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39章 給他戴綠帽子?
  思索之余,蔣霆掏出褲兜里的手機。

  抬頭的瞬間,他點開了相機,鏡頭對準桑知語所在的方向。

  即將按下快門,只見挨著陽臺的落地窗突然被人推開,室內走出那個他眼熟的男孩,然后男孩快步走到桑知語的面前。

  男孩不知對桑知語說了什么,桑知語從背倚欄桿變成側身靠著,在男孩走后,有些煩躁捋了捋長卷發,抬頭觀看云彩。

  片刻后,身處a市另一邊的沈辭,收到一條微信消息。

  剛結束一通電話,他準備關閉屏幕,看見新消息提醒,順手點進微信。

  蔣霆發給他發了消息,沒有文字,只有圖片。

  由于是小圖顯示,第一眼注意到的是大片晚霞,他略微嫌棄地皺皺眉。

  蔣霆沒事發什么風景圖?

  指尖不慎點到圖片,小圖當即化身占滿屏幕的大圖。

  圖上除了夏天常見的晚霞,一棟別墅也入鏡了,但入鏡的部分不多,僅有露天陽臺,而這根本不是風景圖,擺明是人物圖,因為陽臺上站著一男一女。

  女孩側身依靠欄桿,長卷發受微風的吹動而飄舞,縱然看不見她的正臉,光是看身形,他依然一秒辨認出這是桑知語。

  男孩衣著休閑,顯露出少年獨有的清瘦,臉龐較為模糊,但通過流暢的臉部輪廓,就知道男孩丑不了。

  他是誰?

  桑知語為什么和他在一起待著?

  蔣霆哪來的照片?誰拍到的?

  一剎那,沈辭腦海中閃過多個問題。

  未等他仔仔細細地再看一遍,圖片消失,彈出提醒‘對方已撤回一條消息’。

  隨即,文字消息緊接發來。

  蔣霆:【不好意思,發錯了!】

  發錯?

  沈辭眉頭擰緊,立即發起語音聊天。

  過了一會,蔣霆才接受。

  沈辭直白地問:“我看到了照片,你哪來的?”

  “呃。”蔣霆有些為難。

  “不要給我呃來呃去的!”

  “其實……照片是……”

  蔣霆的支支吾吾,沈辭面色逐漸下沉,冷聲道:“說不了人話?”

  “照片是我在我家拍到的。”蔣霆瞟了瞟對面陽臺,見桑知語似乎要改變站姿,邁步回到屋子里,并關上落地窗的窗簾,“我剛才無意間發現嫂子在我家鄰居家,以為你們買了新房子在這呢。”

  前幾天蔣霆提過在住的地方遇見桑知語,沈辭當她也住淮海花苑了。

  蔣霆今天又遇見桑知語,基本能判定她確實住那,可照片上的男孩是哪冒出來的?

  “你拍照的目的是什么?發給我,想做什么?”他不信蔣霆沒帶目的地拍照,也不信蔣霆是發錯照片。

  “我看嫂子好像和那個男的挺熟的,他們又單獨在一棟房子里,就……”蔣霆確定鄰居家里沒固定的家政人員,“就比較怪異!不過,我覺得我自己也許是思想齷齪了,便撤回照片。”

  嘴上這么說,看聊天記錄上有一行字寫著‘您已成功撤回一條消息’,他臉上掛著若有似無的笑意。

  桑知語和獨居男性單獨相處,有點意思。

  總歸是從小玩到大的發小,雖然蔣霆沒明說,沈辭照樣懂話里暗藏的意思。

  蔣霆想提醒他,桑知語在外面找其他男人,給他戴綠帽子?

  念頭剛升起,他馬上有了答案。

  不、可、能!

  放眼整個a市,不會有男人的條件比他好、錢比他多,依照桑知語的貪慕虛榮,以及她一貫對他死纏爛打、折騰不停的表現,她做不來背叛他、偷雞不成蝕把米的蠢事。

  “給你閑的,照片刪掉!”他命令道,“把你鄰居的門牌號發過來。”

  “好的,沒問題。”說完,蔣霆速度地發送門牌號。

  至于照片,那當然是不刪除的。

  ***

  社畜沒人權,桑知語真正體會到這句話的滋味了。

  溫年倫忘記拿放在一樓的東西,下樓取東西的途中發現她在吹風,見不得她沒爭分奪秒地干活,讓她別偷懶、趕緊干活,否則向他母親投訴她工作態度和業務能力不行。

  奴才上吊,都得喘口氣,好嗎!

  白天在巨象集團忙碌,晚上還帶難伺候的‘小孩’,她干脆當個二十四小時旋轉的陀螺好了!

  無法繼續欣賞傍晚的美景,桑知語不得不看哪里需要收拾。

  房子衛生狀況保持良好,估計有人定時上門清潔。

  個別物品擺放凌亂,記起上次收拾物品被累得半死,她這次學聰明了,不自己收拾,選擇花錢找人收拾。

  反正張丹纓說了,因溫年倫產生的一切費用是可以報銷的。

  人一來,監督人干活的同時,桑知語舒適地半躺在沙發上,手指不斷在外賣軟件上選購各類商品,廚房的冰箱空空如也,得給溫年倫囤點糧。

  下單完成,沒過多久,門鈴聲響起。

  一定是商品送來了!她興致勃勃地去開門。

  怎料,門外沒有她想象中的外賣小哥,眼簾映入一張俊美冷酷的臉龐。

  沈辭。

  他怎么在這?

  他和溫年倫是認識的?

  望著居高臨下的男人,桑知語語氣不太好地道:“你來這干嘛?”

  然而,沈辭抿唇不語,長腿一邁,走進里面。

  桑知語急忙擋著沈辭的去路:“問你話呢!”

  男人仍舊不回答她的問題,眸光漸漸銳利,環掃四周。

  搞不懂對方是否在尋找東西,她將不耐煩擺在面上:“啞了?被誰毒的?”

  沈辭視線集中她身上,眉宇微擰:“你和誰住在這?”

  “???”桑知語滿頭霧水。

  依照她目前的經濟狀況,別說買獨棟別墅,哪怕勉強租來住,交完房租,她物業費都付不起,要知道越好的住宅區的物業費越貴。

  死渣男莫名其妙地說些什么?

  他到底是來干嘛的?

  “我和誰住,跟你有一毛錢的關系嗎?”她毫不客氣地反問,“你很閑?”

  “所以,你承認你和別人住在這?”沈辭眼前浮現照片上的男孩,再看房子空間足夠大,容納得下多個人住,眸光沒剛才銳利,但眸中充滿不悅,“沒腦子做事,連累我的名聲!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