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71章 別耽誤她找第二春
  桑知語不叫自己‘爺爺’,回到最初的稱呼,沈老爺子眼中掠過少許訝異,隨即道:“你阿姨剛跟我說了幾句,具體情況你說說。”

  事情簡單,一句話可以概括,桑知語迅速說完。

  沈老爺子一開始沒給她什么反應,只是沉默著。

  過了會,沈老爺子打量她,似判斷她說的是不是真心話。

  安靜在蔓延,她忍不住強調道:“我沒說謊。”

  “你決心離婚的話,是沒有回頭路的。”沈老爺子緩緩道。

  “我不需要回頭路。”桑知語細想一下,“我和沈辭本身就不合適,勉強湊到一起,也不幸福。”

  “難得你有這個覺悟。”沈老爺子視線掃向女兒,“沈辭交由我解決。”

  一聽老爺子的話語,桑知語的心放了下來。

  有些事,是心知肚明的,老爺子不滿她當沈辭的妻子,她主動讓出沈太太的位置,他肯定幫忙。

  “爸,您解決沈辭前,給我點錢花花?”沈凝月討厭手里沒錢,自己哪里都不去了,窩囊地待在莊園。

  “一把年紀,沒點長進。”

  沈老爺子恨鐵不成鋼地說了一句,再度回草坪上打高爾夫球。

  偌大的客廳,剩下桑知語和沈凝月。

  注視養女片刻,仿若看見了窘迫,沈凝月道:“我沒錢給你,你干脆也住莊園吧。”

  桑知語原先打的就是這般主意,快速地點點頭。

  “我去陪老爺子,你自己看著辦。”沈凝月決定垂死掙扎,從父親身上搞點錢花花,沒耐心等父親解決侄子后,再能有錢花。

  目送養母走遠,桑知語想起自己沒吃午飯。

  揉了揉餓得扁扁的肚子,她憑著記憶,去廚房找點吃的。

  去陪父親的沈凝月,在草坪上給父親當球童,不采取一開口就問要錢的方式,改用其他方式,和父親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起來。

  父親顯然對她養女跟沈辭離婚抱有懷疑,懷疑她養女不是真心想離婚。

  “如果知語不想離婚,我得綁著她去民政局。”若能回到三年前,沈凝月都不打算讓養女跟沈辭結婚,“沈辭那小子就沒想和知語好好過。”

  她看明白了,侄子既不是養女的良人,也當不成養女的提款機,她和養女的算盤加起來,都算不過侄子。

  早知這樣,她不讓養女嫁侄子了,不如她給養女認真挑選對象。

  至少有沈家壓著,對方不敢過分到離大譜的程度,多多少少會有點忌憚,偏偏侄子是沈家的當家人,行事肆無忌憚的。

  “前不久,我的生日宴上,你還張嘴閉嘴是叫桑知語給我生個重孫子。”沈老爺子最后的一點疑心沒消除。

  “是我腦子糊涂和眼瞎,不知我這位好侄子是個什么人。”沈凝月心想,幸好養女沒生孩子,否則,憑侄子的德行,孩子派不上用處,也耽誤養女將來找個好男人再婚。

  “心狠些,沒毛病。”沈老爺子不喜心慈手軟的人。

  “他可真像您。”久遠的記憶浮現腦海,沈凝月帶上點陰陽怪氣地說,“知語懷孕,結局恐怕是去母留子,她還是不生沈辭的孩子好。”

  父親的原配早早去世,此后沒再娶,先后找了不少女朋友,生了幾個孩子,而她的母親一生下她,沒進過沈家的大門,被父親拿一筆錢打發了,她則被留在沈家,而父親其他的女朋友也都這樣,但凡懷孕的,都是去母留子。

  ***

  晚上,莊園迎來一位客人。

  這位客人正是被沈老爺子叫來的沈辭。

  望著陪在爺爺身邊的姑姑,沈辭厭煩地蹙了蹙眉。

  桑知語和他姑姑不去驗dna嗎?

  有時候,兩人如出一撤,說不是親生母女,都難以使人相信。

  看見侄子來了,未等他說話,沈凝月先開口:“沈辭,知語和你離婚的事,你爺爺知道了,他同意你們離婚。”

  耳邊響起的話語,超出自己的意料,沈辭微抿薄唇。

  姑姑不是向爺爺告狀?

  沈老爺子將一杯泡好的茶遞向孫子,示意他坐自己旁邊。

  見狀,沈辭站著不動,目光移向別處,不緊不慢地道:“爺爺,桑知語是一時鬧脾氣,不是真的和我離婚,無需您老人家同不同意。”

  “她白天來這,跟我講的樣子不像一時鬧脾氣,我也無所謂是不是鬧脾氣,你們明天到民政局把離婚證領了。”沈老爺子強勢地命令,他并不在意桑知語為何想離婚,桑知語識趣是最好的,不必麻煩他動手。

  “我不是任人擺布的玩具,別人講什么,我就要聽什么。”目光移回前方,沈辭不悅地掃了掃四周。

  至于找什么,他自己也不清楚。

  不過,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,他當前不想見到讓他去領離婚證的爺爺。

  “你講講你不離婚的原因是什么?桑知語她出身低微,配不上你,當初也不是你想娶的她。”沈老爺子疑惑孫子拖著的原因,“你姑姑也同意了,沒人阻攔你離婚。”

  “我、不、痛、快!”沈辭一字一頓道。

  總之,桑知語想離婚,他現階段說什么都不同意。

  少許余光不經意地掠過姑姑,回想爺爺說姑姑同意桑知語和他離婚,他眸中染上些驚訝。

  桑知語說過,姑姑不希望他和她離婚的。

  現在改變想法了?

  沈老爺子輕咳一聲:“拖著不是辦法,女人的青春比男人的寶貴,你別浪費桑知語的青春,弄得她不好找第二春。”

  女兒叨叨了一下午的,以后桑知語找結婚對象,必須各種查個底朝天,務必不是孫子這種人,他豈有聽不懂女兒的算盤,擺明是一等桑知語恢復單身,馬上給她安排優質男人認識,進而篩選,選出條件和人品最好的來二婚。

  “第、二、春?”

  短短三個字,字面意思上不是特別讓人震驚的,但刺骨寒冷撲面而來,沈凝月下意識地瞥了瞥侄子。

  只見,侄子話音剛落,臉色便唰地沉下去,陰沉得可怕,周圍像籠罩了濃郁又揮之不去的陰影。

  沈凝月第一次見到侄子臉色這么難看,卻抵擋不了條件反射地回答:“那是,你別耽誤知語找第二春。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