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43章 找老公的眼光不咋地
  工作沒完成好,少不了道歉和解釋,桑知語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是給溫年輪打電話,不好意思道:“抱歉,我和準前夫發生了點沖突,沒想到會這樣。”

  “蠢東西,你找老公的眼光不咋地。”

  “……”她清了清嗓子,“我有名有姓,麻煩你稱呼我的名字。”

  “我查了監控,是你開門放你老公闖進我家的,你倆不會把我家當成打情罵俏的地方了吧?”

  習慣獨居,不習慣家里有人出沒,母親新安排一個類似管家的人服務自己,自己還沒適應,桑知語和她老公就鬧了這一出,溫年輪很是不滿。

  “誰跟渣男打情罵俏,你看不出來我想……”

  話沒說完,耳邊是嘟嘟聲,桑知語愣了愣,隨即明白是溫年輪掛電話。

  溫年輪不會向張丹纓告狀吧?

  她煩惱地揉揉太陽穴,多遍問候沈辭的祖宗十八代。

  ***

  第二天,桑知語正常上班。

  誰知張丹纓一見到她來了,立馬叫她進她的辦公室。

  看張丹纓微微凝重的神色,她唯一能想到的是溫年輪告狀了。

  她硬著頭皮進張丹纓的辦公室,不等張丹纓開口,搶先一步說:“張總,昨晚……”

  張丹纓做了個讓她停止說話的手勢,然后給她一份文件。

  一時之間,桑知語腦海中鎖定在解除勞動合同的協議。

  百萬年薪的工作就這么飛了!

  默默把這筆賬算死渣男頭上,她面上不動聲色地接過文件。

  張丹纓問:“沈總查你,查到我這里來,你知道嗎?”

  “???”桑知語疑惑地眨眨眼睛,“張總說的是沈辭?”

  “對,是他。”

  “他查我干嘛?”

  “倒也沒查什么東西,只是查到你來當我的秘書,就沒往下查了。”張丹纓是昨晚收到的風聲,以為沈辭發現她挖他公司的墻角,正要想應對的辦法,結果出乎人意料。

  桑知語不知該做哪種反應。

  死渣男查她,大概是查她有沒有真的給他戴綠帽子吧。

  到底是哪個人賤兮兮地拍她和溫年輪的照片?

  別讓她抓到,不然,她高低揍那個人一頓。

  張丹纓又問:“你們的離婚流程走完了嗎?”

  桑知語搖搖頭:“沒。”

  “還要多久?”

  “這個……”

  桑知語無法給出準確的答案。

  自己提離婚,死渣男根本不簽離婚協議,自己也受限婚前協議,自己提的離婚,怕死渣男給她下絆子,離婚流程她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走完。

  “離婚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,特別是有資產的夫妻,資產切割本身就麻煩,需要的時間長些。”張丹纓給桑知語打預防針,“你做好心理準備,會被沈總查到你幫我挖墻腳。”

  終于反應過來張丹纓找自己是為了這件事,桑知語松了一口氣,點頭道:“好的,張總。”

  死渣男查到她幫張丹纓挖墻腳,又怎樣?

  天下熙熙,皆為利來。

  還不給人跳槽了?

  “出去忙吧。”張丹纓指了指交到桑知語手中的文件,“蓋好章,上午要把文件下發。”

  桑知語猶豫是否把昨晚的事情告訴張丹纓,于是站著不動。

  “你有話說?”張丹纓猜測了一下桑知語想說的話,“想問我年輪告狀了嗎?”

  “呃。”桑知語尷尬地低了低頭。

  “年輪是難帶了點,你做好你的分內事,他告多少狀,都沒關系。”張丹纓不打算換人,隨便溫年輪告狀。

  張丹纓這番話未能讓桑知語吃下定心丸,反而是好奇地問:“張總,恕我冒昧問一句,我帶小孩不是專業的,您為什么不考慮找專業的人員?”

  “找過,無論男女都不合適。”

  “不合適的點是?”

  “這你不用問,你記住你是現階段最合適的人。”在張丹纓看來,現階段找不到比桑知語更合適的人選。

  張丹纓話說到這,再問就是不禮貌了,桑知語閉上嘴巴,拿著文件出去。

  同一時間,盛元集團的總部大樓里。

  王仁和從踏進總裁辦公室就有些瑟瑟發抖,琢磨為什么boss的臉色越來越難看。

  翻閱資料完畢,沈辭一把輕扔在辦公桌上,抬眸直視助理:“你只查到這些?”

  “是的,沈總。”王仁和就差舉手發誓,向上天來證明自己的工作能力沒問題。

  boss昨晚吩咐他查桑知語,他連夜去查得一清二楚,整理成文字資料,一刻不敢耽擱。沒想到,自己如此努力,boss還是懷疑他的工作能力,他膽戰心驚的同時是八卦。

  應雨竹不是要取代桑知語來當新的老板娘了嗎?

  桑知語和boss發生了什么,以致boss調查桑知語?

  王仁和跟在自己身邊也有五年的時間了,稱得上他的得力助手,沈辭平視對王仁和這位助理是滿意的,但今天看著王仁和查到的東西,自己像被糊弄了。

  “桑知語在巨象集團給張丹纓當秘書,賬戶余額總共是兩萬多,目前住在廉價的陽光小區,光看第二、三樣,你認為是可能的嗎?”

  按照桑知語平日的花銷和性格,壓根不會住狹小的樓房,還讓賬戶僅有兩萬多,這明顯是錯漏百出的調查,沈辭十分不悅,冷眼掃看助理。

  boss的詢問,王仁和如臨大敵,不自覺變結巴地道:“沈……沈總,我沒查錯,太太……就是這樣的。”

  “重新查一遍!核實無誤再拿來。”沈辭冷聲命令。

  一向做事小心敬慎,資料是核實無誤才上交的,但boss說一不二的強大氣場撲面而來,王仁和豈敢反駁,弱弱地道:“好的,沈總。”

  然而,他一出去,調查電話沒來得及打,前臺打來內線電話。

  “王助理,沈總的姑姑沈凝月來找沈總,能放她上樓嗎?”

  自己沒有權力做決定,王仁和匆匆回到總裁辦公室,如實匯報給boss。

  “說我不在。”沈辭絲毫不想見他的姑姑。

  姑姑找他能有什么事?

  無非是錢的問題。

  一得到boss的命令,王仁和馬上通知前臺把人趕走。

  人在一樓的沈凝月,不相信前臺說的沈辭不在公司,也沒為難前臺,就安安靜靜地坐在旁邊的沙發上,進行守株待兔。

  家族基金突然不給自己發錢,還有人向她索要這兩年拿到的錢,資金鏈一下子崩塌,她不用想都知道是侄子做的,今天無論如何都得見到侄子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