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36章 是貼心,還是貪心?
  個別人總是給臉不要臉,蔣霆就屬于這種人。

  以前會顧忌一下蔣霆和沈辭要好的關系,不宜狠狠懟蔣霆,如今桑知語不想給蔣霆臉,覺得自己沒動手打蔣霆,已經很客氣了。

  “我是好心提醒你。”蔣霆儼然一副善人做善事的模樣。

  “提醒我什么?你算哪根蔥?用得著你提醒嗎?”桑知語不信蔣霆對她有好心提醒,擺明是故意拿沈辭和應雨竹晚上一起待著來刺痛她。

  “不識好人心,狗咬呂洞賓。”

  蔣霆尾音拉得長,落入桑知語的耳中,便是百分百看她笑話的意味。

  她甩了個冷眼:“呸!裝模作樣干嘛呀?你要有能耐,當著沈辭的面說這些,別成天人前一套背后一套!”

  說罷,她繞過蔣霆,繼續往別墅區的大門口走。

  沒料到,被她懟完后,蔣霆回到車里,緩緩開車靠近她的身旁。

  “上車,送你一程?”

  蔣霆的好心,她不稀罕,自是當做沒聽到他說話。

  桑知語一個勁地筆直走路,蔣霆沒跟她多遠,隨即加速走了。

  惹嫌的人不在了,桑知語也沒多輕松自在,回想幾次蔣霆說的話。

  a市上流圈人人都知道應雨竹馬上成為新的沈太太了,沈母今天剛回國,沈辭就亟不可待地帶應雨竹陪沈母,可想而知是抱著什么樣的目的。

  不知會過多久,沈母就欣然接受應雨竹當兒媳婦呢?

  她不認為沈母非自己當兒媳婦不可,只是一想到自己能被人輕輕松松地取代,這個世界上沒個活人非常愛自己,心底深處涌現一絲難過。

  與此同時,開車開出大門口的蔣霆,正在與沈辭通話。

  “我在我住的地方遇見嫂子了。”他簡短地說明情況。

  “然后?”沈辭冷淡地問。

  “嫂子心情好像不好,罵了我。”蔣霆若有所思地停頓,“嫂子沒開車,我想送她一程回家,拒絕了我。”

  “她罵你,你找我主持公道?”

  “不是,是……”

  “忙,掛了。”沈辭極少理會桑知語罵誰,因為桑知語有時脾氣就是很差,發作不看場面、對方是誰。

  蔣霆被桑知語罵,他壓根提不起興趣主持公道。

  退一步,縱然他想主持公道,桑知語也不服,反過來會跟他大鬧,何況他最近一樣被桑知語罵過。

  記起在莊園時,她罵自己‘爛黃瓜’,他臉色不禁一沉。

  聽著斷線的嘟嘟聲,蔣霆重撥電話。

  “究竟有什么事?別講桑知語罵你的那些廢話。”

  手機中傳來沈辭不耐煩的話語,他將車停路邊上。

  “我說句難聽的,嫂子是不是太任性妄為了?她不止代表她,還代表你沈總的顏面,你不讓她修煉修煉?”蔣霆嘆口氣,“話說回來,上一任嫂子比較識大體,人……”

  嘟嘟聲又響起,沈辭掛了電話。

  蔣霆挑了挑雙眉,改給應雨竹發微信。

  【沈太太的位置還沒到手,進度慢了點。】

  另一邊的應雨竹,恰巧也在看手機。

  蔣霆的消息,她完整看完,默默望了一眼板著臉的沈母。

  【好事不怕晚!】

  按下發送,應雨竹放好手機,親熱地叫道:“林阿姨,這茶您喝著喜歡嗎?”

  沈母瞥了瞥應雨竹送的茶,沒好氣壓在心底,表面淡淡地回應:“一般。”

  兒子送她回家休息,晚上把應雨竹帶來,還是在她剛表明對應雨竹不喜后,存心氣她的吧?

  誰說兒子是溫暖的皮夾克,分明是氣死人不償命的討債鬼。

  應雨竹往沈母靠了靠:“林阿姨,我做的護膚品牌,產品即將上市了,需要一些渠道打開銷售,沈辭哥哥說您能幫我。”

  沈母臉頓時黑下去:“幫不了。”

  瞟了瞟拿著手機就去別處接聽電話的兒子,這會走了回來,她仍沒好臉色。

  “沈辭哥哥,林阿姨說幫不了我。”應雨竹站起來,狀若委屈地望向沈辭。

  “媽,為什么幫不了?美容行業你不是大把資源嗎?”沈辭坐回到原先的位置,“雨竹創業初期困難,你拿出一點,她受益無窮。”

  沈母無視兒子的話,朝管家說:“送客!”

  一時辨別不清沈母說的客是哪個,或應雨竹和沈辭都送走,于是管家站在原地,打算好好地想一想。

  沈母簡單粗暴地指了指應雨竹。

  應雨竹眼神發出求救信號,沈辭沒來得及有所反應,管家先行一步,將應雨竹的包包拿起,并做出送她離開的手勢。

  沈母命令般地說:“沈辭,你坐著別動。”

  改變不了沈母的逐客令,沈辭也救不了自己,應雨竹起身離開。

  管家一送走應雨竹,沈母目光銳利地注視兒子:“你當我扶貧辦的工作人員?扶貧應雨竹,虧你想得出來!”

  相比其他豪門貴婦,沈母不是等著丈夫和孩子供養的閑人,手里實打實地有通過自己努力而得來的事業,在商界擁有一席之地,但兒子在沈家繼承人選拔賽落敗時,她日子也不好過,差點事業盡毀。

  這幾年,兒子取得巨大的勝利和成果,自己事業連帶恢復,居然被兒子讓扶貧,假如扶貧對象是別人,她興許會答應,大方拿出資源。

  扶貧對象是應雨竹,她氣得兩眼發黑,接著說:“知語提出和你離婚的節骨眼,你要把心思放在知語身上,不要用在其他無關的女人的身上!”

  “我不用花心思在桑知語身上,她也不會舍得和我離婚。”沈辭頓了頓,“你不幫雨竹,我只好自己幫了。”

  “幫幫幫,你就知道幫一個拋棄過你的人!”沈母騰地站起,“還一口一個雨竹,叫知語則是連名帶姓,你聽聽你自己像什么樣!”

  “談不上雨竹拋棄我,是應家強行送她出國、解除婚約。”沈辭也站起來,“應家現在給不了她多少資源創業,在我能力范圍內,我幫一幫她,沒什么。”

  兒子直接忽略自己的后一句話,沈母氣到極致:“我跟你說過多少遍,我不喜歡這位你爺爺給你定下的前未婚妻。”

  “雨竹沒有特意討好你,所以你不喜歡她。你喜歡桑知語,是因為她無時無刻不討好你,你的雙眼被蒙蔽,看不出桑知語的所圖。”

  兒子篤定的語氣,聽得沈母怒不可遏:“我不跟你扯這些,總之你明天帶知語來這和我吃飯,如果我看不到你倆同時出現,有你好看!”

  沈辭微抿唇角:“媽,桑知語的討好,對你就這么有效嗎?”

  “起碼她不氣我,是貼心的小棉襖!”沈母數不清兒子從小到大氣過她多少次,犟脾氣和他早逝的父親一模一樣。

  “是貼心,還是貪心?媽,你要分清楚。”沈辭沒少見過桑知語從他母親那里得到好處的真面目,那種貪慕虛榮無處可藏。

  而且桑知語叫他母親為媽,在他們沒結婚前就開始叫了,對比她把她的養母多年如一日都叫阿姨,諂媚之心昭然可見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