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66章 你是想打死我嗎
  蔣霆說什么,桑知語一律充耳不聞。

  可她沒想到這人很無聊,一直跟著她走出別墅區。

  她真的煩了:“我有必要說謊嗎?你不信,你去問沈辭!”

  “我現場問,我戳穿你的謊言!”蔣霆立即掏出手機,撥打沈辭的號碼。

  “……”桑知語有被深深無語到的感覺。

  她想離婚,很驚世駭俗?

  難不成在別人看來,一定得是沈辭先踹掉她?

  拜托,沈辭不是人見人愛的人民幣,他對她而言是想送上天的爛黃瓜。

  電話一接通,蔣霆迫不及地問:“沈辭,你和嫂子之間,是嫂子主動提的離婚嗎?”

  若論賤人,蔣霆是當之無愧的賤,將人前一套、人后一套使用得無比熟練,聽著他這會口中客客氣氣地稱呼自己為嫂子,與剛才看不起人的語氣天差地別,桑知語無語望天。

  前天被蔣霆問完離婚是真是假,今天又被問離婚是不是桑知語提的,沈辭對蔣霆僅剩不多的耐心徹底沒了,冷聲道:“你想死?”

  他和桑知語之間發生天大的事情,那也是他們兩個人的事,他不喜歡別人指手畫腳,尤其是話多、沒點眼力勁的。

  蔣霆沒開免提,桑知語聽不了沈辭回答什么。

  但見到蔣霆臉色微微一變,而后放好手機,看她的視線有點閃躲,她涼涼開口:“沈辭怎么說?”

  沈辭僅說三個字,就掛了電話,蔣霆回想滲人的冰冷語氣,并不理會桑知語,而是扭頭往別墅區里走。

  追著要答案,不信她,跑去向死渣男核實,犯不了嘴賤就逃?桑知語不屑地輕切一聲,打車走人。

  和桑知語認為的相反,蔣霆不是逃,是離她一段距離后,改打應雨竹的電話:“沈辭總算有離婚的跡象,你別廢物了,抓緊時間,盡快搞定!”

  ***

  養女不聽話,死活要跟侄子離婚,沈凝月接受不了。

  心想著,把侄子和養女的婚前協議解除了,在離婚時,養女分到一筆可觀的財產,也不是不行,但她萬萬沒想到,還沒好消息傳來,噩夢先傳來。

  突然,有人闖進老宅,用命令的口吻對她說:“沈女士,您不能繼續住在這,必須今天搬走。”

  老宅是沈家的不動產之一,她出生和成長的地方。

  她年輕時有搬到別處去住,不過,幾年前父親到莊園養老,老宅騰了出來,自己便搬回居住。

  一直住得稱心如意,被陌生人驅趕,面對此狀,沈凝月滿頭霧水,不悅道:“開玩笑?你們是什么人?闖進我家……”

  不等她說完,一份紙質狀的東西向她展示,對方公事公辦地道:“房產證上寫的是沈總的名字!沈總吩咐的,請您配合!”

  老爺子早已分割過財產,沈凝月不清楚老宅的產權歸屬,聽說老宅被分給沈辭,是丁點不意外,因為沈辭是老爺子極其滿意的繼承人。

  意外的是侄子居然不給自己居住了,她又想起侄子派人追回家族基金會發給自己這兩年的錢,臉色一變。

  沈凝月二話不說地聯系沈母,可惜幾次電話,都提示無人接聽,又氣又急之下,改為聯系養女:“知語,你和沈辭走到哪一步了?”

  剛從淮海花苑回到家中的桑知語,接到養母的電話,很想裝死。

  養母的語氣明顯是生氣了,沉默會讓養母更生氣,她道:“就……就談離婚。”

  “沈辭不給我住老宅,你知道嗎?”盲猜養女大概率不知道這件事,沈凝月邊掃看旁邊站著的人,邊接著說,“你去找沈辭,問明白究竟是哪種情況?”

  死渣男不止對她下手,還對她養母下手了,桑知語生無可戀地躺床上:“阿姨,對不起,我現在不想找他。”

  找死渣男不相當于求饒嗎?

  死渣男那副倨傲的姿態,像掌握世間萬物的生死,對待她宛若是對待輕易踩死的螻蟻,看著就惡心和討厭,她才不求饒。

  “你找他,我找他?”沈凝月不滿地皺起眉頭,“他不見我!”

  “他也未必見我啊!而且——”桑知語思考幾秒,“我昨天和他在民政局,手續辦得好好的,他忽然摔筆走了,我們也算大吵過一架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阿姨,你換個地方住?”

  “沒地方!我喜歡住老宅!”沈凝月實話不假。

  這些年,投資陸陸續續都失敗了,房產拿去抵押變現,最后還銀行貸款給賣掉了,比較關鍵的一點,老宅是恢弘大氣的設計,坐落a市的黃金地段,堪稱風水寶地,她住得舒舒坦坦。

  “那你先去酒店過渡一段時間?”桑知語想不出更好的辦法。

  反正她不可能找死渣男,喊死渣男不為難她養母,老宅留給她養母住。

  她怕自己見到死渣男,完全無法自控,當場送她見閻羅王。

  “你這孩子,一點……”沈凝月本想罵一頓養女,奈何旁邊的人對開始動擺設的物件,擺明立即驅趕她,急忙把電話掛了,試圖阻止對方的行動。

  不是自己的房產,別人有理有據地請自己走,阻止失敗后,沈凝月唯有拿著自己的行李去投奔父親,對父親哭訴。

  結果,父親絲毫不動容地說:“我相信沈辭自有他的道理!”

  “……”沈凝月被梗得說不出話。

  “你不住老宅,正好和我一塊住,陪陪我老頭子。”

  莊園在市郊,出入沒老宅方便,沈凝月不愿住這,見父親不理自己的哭訴,立馬回市中心的豪華酒店住著,不忘重新聯系沈母和養女。

  沈母電話依然無人接聽,養女開始裝死,說什么都嗯嗯啊啊的。

  氣歸氣,沈凝月當晚仍休息得很好。

  第二天,更大的噩夢傳來,她銀行賬戶都被凍結了,花不了一分錢。

  一問,又是侄子做的好事,沈凝月直奔沈母的住處,怎知沈母避而不見,干脆順道找養女。

  上班上到一半,養母非要見自己,只得和養母約在咖啡廳,桑知語一進咖啡廳,看到滿臉焦急的養母。

  走近養母,用力的啪一聲響起,肩膀受到養母的重擊,她吃痛地扶著肩膀:“阿姨,你是想打死我嗎?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