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95章 離婚證到手,一別兩寬!
  身后跟著的兩個人,沈辭不予理會。

  了解手續流程的他,走到服務臺要了兩張申請表。

  死渣男無聲地遞給自己一張,桑知語二話不說地找地方坐下,唰唰地填得飛快。

  上次失敗的經驗告訴她,能不和死渣男說話,就別和死渣男說話,兩人聊多了,有一定概率會讓死渣男反悔,那她這次又是白白浪費功夫。

  但事實證明她的憂慮是多余的,全程下來,死渣男的配合度高得驚人,甚至在調解環節時,他不用她怎么開口說話,一個人搞定了調解員,然后順利得讓她不敢置信地拿到了離婚證。

  同樣不敢置信的人還有趙心妍,呆呆地看了看桑知語手中捏著的離婚證,再看了看離婚證一到手就即刻離開的沈辭的背影。

  “哇!知語,恭喜你自由了!”趙心妍替好朋友開心地展現笑容,慶祝地拍拍桑知語的肩膀,“終于不必和狗男人是夫妻了!”

  趙心妍的話語將桑知語的思緒歸攏,她仔細地看了幾遍離婚證,確定自己和死渣男在法律上不再是夫妻關系,笑意一下子占滿眉眼。

  “真好!”

  當今的年代,結婚是為了幸福,離婚也是為了幸福,狀態不同,追求的東西相同,她這一刻的心情比領結婚證時興奮。

  那是一種擺脫糟糕的過往、迎來新生的喜悅!

  “不容易啊!”趙心妍深深感嘆道。

  “是的,不容易。”桑知語也覺得離婚證來得不容易,“還算他有良心。”

  得虧沈辭最后選擇做了個人,沒用權勢碾壓她、和用婚前協議來給她挖大坑,她年薪百萬的工作回來了,銀行賬戶全被解凍,錢可以正常使用,連盛元對她的起訴也撤銷了。

  “有點良心,但不多。”單好朋友找自己解決盛元索賠三千萬的那件事,趙心妍暗罵了沈辭無數次,感嘆好朋友看男人的眼光可怕至極,挑了個對枕邊人如此心狠手辣的。

  “他這樣,算給我的眼瞎挽了一點尊。”桑知語揚了揚離婚證,“從此,我和他是一別兩寬,各生歡喜,天涯陌路,后會無期!”

  她得到了自由和新生,他得到沒有不愛的人煩著他和他妻子的位置騰了出來,他可以讓他的白月光名正言順地在他身邊,皆大歡喜。

  同時,她少了沈太太的身份,可她還是他姑姑的養女,雖說沒在法律上形成收養的關系,自己在法律上僅是孤兒,但她以后的確不用見到沈辭了。

  她想她養母了,約養母在外面見一見即可。

  至于沈母……

  沈母即將迎來新的兒媳婦,她不是沈母的兒媳婦了,有沈辭和應雨竹的干擾,沈母也當不成她是親生女兒來疼愛,她別自討無趣地主動約見沈母,否則被人誤會心思不純,除非沈母約見她。

  倘若沈母不約見她,她們見面的機會渺茫。

  人與人之間的緣分,有時就這么奇妙,走著走著散了。

  新生固然讓她歡喜,也體驗到人走茶涼,她沒emo,只是有些想念去世的父母,猶記得父母在世時,她是備受父母寵愛的小朋友,生活在父母恩愛的家庭里。

  “我想祭奠我父母,你去不去?”她問道。

  “去,我陪你。”趙心妍掏出車鑰匙,拉著桑知語往民政局外走去。

  父母葬在郊外的墓園,車子朝郊外駛向,桑知語手托下巴,沉思狀地看沿途的景物,實則回顧自己二十四年的人生。

  二十四年里,認識了沈辭十一年。

  暗戀,光明正大的喜歡,當他無名無分的地下情人,短暫獲得公開的女朋友的名分,無限期待憧憬地成為他的妻子,徹底死心地離婚,歷經九年。

  談不上傷痕累累地結束,雙方勉強保留了一分體面,此刻,她遺憾自己花了那么多的時光,費盡全部努力追逐不是對的人,慶幸自己的及時醒悟,沒把一輩子搭進去。

  ***

  離開民政局,沈辭照常地回公司里。

  工作前,他想起放在車上的離婚證。

  和桑知語結婚,本就不是他所愿的,今日把離婚手續辦了,她從此消失在他的世界,他們各歸各位,他要把她當做沒出現過。

  環掃四周一圈,發現桑知語的存在感真的強,只要有她在的地方,她恨不得竭盡所能地彰顯存在感,告知全世界她是沈太太,好比他的辦公室,依然留下不少她的東西。

  按下內線電話,他命令道:“叫清潔人員上來。”

  上午剛找回boss的戒指,現在boss又丟東西了?王仁和心里咯噔一下,嘴上應聲道:“是,沈總。”

  一秒不敢耽誤地聯系清潔部門的總監,對方和他一樣的擔憂,哆哆嗦嗦地道:“王助理,我們從垃圾焚埋場回來時,人家可說了,垃圾等下要焚埋的。”

  東西焚埋前還能找到,一旦焚埋是找不到的!

  道理都懂,但boss的命令豈敢不從,先把鍋甩給清潔部門,自己晚點再接受boss的暴風雨,王仁和面不改色地安慰:“別慌,沈總還沒說是什么事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久經職場,清潔總監一下子意識到自己極大可能遭殃和背鍋。

  然而,王仁和是手握大權的總裁助理,清潔部門是公司邊緣化的地方,自己得罪不起。

  認清現狀,清潔總監老老實實地坐電梯到頂樓,控制不住地哆嗦進boss的辦公室里,害怕地咽了咽口水,小聲地道:“沈總。”

  “你上來做什么?”自己是吩咐王仁和叫清潔人員上來,卻看見清潔總監猶如鵪鶉地縮著脖子地進來,沈辭眉心不由微蹙,“下去,找幾個人打掃我的辦公室。”

  “是!”

  都做好挨罵和背鍋的準備,結果boss是找人打掃,清潔總監檢討平時部門人員的工作是不是不到位,而后馬不停蹄地找下級上來,自己也參與其中。

  干活好幾分鐘后,聽著boss說哪些東西需丟掉,她覺得與其說boss是找人打掃衛生,更像找人扔垃圾,并且,扔的大多數東西明顯是符合女性審美的。

  或許是女性神秘的第六感所致,清潔總監捕捉到不對勁,急忙跑去問王仁和:“王助理,沈總叫我們扔的東西,麻煩你看不看,丟掉是不是不合適?”

  王仁和看了看清潔總監拿的東西,揮揮手:“不重要的小東西,扔掉吧。”

  雞零狗碎的小物件,boss讓扔掉就扔掉唄,何必多此一舉問他。

  “這些……”清潔總監試圖想說明東西看起來是具有重要性的,“好像是女性才會喜歡的風格,是不是太太買的?”

  “如果是太太買的,更要丟得快點!”王仁和拿了boss的婚戒的價值比較了一下,催促道。

  以boss的身份地位,婚戒必不能是普通的,他找珠寶行業的人查了查當年給boss設計婚戒的人是誰,知道那位頂級大師光設計費用就高達千萬,婚戒里里外外花了boss幾千萬。

  幾千萬的東西丟了,找回來是正常的,但桑知語買的小物件就沒必要留著,聽從boss的命令就對了!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