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85章 你想謀殺親夫?
  女孩幫管家說話,絲毫沒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,仿佛爬墻到一樓是她的正常熱身運動,沈辭十分想解剖她的大腦,看里面裝了些什么。

  被利刃般的目光掃視,管家頂不住壓力地低頭:“先生,對不起,是我沒做好分內工作,請您原諒!”

  “說回你。”沈辭重新正視眼前的女孩,指尖輕戳她的太陽穴,“你別再做類似這種爬墻的愚蠢舉動,記住命只有一條。”

  太陽穴蔓延微弱的刺痛感,桑知語不爽地捶了一下死渣男的胸膛。

  “滾開,我要去睡覺!”

  今天跑不掉,算她倒霉。

  明天過后,她定有新的逃跑辦法。

  “換個房間。”說著,沈辭強行攬住她坐電梯上樓。

  電梯停止上行,桑知語看到屏幕中的數字顯示5,心頓時涼了半截。

  三樓,她還敢爬下去。

  五樓超出她承受的高度,而且風險也提高了,她哪里敢輕易拿自己的命去賭。

  郁悶中,聽到死渣男不止給她換個房間,并吩咐管家找人把窗戶封死,她眼前一黑,死渣男是懂斷她后路的。

  有過教訓,避免再次出錯,管家打起精神,認真監工封窗戶。

  幾個人和她待著一個地方,除開死渣男,其余都在忙碌封窗戶,桑知語感覺身處監獄,死渣男在給她量身打造個人監獄,偏偏她一點轍都沒。

  如果殺人不犯法,就好了。

  斜掃一眼死渣男,她控制好送他上西天的沖動。

  捕捉到女孩剛才看他的目光,沈辭記起白天在公司時,自己對姑姑說過的承諾,撥通姑姑的電話,隨即將手機遞給女孩。

  “跟我姑姑報一聲平安。”

  “???”桑知語忍著沒把手機砸死渣男臉上。

  死渣男當她養母的面把她帶走,現在讓她跟養母報平安,發的哪門子瘋?

  想將手機扔一邊,見到提示通話中,她去掉語氣中的憤怒,道:“阿姨。”

  從盛元集團走了后,沈凝月來過壹號院一趟,可惜打探不到什么,唯有無功而返,這會聽到養女用侄子號碼主動打的電話,懸空的心放下一點點。

  “知語,沈辭他……”

  養母的欲言又止,桑知語聽明白個中含義。

  “我沒事,他沒對我怎樣,就是……”

  話沒說完,手里突然空落落的,她定睛一看,死渣男拿走了手機。

  對上女孩的視線,沈辭邊放好手機,邊說:“報完平安,通話到此結束。”

  死渣男從頭到尾莫名其妙得很!

  嫌棄和死渣男呼吸同一地方的空氣,桑知語走到陽臺。

  管家在旁邊指揮人干活,她聽著煩,唯有盡量忽略其他人在,專心思考逃跑辦法之余,順帶注視漆黑的夜景。

  女孩背對著他,沉默不語地站在陽臺上,看得沈辭眉頭緊蹙。

  這陽臺是封閉式的,翻越不了到外面,不用再見女孩攀爬,但腦海里回放那個畫面,他的心臟詭異地像被人輕捏,而后懸空。

  受心臟不適的影響,他情不自禁地邁起步伐。

  站到女孩的身后,她沒有任何反應。

  夜色下,她小巧精致的臉頰上,透著滿滿的不高興和煩惱。

  “想什么?”

  不咸不淡的詢問響蕩耳邊,桑知語無需回頭,也知道是死渣男問的。

  她神色不變,佯裝沒聽到他說話。

  和死渣男根本不能好好溝通!

  準確地說,死渣男聽不懂人話,別想她今晚會回應他半個字。

  逃跑不成功,本來就煩了!

  還要和死渣男雞同鴨講,更加煩!

  女孩紋絲不動,甚至余光都不往自己身上掃,沈辭原先便不喜歡她這種漠視自己的方式,如今不喜歡中多了點叛逆和刻意。

  她不想理他,那他偏要她不得不理他。

  “煩惱如何逃跑?”

  話音落下,目光從女孩的臉頰移到女孩盈盈一握的細腰,沈辭記不清上一次從背后抱住女孩是什么時候了。

  他和她的擁抱,大多是她主動奔向他懷里,其次是做男女之間最親密的那件事時,她深知是他最喜歡的姿勢之一,但她不怎么喜歡的,每當他不理睬她,她總會主動取悅他而做出來。

  此刻,他沒那件事的想法,心仍在懸空中,伴隨一絲懼意。

  他不知自己在恐懼什么,可能是對生命的敬畏?

  見不得別人不把生命當回事,隨意地糟蹋?

  思緒的繚亂下,使他迫切需要讓心回歸原位的驅動力。

  望著近在遲尺的女孩,他不自覺地張開雙手,如同藤蔓地纏繞在她的腰肢上。

  兩具身體的貼近,產生了熱量,導致體溫升高。

  他從桑知語的身上汲取到暖意,而這點暖意讓他心安了一下。

  一瞬間,后背像被什么東西貼上來,桑知語有被嚇到。

  下一刻,垂目看見腰上的兩只大手,她不禁全身炸毛,怒罵道:“爛黃瓜,你抱我干嘛?”

  “想抱就抱。”

  死渣男回答得理直氣壯,她使勁想掰開他的雙手。

  “抱你大爺!煩不煩!”

  她又不是死渣男的人形玩具,抱他大爺個頭!

  “別動,我就抱一會,等下松開你。”那絲懼意如影隨形,無法壓下去,也無法輕松抹去,沈辭說不清到底是因為什么,但這刻他需要抱著桑知語。

  那是一種實質、有溫度的舒適,讓他在懼意的包圍中,能得到心安。

  “抱你……”桑知語花費全部的腦細胞,動用畢生所學,把會的詞語都拿來罵一遍死渣男,同時不忘記掐死渣男的雙手。

  掰不動,還不許她來點狠的?

  奇怪的是,她一通操作下,死渣男任由她,壓根不回擊,有點像縱容她,又有點使人看不透、琢磨不明白他發什么瘋。

  終于,在她徹底抓狂前,死渣男信守承諾地松開了她。

  可以自由轉身和運用雙手,她第一件事是狠狠地用拳頭拍打他的心口處,恨不得自己雙手是一把刀子,精準刀了他。

  “嘶。”沈辭捂了捂女孩用力過猛打他而有些痛感的心口,眉心呈現川字形,“桑知語,你想謀殺親夫?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