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92章 好好的豪門闊太不當
  此刻,沈辭不同先前對自己有求必應,態度有很大的轉變,應雨竹不禁記起父母剛解除自己和沈辭的婚約時,沈辭都沒有這般過

  自己向他道歉,他耐心地說:“我們的婚約解除,是你父母做的主,你未從家里獨立出去,怨不得你,我理解你的處境,你不必覺得對不起我,只能說我們有緣無分。”

  婚約是由雙方長輩定下的,她和他都沒有選擇的權利,本來會像上流圈子許多門當戶對的夫妻般,到了一定時間,他們便走入婚姻。

  她自小就被教育她長大后就成為沈辭的妻子,但父母也明明白白地表達清楚,前提是沈辭是能當上沈家繼承人,否則父母要為她另選結婚對象。

  以未婚夫妻的親密關系相處那么多年,說她不喜歡沈辭,那是假的,但她更喜歡沈家繼承人的妻子的位置。

  沈辭當不上沈家繼承人,他一句有緣無分,使她心安理得地呆在國外。

  眼下,兩人的進度比以前倒退一大步,甚至連剛解除婚約時都不如,應雨竹表面沒把著急露出來。

  沈辭對她說的桑知語學不會懂事,不就是暗示他即將和桑知語離婚了嗎?

  桑知語不再占著沈太太的名頭,她之后專心挽回沈辭,容易了些。

  “好,等你空閑了,我們再約。”應雨竹甜甜地笑道,拎包走人。

  終于沒人打擾自己的獨處空間,沈辭余光下意識地掠過應雨竹的背影,看她是否真的離開,還是要自己三度下逐客令。

  一走出沈辭的辦公室,應雨竹去找了在同一樓層的王仁和。

  名義上的老板娘還沒換人,目前仍是桑知語,王仁和拿捏不準自家boss的想法,不過,在對待應雨竹上,他依舊畢恭畢敬,將應雨竹當半個老板娘。

  應雨竹提出需他解決的問題,他一一詳細地記下,笑著說:“應小姐,您放心,我一定最短時間內搞定,向您匯報。”

  粗略地估算要多少錢和資源搞定應雨竹的問題,王仁和對比了桑知語和沈凝月的返貧計劃,無比憐愛后者的兩位,同時心底偷偷感嘆:白月光的待遇一等一的好。

  環掃四周,確保沒其他人在場,不用擔心隔墻有耳,應雨竹用只有自己和王仁和聽到的音量地問:“王助理,沈辭哥哥這個月的行程排滿了嗎?可不可以讓我看看他的行程表?”

  行程表這個東西,王仁和曾經有三年沒負責過,那三年里,是屬于桑知語的工作內容之一,她很愛把控boss的行蹤,恨不得二十四小時黏著boss,和boss當連體嬰。

  可惜桑知語一離職,這工作又落回到他的手中,

  一聽應雨竹想看,總裁助理最基本的職業素養讓他條件反射地拒絕:“抱歉,應小姐,這是沈總的隱私,您不能看。”

  “……”應雨竹臉上的淺笑微僵,“王助理,你不知道我是沈辭哥哥的誰嗎?”

  這招,她百試百靈。

  就連桑知語上次扇她耳光前,都罵沈辭出軌她。

  王仁和自然知道應雨竹是boss的白月光,考慮到應雨竹取代桑知語、從而當上沈太太是遲早的,稍作思索后,便把行程表給了應雨竹看。

  順利拿到行程表,應雨竹仔細瀏覽。

  沈辭說他這個月的行程排滿了,行程表卻不是這么顯示,他至少有幾天的下午和晚上是空閑的。

  應雨竹拿筆圈出自己公司辦慶功宴的日子,抬頭直視王仁和,誘導道:“這天很特殊,具有特別的紀念意義,麻煩你幫我安排沈辭哥哥晚上和我見面,別提前告訴他是我想見他。”

  驚喜嗎?

