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37章 刪除和拉黑他的所有聯系方式
  沈母指了又指兒子,硬是被他氣得一句話不想說了。

  一見管家回來,她迅速下令把兒子也送走。

  走出母親的住所,沈辭看了看手機。

  【沈辭哥哥,林阿姨不幫我,不麻煩你了,我自己想辦法。】

  【我理解林阿姨為什么不幫我,畢竟當年解除婚約是我們家主動的,她心里難免有氣,你千萬別因為這件事而和林阿姨鬧別扭,我良心會過意不去的。】

  快速瀏覽完應雨竹發來的微信消息,他余光瞥見置頂的聊天框。

  桑知語不僅有時脾氣很差,還擅長無理取鬧,非要讓別人按照她的意愿做事,若不依著她,她就能各種的鬧。

  他的微信好友被她清理過一遍,清理原因是看他有沒有加不該加的異性。

  她那般嚴防死守,十分貪心的嘴臉,唯恐自己不易得來的東西被人搶走,并一直要求她和他的聊天框是置頂的,方便他最快看到和回復她的消息。

  最近他微信沒收到她狂轟濫炸的消息,時間顯示他們聊天記錄截止在上個月12號,最后一條消息是她說:【親親老公,理理我嘛!】

  今天3號了,原來她大半個月沒發過消息給他。

  清靜的日子沒有他想象中過得快,反而有點慢。

  回復一個“嗯”給應雨竹,沈辭無意識地翻起通話記錄。

  蔣霆常住的地方是淮海花苑,他在那遇見桑知語,莫非桑知語也住那了?

  她什么時候不住趙心妍的家了?

  也是,趙心妍說到底是個普通人,住的必然是普通房子,她住得慣才怪,住不了幾天,就搬去環境好的大房子住是她的本性。

  他姑姑到底給了她多少錢,得以讓她在外面維持和在家里相差無幾的生活?

  想著,他在下屬的號碼那里按下撥號鍵,吩咐道:“把去年和今年給沈凝月的錢,全部收回來。”

  ***

  脫離沈辭的工作,不再是圍著他轉,像丫鬟地伺候他,現在做的事情有挑戰性,桑知語可以忙得一天不想工作以外的東西,滿腦子都是工作。

  今晚張丹纓要帶她加商業飯局,跟以前她工作接觸的不太一樣。

  她在盛元集團擔任總裁助理,實則和沈辭出席這類場合時,別人不把她當盛元集團的員工看,而是只關注她沈太太的名頭。

  身份的轉變,意味著心態也要轉變,她該嚴格做好分內工作。

  比如,定好餐廳等。

  傍晚時分,她準備和張丹纓一同出發餐廳之際,沈母打她電話了。

  “知語,你到哪了?”

  沈母的問題,桑知語產生疑惑。

  她記得昨天接機沈母,沒和沈母約定今天做什么。

  想了幾秒,她道:“媽,我還沒下班。”

  “沈辭沒跟你說,我叫你們晚上來我這吃飯?”沈母一猜便猜到兒子肯定沒叫桑知語,“臭小子,看我不毒打他一頓!”

  桑知語不敢說,自己早默默把沈辭的所有聯系方式刪除和拉黑。

  沈辭想聯系她,也聯系不了。

  不過,沈辭沒主動聯系過她幾次,基本上是她主動聯系他。

  她主動聯系也不能換來什么,因為沈辭心情好時就理一理她,心情不好時就視若無睹她。

  “媽,我晚上加班呢,去不了您那。”她不好意思地道,“周末,我去看您。”

  “你跟沈辭說一聲,讓他早點放你下班。”沈母不以為然地出主意。

  “我從盛元集團離職了,現在就職的公司是巨象集團。”桑知語不覺得自己換工作是羞于見人的,“沈辭不是我老板了,張丹纓才是我的老板。”

  “好好的,為什么不接著在盛元集團工作呢?”

  回答不了沈母這個問題,桑知語選擇沉默。

  世界上大概只有趙心妍能夠理解她的離職,其他人都不懂她在命懸一線時受到的傷害有多大,大到她根本無法和沈辭朝夕相處。

  桑知語的沉默使沈母有不好的猜想,并嚴肅地問:“知語,你大膽告訴我,是不是沈辭做了對不起你的行為?”

  又是很難回答的問題,桑知語想直說沈辭的婚內出軌。

  轉念一想,沈母是沈辭的母親,不是她的母親,難不成指望沈母幫她‘報仇雪恨’?況且,昨天沈母說過知道她最近受的委屈,沈辭還把沈辭把應雨竹帶去陪沈母。

  “媽,老板催我做事了,我們周末說。”她佯裝張丹纓真的在身邊,音量降得非常低,以此迷惑沈母。

  然后,未等話音落下,她利落地摁了結束鍵。

  說曹操曹操到,張丹纓在下一秒出現在她的眼前,示意她跟上步伐:“走。”

  桑知語二不說話地跟在張丹纓的后面,到一樓坐車。

  上流圈子經常出入的場所來來去去就那些,飯局是由張丹纓做東,對方也是上流圈子的,她定的餐廳符合張丹纓的喜好,也參考客戶的各種信息,確保不被客戶反感。

  到餐廳的時間,她們比客戶早一些。

  她們落座沒多久,客戶也緊接而到,不幸的是——

  客戶非獨自前來,帶了兩個人,其中有個是和她鬧過不愉快的湯念晴。

  其實,確切地說,不算不愉快,只是面上不太好看。

  桑知語略微尷尬,但掩飾良好,沒有露出來。

  湯念晴則不尷尬,饒有興致地打量桑知語,甚至夾雜些許調侃地說:“沈太太跳槽了嗎?不給沈總當助理了?”

  桑知語腳趾扣地,恨不得鉆進洞里。

  年初,她和沈辭應酬,湯念晴也在場。

  當時她被愛情弄得頭腦不清醒,以及沈辭總是讓她具有強烈的危機感和不安全感,每當沈辭身邊一有條件好的異性出現,她控制不住自己,有意無意地宣示主權,無聲警告別人不要試圖靠近沈辭。

  因此,一見湯念晴給沈辭倒了一杯酒,她立即從沈辭手中搶來,一口氣喝完,還代替沈辭對湯念晴說話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樣子落入他人眼中是怎樣的,但沈辭不滿她的表現,回去后一句話沒跟她說。那會她想不明白,這會她想得明白,沈辭嫌她丟人了,她現在也認為自己確實丟人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