,安保部門承受秋后算賬的風險大大降低,兩個安保人員紛紛點頭。

  和安保人員商議完畢,衛藝夏回到自己剛才暫時辦公的工位。

  等候衛藝夏的短暫時間里,應雨竹坐在了旁邊的空位,面前擺放了一杯冰飲。

  連喝了兩杯冰飲,涼意未能將她心里的沒底消去。

  她在賭沈辭給她留不留顏面,也賭自己今天來盛元集團,達不成沈辭參加她公司的慶功宴的目的,能不能拿到其他好處。

  看到衛藝夏滿臉和善的笑意,走了回來,她不從椅子上起身,從頭到腳地掃視衛藝夏,等衛藝夏先說話。

  富家千金自然有資本倨傲,而且應雨竹還有概率成為是商業巨頭的盛元的老板娘,衛藝夏無所謂應雨竹隱隱散發高人一等的姿態。

  “應小姐,我做個簡單的自我介紹。”衛藝夏保持笑意,“我之前是負責手機業務線的,今天剛上任沈總的助理,工作還沒全面完成轉移。”

  “王仁和呢?”應雨竹習慣找王仁和辦事,“他沒跟你交接我的事?”

  “他——”衛藝夏坐回到工位上,打開筆記本,“他被沈總開除了,沒跟我交接,麻煩應小姐現在說您的事。”

  打量衛藝夏的舉動,那兩個穿著制服的男人也不見了,應雨竹判斷沈辭給自己留了顏面,沒說自己是不速之客,她仍舊可以使用他的一切資源。

  她瞬間安心了,自己在沈辭的心里,無人可比。

  應雨竹抬高了些下巴,跟衛藝夏說自己公司需要的東西。

  一一記錄下應雨竹的需求,了解王仁和以前的處理方式,衛藝夏全程不減笑意,末了,送應雨竹下樓。

  應雨竹沒立即回自己的公司,去了新建集團找蔣霆。

  一見蔣霆,她把包砸在他的眼前,發泄在沈辭那受到的氣,

  “你的可靠情報,不是沈辭和桑知語結婚后,沈辭一直很討厭桑知語,不愛桑知語嗎?為什么一說他們離婚,沈辭就大發雷霆?”應雨竹依稀感覺自己被蔣霆坑了。

  拿開應雨竹的包,扔到一邊去,蔣霆似笑非笑地道:“因為沈辭是被離婚的!”

  “被離婚?”應雨竹愣住了,驚訝地盯著蔣霆。

  “桑知語親口說她和沈辭的離婚,是她主動提出來的。”其實,蔣霆也被驚訝過,懷疑真實性,沒將此事告訴應雨竹。

  “你不早說?”應雨竹怒氣沖沖地拍了拍桌子,“我今天找沈辭,他對我發火了!”

  “工作忙,忘了。”蔣霆隨口找個借口。

  “……被逼著娶了桑知語,現在還被離婚,難怪沈辭大發雷霆。”應雨竹拿回自己的包,“那沈辭真的和桑知語離婚了嗎?”

  ‘真的’二字,蔣霆捕捉到不同尋常。

  前天聽桑知語說完,他找人查了她和沈辭離婚的日期,還看了拍到他們進出民政局的監控視頻,核實了他們離婚的真假,他還沒告訴應雨竹。

  桑知語和沈辭離婚了,應雨竹這個廢物也沒用處了。

  “沈辭告訴你和桑知語離婚的?”他問。

  “他上周告訴我的,但今天他沖我發火,我以為沒離。”應雨竹想好,馬上大肆宣傳桑知語不是沈太太了,自己即將是名正言順的新沈太太。

  “你上周知道的事情,不和我互通信息?”

  “我和你差不多,工作忙,也忘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自己是假的工作忙,是懶得告訴應雨竹,看不出應雨竹的真忙假忙,蔣霆跳過話題:“我等會要外出見合作對象。”

  言下之意,應雨竹識相離開。

  應雨竹聽出了蔣霆的潛臺詞,還是坐著沒動,想不通地道:“桑知語她有什么資本,把自己當仙女了,凡人得不到?主動跟沈辭提出離婚,她圖什么?”

  蔣霆目光頓時全部落在應雨竹濃妝艷抹的臉上:“不知道桑知語圖什么,不過,說句公道話,桑知語比你好看。”

  “……”應雨竹瞪著蔣霆,難以相信他說出桑知語比自己好看的話,“我是你發小,還桑知語是你發小?”

  蔣霆恍若未聞,移開目光。

  撥打張丹纓的電話,他視而不見應雨竹地道:“喂,張總,你出發了嗎?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