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50章 沈母知道死渣男出軌
  “嗯,媽,我會早點過去的。”保證似的說一句,桑知語等沈母先掛電話,然后好繼續賴在床上,虛度光陰來緩解自己昨晚受到的驚嚇。

  “記得帶上你和沈辭的婚前協議。”沈母想詳細看看兒子到底定了哪種內容的婚前協議,到底有多離譜。

  桑知語騰地翻身坐起。

  她都鐵心要離婚了,養母和沈母不能放過她嗎?

  “媽,那個協議……”她沒紙質版的,電子版可以給沈母,但有點怪怪的。

  “就這么說定了,別忘記。”叮囑完畢,沈母啪地掛電話。

  斷線聲提醒她,沈母的一錘定音,自己沒有拒絕的余地,太陽穴隱隱發疼,桑知語煩躁地捋了捋滑落在額角的頭發。

  逃避心理的作用下,她故意磨嘰到天黑才出門。

  路上,沈母打了兩通電話,問她到哪了,是否找借口不來。

  自己的信譽很差嗎?桑知語人生懷疑了。

  到達沈母家里前,她特地用手機當鏡子照了幾次,調整面部表情,不讓自己露出生無可戀。

  一見沈母,桑知語立即綻放標準的八顆牙齒笑容,甜甜地叫道:“媽。”

  下一刻,瞥見跟在沈母背后的身影,她笑不出來了。

  數秒內,沈母和沈辭欣賞到什么是變臉。

  沈母下意識地回頭看了看后面的兒子,語氣略微不好地說:“你啊。”

  桑知語處心積慮得到他母親的歡心,每次見他母親幾乎都能把他母親哄得高高興興的,沈辭是一向清楚的,但他還是首次見桑知語變臉如此之快。

  她的笑容似乎在見到他后,就立馬消失了。

  她不像以前那樣出牌,心思容易看透,他前所未有的迷惑。

  沈辭微抬下顎,雙手隨意地插在褲兜里,如若沒見到有人站在前方不遠處。

  要是問她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是誰,桑知語必定脫口而出說:沈辭。

  死渣男,看了就犯惡心,倒她胃口。

  當然,在沈母的眼皮底下,她不好直接表現。

  于是,她再度展露笑容,選擇性地忽略死渣男。

  沈母示意兒子和桑知語分別在自己的兩邊坐下,自己坐中間,也當個中間人。

  桑知語假裝不懂沈母的暗示,坐得遠遠的。

  若非場面不允許,她想坐到最角落的地方,離死渣男十萬八千里。

  “你們的婚前協議拿來給我看看。”沈母朝桑知語伸手。

  “……沒帶。”桑知語不好意思地道。

  她要和沈辭離婚已成定局,婚前協議沒必要被人看來看去,所以她認為不用給沈母發電子版的。

  “你沒帶,沈辭也沒帶。”沈母板著臉,“你們小兩口玩什么花招?”

  “協議是出于我和桑知語的自愿而簽訂的,拿去做了公證,具有法律效力。”沈辭頓了頓,斜睨一眼坐姿端正、實則夾雜防備意思的桑知語,“媽,你看協議,改變不了什么。”

  母親昨天讓他來這,今天又讓他來這,主題都是圍繞著錢,他厭惡至極。

  “知語,你說你是不是自愿的?”其實,沈母無需聽桑知語的回答,照樣知道是怎么回事,沒幾個人會蠢得簽一份對自己毫無益處的協議。

  “我是自愿的。”桑知語回答。

  “不是沈辭逼你的?”沈母不信桑知語有這么蠢。

  桑知語本想完全無視沈辭,可惜余光不小心地掃過他,見他一臉‘你敢說謊試試看?’的冷酷表情,紅唇不禁抿了抿。

  “他沒逼我。”她實話實說,“婚前協議是他開出答應和我結婚的條件,我同意簽了,我的確是自愿,這點毋庸置疑。”

  “和逼有什么區別?”沈母眉頭緊皺,“沈辭,你過分了!”

  “媽,你逼我娶一個不愛的人時,怎么不說你過分了?”沈辭唇角微抿,淡漠的視線落在桑知語的身上,“想當沈太太,總得付出點什么,人哪能把所有好事都占了。”

  即使不愛沈辭了,但聽見他親口并當眾說不愛她,桑知語平靜的心湖仿若被人扔下一小塊石頭,一絲絲的難過。

  不知沈母今天叫她的清晰用意是什么,可她好像來受辱的。

  一次又一次地被沈辭羞辱。

  “說胡話呢?”沈母生氣地將手邊上的抱枕砸向兒子的懷中,“在你和知語結婚前,你們不是談戀愛嗎?怎么成了是我逼你娶的?”

  “那不是正式的戀愛。”沈辭糾正母親的說法。

  桑知語不想聽眼前這對母子說的話題,哪怕兩人都沒有羞辱她的意思,但兩人的話語落入耳中,帶來微微的刺痛感。

  她強行把話題拉回來,道:“媽,今天在這我把話說清楚,不論你和我阿姨如何阻止,我都是一定要和沈辭離婚的,我也無所謂凈身出戶。”

  “桑、知、語!”沈辭不悅地擰起眉宇,“收起你賣慘的表演!”

  她說她和他要離婚,他聽得耳朵起繭子了。

  長期玩著同樣的把戲,只會讓人越來越反感。

  “和不愛的人捆綁在一起,沈辭痛苦,我也痛苦!”桑知語站起來,堅定地直視沈母,“媽,您可不可以同意我們離婚?”

  想離婚成功,當前最需要的搞定的是沈母和養母,沈辭排在最后,她懶跟他廢話,發生無謂的爭吵。

  沈辭嗤笑:“痛苦什么?你還挺會賣慘的。”

  桑知語依然選擇無視沈辭,等待沈母的回應。

  已經不是一次聽桑知語這般堅定的語氣,沈母不禁想起昨晚沈凝月跟她說的那些事情,再結合兒子讓自己提供的資源,臉黑了一點點:“沈辭,你臭小子老實交代,你是不是出軌了?”

  否則,桑知語離婚的決心為什么非常強?

  肯定是兒子觸碰到桑知語的底線!

  女人在婚姻里的底線,無非就那幾樣,其中另一半出軌首居榜首。

  “我出軌?她出軌還差不多!”沈辭沒忘記桑知語到淮海花苑,和叫溫年輪的那個少年待在一起,被蔣霆拍到他們單獨相處的照片,“我都沒找她興師問罪!媽,你倒好,反過來懷疑我出軌。”

  人的臉皮能厚到什么程度,桑知語今天算長見識了。

  死渣男自己出軌,居然倒打一把,誣陷她出軌。

  沈母音量微微提高:“你和應……”

  說到一半,沈母意識到什么似的,收回剩下的。

  雖然只聽到‘應’,桑知語還是能捕捉到沈母想說‘應雨竹’。

  沈母知道沈辭出軌應雨竹?

  知道,也不出奇吧。

  死渣男光明正正大地和應雨竹出雙入對,而且她和應雨竹一起被綁架,死渣男只愿意支付應雨竹的贖金,傳得沸沸揚揚的,沈母肯定有聽說過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