  王仁和腦海中第一時間升起,應雨竹利用那天給boss創造驚喜的念頭,但他沒有即刻答應應雨竹的請求,而是習慣性地先衡量利弊。

  同樣的事情,桑知語也做過。

  只是,那會桑知語和boss的關系,他有些說不明白。

  桑知語說boss是她男朋友,可boss也沒透露過桑知語是女朋友,因此他義正言辭地拒絕了桑知語,然而boss知道桑知語準備了驚喜,由于他的拒絕導致沒成功,boss似乎不太開心。

  從這得以看出,boss是喜歡驚喜的!

  應雨竹的驚喜肯定比桑知語的驚喜來得讓boss開心,擺明是有利無弊的事情,想了一番后,王仁和點點頭:“應小姐,您放心,我會辦妥。”

  “謝謝王助理了。”應雨竹掏出一張銀行卡,遞向王仁和,“以后麻煩你的地方多著,一點小心意。”

  “不麻煩,是我的分內事!”王仁和雙手瞬間放到背后,婉拒地道。

  假如用古代作比擬,他相當于皇帝身邊的大內總管,想通過他從boss身上獲得利益的人太多了,跟著boss,他前途一片光明,沒蠢得為了一點蠅頭小利自毀前途。

  應雨竹送他銀行卡,像重金收買他,說不出的奇怪。

  見對方明顯不收禮,應雨竹若無其事地收回銀行卡,佯裝無意地打聽:“沈辭哥哥最近除開工作,有沒有和一些……”

  光抓住沈辭的心是不夠的,打聽自己有多少競爭對手也是很有必要的。

  王仁和精準無誤地聽懂應雨竹的欲言又止。

  不是,都是boss的白月光了,占據boss心底最重要的地方,怎么還怕boss和一些女人走近,自信心如此不足,boss沒給足她安全感?

  不像桑知語,她根本不問別人的,一有風吹草動,都能直接當著他的面問boss要手機,邊檢查,邊理直氣壯地問boss和異性說了什么,做了些什么。

  想一想,boss一定喜歡應雨竹背后問人的方式吧,桑知語過于直白了,給人微微的窒息感,難怪boss對應雨竹念念不忘,應雨竹顯然更適合boss,起碼大方得體。

  “沈總一向專注工作,應小姐您……”王仁和沒提桑知語,眼神暗示應雨竹,拋開桑知語,她是唯一和boss走得最近、并關系匪淺的女人。

  說來神奇,作為旁觀者,他時常能感受到桑知語的緊張,那種無時無刻的焦慮和神經緊繃,生怕下一秒就有女人出現,把boss給搶走了,明明boss潔身自好,一共先后只有過應雨竹和她的兩位女人。

  桑知語偏偏徹底不放開地享受豪門闊太的生活,非把自己弄得不受boss待見,以至于應雨竹一回來,她的地位就不保了,不止面臨凈身出戶,還面臨boss隨時的針對,可憐兮兮的。

  “謝謝。”應雨竹收獲到王仁和的暗示,信心重新恢復,愉快地離開。

  目送應雨竹完畢,王仁和在處理她的問題前,進boss的辦公室。

  “沈總,應……”

  話沒說完,他得到boss的利刃冷眼。

  “應雨竹找你說的東西,不管要花多少錢完成,你照辦就是了。”沈辭輕揉有少許腫脹的太陽穴,“她的東西,能花錢解決的,都不用跟我匯報。”

  應雨竹的那些事,無一例外都能花錢解決。

  情緒未回歸平穩,愈發焦躁,他本身就煩。

  再看窗外的陽光漸漸減退,離晚上近了,更加煩。

  這兩天住的都是天海豐園,命令傭人把桑知語的東西扔掉后,臥室大變樣,空蕩蕩的陌生,像置身新環境,使他嚴重不適。

  失眠兩晚了,不知道今晚睡得著不的思緒纏繞下,以致他什么都不想干、看什么都不順眼、什么話都不想聽、誰都不想見,只想安靜地待著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