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91章 明天一定要拿離婚證
  盛元集團。

  來找沈辭談完公事,準備談私事,緩一緩前天聚會上的尷尬,結果他拿著手機,不知在做些什么,臉龐緩慢地結成冰,眉宇間隱隱散發不悅,應雨竹到了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。

  斟酌一會,她才開口:“沈辭哥哥,前……”

  這時,沈辭抬眸注視她,面上直白可見的掠過一絲不耐:淡淡道:“我今天沒時間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  發消息給桑知語,約她去民政局,她幾乎是秒回的。

  由此,看得出她的迫不及待。

  她越迫不及待,他越不爽。

  憑什么她想離婚,就能拍拍屁股走人?

  但一直和她糾纏于離不離婚,嚴重浪費他的時間。

  明天到民政局拿離婚證,是他一定要做的事情。

  應雨竹跺跺腳:“沈辭哥哥,你不會是生我的氣了吧?蔣霆他未經過你的允許,將你和桑……”

  “我不想聽到桑知語的名字。”沈辭微抿唇角,“我也沒生你的氣。”

  一聽到旁人提起桑知語,腦海內立刻被不同的思緒占滿,其中最多是煩擾和沉悶,他不喜歡被桑知語牽動情緒。

  “可你前天晚上發火了。”應雨竹故意說得猶猶豫豫,也夾雜些許害怕,特地看沈辭的反應。

  沈辭至今沒明確給過她什么時候成為沈太太的態度,他前天在聚會上的言行舉止讓她信心大減,琢磨不透他的心思。

  若沈辭打算拖個三五年再和桑知語離婚,她豈不是虧大了。

  桑知語是她和沈辭之間的第三者,不可以把自己弄成第三者的處境,讓桑知語頂著她應得的沈太太身份招搖過市,顯得自己比桑知語低一等。

  不過一個區區無依無靠的孤兒,仗著被沈辭姑姑收養,從而有機會魚躍龍門,獲得沈辭母親的喜愛,逼沈辭娶了她。

  “我發火不是針對你,是針對蔣霆。”蔣霆連續多次聽不懂人話,沈辭對他的容忍度低無可低,“你別想多了。”

  “沈辭哥哥,我是太在意你,你的……”

  應雨竹具體說什么,沈辭就聽了前面的幾個字,剩余的一個字都沒聽。

  縱然控制自己的情緒不被桑知語牽動,但情緒不聽大腦指揮,在他的胸腔里橫沖直撞,撞得他整個人焦躁不安。

  自己說了一連串,沈辭一開始就將目光移開,期間不往自己身上瞟一眼,應雨竹望著他線條極其流暢的完美側臉,信心削減到一點不剩。

  在國外的幾年,每當聽聞沈辭接手家族企業后,商業版圖不斷擴大,和他競爭繼承權的那些人都沒好下場,她和父母都懊惱不已。

  如果沒解除婚約,沈辭擁有的一切都有自己的份,自己可以享受桑知語那份風光,父母也不必擔憂應家的生意每況愈下。

  失敗的錯誤選擇造成的后果,需要花費努力去扭轉局面,一回國,她嘗試聯系沈辭,幸好沈辭不計較她在他落魄的時刻出國了,沒有怪過她,去掉曾經的婚約,和她回到發小間的相處。

  那時,她以為自己的勝算不大。

  和桑知語一起被綁架,讓她抓住天載難逢的好機會,沈辭處處表現得沒忘記過她,她必然趁熱打鐵地拉進度,而進度始終停留沈辭對她有求必應,但都是建立在她需要他幫忙的時候。

  進度向前不了,這些天甚至倒退了。

  她等得了,可她家里等不了,家里的生意等著沈辭救呢。

  暫不清楚沈辭對她家里的看法,愿不愿意幫助她家里,她今天盡力地試了試,佯裝無意間地向他透露自己的煩惱,

  他聽了后,沒馬上給回應,她勉強理解他在思考。

  大約過去三分鐘,見他還在看他處,抿唇不言語,應雨竹著急了,直接問:“沈辭哥哥,能不能求你幫我解決一下?”

  窗外是一如既往的藍天白云,沒什么新鮮的,沈辭想清空自己的思緒,整理好情緒,不自覺地多看。

  差不多處于放空自己的狀態,他忘記身邊有個人。

  直到,應雨竹提高音量,他回過神來,側目掃視她:“有什么問題先跟我助理說,他解決不了的,你再跟我說。”

  “……”應雨竹表情微僵,“沈辭哥哥,你最近很忙嗎?還是桑知語不懂事,給你添麻煩了?”

  一起長大,又定下婚約多年,關系比普通發小要親密許多,有個典型的好處,沈辭把她視為可以聊一些比較隱私的事情的對象,他幾次說過桑知語不懂事和不會看人臉色。

  她猜,也有把握,認為這是桑知語不得沈辭歡心的原因。

  沈辭從小便是志高存遠的驕傲性格,被他母親逼著娶了不門當戶對的妻子,妻子還不是他最喜歡和滿意的懂事聽話類型,受得了桑知語才怪。

  已經說過不想聽到桑知語的名字,應雨竹又一次提到桑知語,沈辭眉宇微擰,輕嗤一聲:“她學不會懂事!從明天起,她無法給我添麻煩,去禍害別人了。”

  被桑知語下藥,對她的身體感興趣,正好自己到了年紀,身邊缺乏個穩定解決生理需求的女人,勉為其難地容忍她呆在自己身邊,再到被迫給了她妻子的名分。

  五年里,她識好歹的次數寥寥無幾,一次又一次挑戰他的底線和忍耐。

  拿了離婚證,他的世界徹底重歸清靜,無需被人煩擾和浪費時間。

  他想看看,世界上除了他,她用她深沉的心機還能否設計第二個男人成功,以此獲得優越的物質生活。

  聞言,應雨竹心頭一喜:“沈辭哥哥,你……”

  大概是連著兩天失眠的緣故,沈辭今天的耐心格外少,聽不完應雨竹說的話,二度下逐客令:“回去吧。”

  察覺到沈辭言語間的不耐煩,應雨竹擠出一抹笑容:“沈辭哥哥,我公司下周辦慶功宴,你來嗎?我想當眾謝謝你!”

  “我這個月的行程安排滿了,下周抽不出時間。”說著,沈辭視線緩緩地掃向門口。

  當前,他想一個人呆著,沒耐心聽人說話。

  嘰嘰喳喳地說不停,比桑知語以前還讓他覺得還煩。

  相較之下,桑知語是十分有技巧的,不是只會嘴巴說話,還會賴在他的懷里坐著,一會用腦袋蹭蹭他的臉或脖頸間,一會又笑瞇瞇地雙手抱住他的脖子,親一親他的唇或是臉,柔和親昵地取悅他。

  而一想到這些現在都化為泡影,一旦兩人拿離婚證,就是完全的陌路人,其他男人會得到他有過的東西,他莫名地更焦躁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