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76章 前往醫院復查是否懷孕
  女孩的臉色變化堪稱精彩絕倫,最后又是瞪著他為收尾,沈辭不明白她現在為什么那么愛瞪人。

  錯,是愛瞪著他。

  他恰恰非常討厭被她瞪,看在她身體不舒服的份上,加上她疑似懷孕,就沒跟她計較。

  “回房間休息,等醫生過來幫你做檢查。”

  “神經!誰告訴你嘔吐,一定是跟懷孕有關系?”桑知語十分唾棄死渣男的常識,“我沒懷孕!”

  誰懷孕,她都不能懷孕!

  “你確定?”沈辭目光再度移向她的小腹上,“你最近一次生理期是什么時候?”

  “別跟我提懷孕,聽著就想把你這根爛黃瓜拍了。”心思紊亂,伴隨些許害怕,桑知語目前最聽不得懷孕二字。

  死渣男是不會想要她生的孩子,她也不想生死渣男的孩子。

  真懷孕了,打胎是得吃苦頭的,她半點苦都不想吃,因為她苦頭吃得夠夠的了,忍不了新的苦頭。

  “跟我回房間。”在醫生沒來之前,沈辭沒像先前的粗暴扛著她,而是難得語氣溫柔了一些,猶如哄不聽話的小朋友。

  “我不回。”

  掙開死渣男的手,桑知語跑到沙發上坐著,環抱雙手,一臉‘你別近我身’的怒容。

  樣子沒維持多久,那止不住的惡心干嘔卷土重來,她立馬飛奔到洗手間。

  干嘔漸漸變成真正的嘔吐,女孩吐到最后連膽汁都吐出來了,整個人虛弱無力,沈辭不得不攙扶她,微微蹙眉:“是不是食物中毒?你今天都吃過什么東西?”

  半個字都不想跟死渣男說,一走出洗手間,桑知語半躺在沙發上。

  見狀,沈辭準備抱起她:“回房間躺著,舒服點。”

  “你別碰我!”若非缺乏力氣,桑知語恨不得動手再打死渣男一遍,“臟死了你!”

  “我哪里臟?”沈辭垂眸打量自己,沒發現身上有污漬。

  “你渾身上下,不對,是身心都臟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沈辭面色微沉,冷眸掃向他處。

  正帶著醫生進來的管家,好巧不巧地和沈辭視線發生交匯,一看他的面色,不由打個冷顫,弱弱提醒道:“先生,李醫生來了。”

  李醫生看了看氣若游絲的桑知語,又看了看沈辭,恭敬道:“先生,您讓一讓,我幫太太把把脈。”

  “搞這么多沒用的,放我出去,我就沒事了。”

  桑知語不相信死渣男找醫生是在意她生病與否,依照她看,以死渣男的腦回路,指不定是怕她真的懷孕,然后怕她偷偷生下孩子,抓她去打胎。

  李醫生不說話,默默地看沈辭的臉色行事。

  沈辭如是沒聽到桑知語剛才說的那句話,眼神示意醫生把脈。

  把脈是需要兩只手都把的,李醫生專注地檢查中。

  急于知道結果的沈辭,耐心不多地問:“怎么樣?她是哪里有問題?還是她懷孕了?”

  放好桑知語的手,李醫生抬頭注視沈辭:“先生,太太身體沒事。”

  “那她的嘔吐不止是什么情況?”明明見桑知語吐得很嚴重,醫生卻說她身體沒事,沈辭上下掃視李醫生。

  有些話是無需直說的,李醫生get到沈辭的潛臺詞是:你醫術不行?

  一下子被整得不自信了,他再次幫桑知語把脈,小心地給建議道:“太太的脈象平穩有力,照我多年的經驗看,太太身體是沒事的。先生,您要放不下心,送太太到醫院用儀器檢查?”

  “你還沒回答我,她有沒有懷孕?”沈辭重復問這個問題,話語中夾雜一絲不滿。

  桑知語也在等李醫生的回答。

  假如真的懷孕,她一天都不能等,連夜打胎。

  別和她說母愛多偉大,母愛得建立在孩子是女性自愿生和做足心理準備、物質準備的前提下,人要先愛自己,才能愛別人,這個道理還是她從死渣男那學到的。

  最關鍵的是,不受父母歡迎的孩子,不要出生為好,免得大家都痛苦。

  李醫生愣了愣:“太太沒懷孕。”

  剛剛說桑知語的身體沒事,不相當于也在表明桑知語沒懷孕了嗎?

  話音未落,注意到沈辭似乎對他的答案很是不喜,他迷茫了。

  實話實說結果,沒錯吧?

  想到桑知語和沈辭結婚已三年,普通夫妻在這個時間里都生孩子了,他立馬改口:“受孕時間太短,把脈是不能檢查出來的,我檢查的未必正確。

  嘔吐確實是孕早期的反應,先生和太太想立刻知道結果,可以到醫院采用驗血的方式,一般懷孕十天就能測出來。”

  開心不到幾秒鐘,立馬被打回原形,桑知語騰地站起來。

  “我去醫院檢查!”說著,她望向管家,“準備車,還有錢。”

  賬戶被凍結,唯一有錢的地方是微信,而她的手機落在莊園了。

  理論名義上,沈辭和桑知語是都是自己的雇主,實則上自己是拿沈辭的錢做事,對于桑知語的命令,管家沒搞清楚這兩人的具體狀況,因此在應聲前,先看沈辭的眼色。

  沈辭目光全部集中于桑知語身上,壓根看不到管家。

  聽到桑知語的話,他下意識地拉住她的手,與她十指緊扣:“我陪你去。”

  “要你大爺的陪!”桑知語沒好氣道:“看見你就想吐,臟東西!”

  死命地甩啊甩,愣是沒甩開死渣男的手,她只好忍了。

  車上,她緊挨著車窗坐,想離死渣男一萬米遠。

  女孩全身幾乎快貼在車窗上,時不時地干嘔一聲,自己遞給她的礦泉水,她一口不喝,還嫌棄地丟到一邊,沈辭薄唇不禁抿成直線。

  敢這么光明正大并理直氣壯地嫌棄他的人,只有她一個。

  “喝點水,你腸胃好受點。”見她又開始連續干嘔,他重新拿了一瓶礦泉水給她,還幫她拍了拍后背,順順氣。

  本來情況有所好轉,死渣男一靠上來,桑知語更難受了。

  她接過礦泉水,發泄般地砸在他的懷里:“不用你管!你假惺惺的表演什么,滾遠點!”

  區區嘔吐,死不了人。

  沒到醫院做檢查,確認自己不是懷孕,她心煩意亂得很。

  死渣男就不能不煩她,非得討嫌地往她跟前湊,惡心死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