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86章 死渣男是十足的變態!
  謀殺親夫?

  聽著怎么那么可笑呢?

  準前夫自稱個屁的親夫,死渣男夠不要臉的!

  “親自殺你做什么?我得以命抵命呢。”桑知語皮笑肉不笑地道,“我應該雇人,找個沒人知道的地方動手,那樣你死了,我不用死刑或坐牢,還能繼承你的財產,瀟灑過完下半生。”

  “……”沈辭微抿唇角,“想得美!我死了,你必須陪葬!”

  “你死都死了,還想我陪葬,做夢!”

  狠狠推開礙事的死渣男,桑知語返回到房間內,掃視封窗戶的人。

  “效率太慢了吧?為什么還沒弄完?”

  看這些人就礙眼,她想躺著了。

  瞥了瞥跟在桑知語身后的沈辭,管家斟酌地道:“太太,再過半小時。”

  看好桑知語的工作失誤過一次了,不能失誤兩次!

  有人盯著,不好躺著,桑知語坐在沙發上,無聊地弄旁邊的東西。

  這時,死渣男沒點眼力勁地在她旁邊坐下。

  她立馬側身,多看一眼死渣男都嫌礙眼。

  “告訴你個好消息,我本來打算不住這的,但你不聽話,我只能從今往后和你一起住了。”沈辭環掃四周,目光在天花板停留,“為了防止你又做出不要命的舉動,這房間必須裝上幾個監控攝像頭。”

  “!!!”桑知語眼睛猛地瞪大,扭頭正視死渣男。

  死渣男絲毫不像開玩笑,頗像是認真的,并且一定實現的。

  “你是什么品種的死變態?裝監控攝像頭,虧你想得出來!”

  在這棟房子里,此前是被n雙眼睛緊盯,但在房間里,把門關上,是沒人看得到她的,如今死渣男的變態升級,她二十四小時的一舉一動都在死渣男的監控下,光想想,她就得發瘋了。

  “我不是變態,你的待遇是你自己作的,怪不得我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桑知語敢保證,自己這輩子是首次見死渣男這般厚顏無恥的人。

  “管家,按照我說的去做。”

  吩咐完管家,沈辭起身,隨即對面前的女孩說:“你老實本分點。”

  聽聽死渣男的口吻,自己仿佛真是犯人了!

  桑知語怒不可遏地也站起來,抓住男人的領帶。

  “我不是你的犯人,你敢二十四小時監控我,看我不打死你!”

  “那你說怎么辦?”沈辭將問題丟給女孩。

  “什么怎么辦?我沒做錯事,是你變態!”桑知語想破腦袋,也想不明白,自己以前為什么發現不了死渣男具有變態的潛質。

  他最近做的事,沒一件和正常人沾上邊的,全是變態才能做出的。

  將女孩從頭到腳掃視一遍,沈辭不費吹灰之力地拿開她抓住他零點的手。

  “至少讓我見到你反省的誠意,先從你的教養開始,別再罵我難聽的話、給我起難聽的稱呼,叫名字或是叫老公都行。”

  也許是習慣使然,他忽地懷念她黏黏糊糊地叫他老公時。

  “你這死變態簡直令人發指!”桑知語對死渣男說的后半句感到惡心,瘋狂想嘔吐,“我愛怎么叫人是我的事,你可以不應!”

  沈辭不言語,邁步出去。

  桑知語極想沖上去打他一頓,但最終忍住了。

  因為門口兩邊又是熟悉的兩位保鏢守著,她們能阻擋她,死渣男還命令一位女保鏢進房間監視她。

  看著自己所處的窒息環境,她快瘋了。

  ***

  夜,九江會所的某間包廂內。

  坐在中央位置的男人,漫不經心地淺喝一口酒,時不時表情專注地看一下手機,勾起了旁人的好奇,想探究他在手機上看什么。

  有人調侃問:“沈總,你個大忙人,難得出來和我們玩一次,雨竹也在,你為什么不斷地看手機?手機是藏著什么有趣神奇的東西嗎?”

  發小局,在座的都是從小玩到大的,應雨竹和蔣霆自然參與了。

  有人問出他們想知道的事情,兩人目光不約而同地放在沈辭的手機上。

  “要把我手機給你看看嗎?”沈辭緩緩抬眸,掃視問他的人。

  只是隨便一問,哪里敢真的看沈辭的手機,聽他一說,對方立刻老老實實地喝酒,不敢作聲。

  “沈辭哥哥,他不看,我看!”應雨竹淺笑地假裝湊上前,宛若給人臺階下。

  假動作剛做到一半,沈辭利落地將手機收了起來,同時眼神銳利地掃過她,有些警告的意味。

  應雨竹怔了怔。

  沈辭警告她?

  隨即,應雨竹想到在盛元被桑知語扇的那一巴掌。

  明知她被桑知語打了,沈辭全程沒提過幫她討回公道,連讓她扇回桑知語的話都沒透露過,與她的預期相差太遠。

  時隔幾天,沈辭見到她,都不問問她的臉好了沒,今晚還一直盯著手機,防備別人看到他的手機。

  本來十拿九穩的信心,被沈辭最近幾天的行為削弱了一些,她求救般地看了看蔣霆。

  “沈辭,我們……”

  “閉嘴!”沈辭冷眸掃過蔣霆。

  自從蔣霆給他挑撥離間的感覺,蔣霆還嘴碎,到處說他和桑知語離婚的事宜,導致他對蔣霆生出濃濃的反感。

  這反感一時半會消除不掉,他不想聽蔣霆聒噪,沒讓其離場已算念發小情分。

  命令并散發極其不喜的話語一出,包廂陷入沉默和尷尬。

  其他人迷茫,蔣霆做什么得罪沈辭了?

  被數道視線的矚目下,蔣霆若無其事地舉起酒杯:“今天趁此機會,我向你道歉,我不該多嘴,還向你求證你和桑知語近期離婚是真是假!祝你脫離了苦海!”

  聞言,除應雨竹以外,旁人都有點難掩吃驚,隨后是認為理所應當的默契。

  應雨竹回來了,沈辭還要桑知語做什么?

  就桑知語上不得臺面的樣子,沈辭去到哪就跟到哪,狗皮膏藥都沒她粘人,也沒很知書達理,最重要是沈辭和應雨竹深厚的感情基礎在這擺著,桑知語拍馬都追不上應雨竹的一根毫毛。

  吃驚過后,眾人紛紛也舉起酒杯,七嘴八舌地祝賀:

  “太好了,早看桑知語不順眼了,慶祝你終于甩掉那個包袱了!”

  “桑知語配不上你,現在你恢復未婚,可喜可賀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一句又一句的祝賀落下,眾人漸漸地發現沈辭的神色一點點地沉下去,直至冷若冰霜地注視蔣霆,眸中裝滿殺氣騰騰。

  情況明顯有異,眾人嗖地閉嘴,將酒杯放回原位,佯裝沒祝賀過。

  就在安靜的短短數秒里,一瓶烈酒猛地砸向蔣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