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35章 今晚怕是獨守空房
  本以為張丹纓有什么重要事情交給她,結果是給她一個地址,叫她把先前買的古董花瓶送過去,桑知語一回公司拿到古董花瓶,又馬不停蹄地去趕往。

  路上,她接到養母的電話。

  養母開始好言好語,讓她這陣子多陪陪沈母、討沈母的的歡心,她說她要上班,沒時間,養母嘴臉開始變了,話里話外都是訓她。

  其實,像養母說的這種事,她以前做得相當熟練,一點不難。

  但那是建立在她愛沈辭、沈母確實對她不錯的前提。

  如今養母打著為她好的旗號,絲毫不顧及她的感受,她忍無可忍地說:“阿姨,您要是再這么逼我,我一定跟沈辭說,上次在莊園,我們中的藥是你下的。”

  沈辭兩次中藥,她都背鍋了,倒霉透頂。

  她明白自己哪怕反復強調藥是別人下的,沈辭依然不會相信,不過,根據養母這段時間以來的言行,她掌握對付養母的小竅門。

  果不其然,她話一出口,電話另一邊忽地無聲。

  沉默一會,沈凝月罵道:“你這死孩子,不懂我的苦心。”

  “阿姨,我在上班,沒空跟你講太多。”桑知語利落摁斷電話,順便暫將養母的號碼設置成黑名單。

  出租車在這時停下,她望了望外面。

  淮海花苑,燙金的四個字寫在氣派的大門上。

  是張丹纓讓她來的地方,也是a市低調奢華的別墅區。

  這種住宅區,出租車根本開不進去,桑知語拎著古董花瓶下車,守在門口的安保人員當即來詢問她的個人信息,然后和她要去的那戶人家核實她是否訪客的身份。

  別墅區面積非常廣闊,安保人員開車送她進入里面。

  她不由想,收古董花瓶的人和張丹纓是什么關系?

  想過多種可能,她都沒想對,因為到達目的地后,沒等她按門鈴,一個模樣十八歲左右的男孩開門出來,特別直白地審視她:“你是我媽派來的?”

  有一瞬間,桑知語的cpu被燒壞了。

  媽?

  她愣了一下:“張總是你媽?”

  男孩不客氣地反問:“你不知道?”

  當然不知道!

  桑知語沒聽說過張丹纓有兒子,還看起來是成年了的樣子。

  她眨眨眼睛:“現在知道了。”

  “我媽叫你拿了什么東西?”男孩目光落在她的手中。

  “古董花瓶。”桑知語邊說,邊用眼神問男孩要不要她進去幫他放好。

  男孩沒說話,身體挪到一邊去,表達的意思很明顯。

  桑知語后知后覺地觀察男孩。

  男孩個子比她高出大半個頭,身形極其單薄,是那種少年專屬的單薄,青春又不失年少,即便額頭留著隱隱遮住眉眼的劉海,仍看得出他的五官和臉型具有優越性。

  綜合條件看,男孩在學校必然是校草級別的。

  就是身上散發一股拽拽的氣息……

  等等,張丹纓說的帶小孩,不會是帶這個‘小孩’吧?

  她今年二十四歲,比男孩大不了幾歲,怎么帶?

  進去后,桑知語剛把古董花瓶放下,男孩指著角落的一堆雜亂無章的東西,對著她說:“你去整理好。”

  這里沒有管家傭人之類的家政人員嗎?

  她問題沒出問口,男孩便消失了。

  拿人錢財、替人做事,桑知語不得不整理東西。

  不料,花了足足兩個小時才整理好,她并不適應體力活,被累得坐沙發上休息,張丹纓還打電話問她:“年輪沒為難你吧?”

  ‘年輪’指的是誰,顯而易見。

  她未立刻作出回答,想了想:“他只是讓我幫他收拾東西,我剛收拾好。”

  “以后你每逢周三、周日就去一趟他那里,看他有什么需要。”

  “張總,你面試我時說的帶小孩是帶他?”

  “嗯。你本科不是選修過兒童心理學嗎?”

  桑知語瞬間記起自己曾經有個當醫生的目標,可惜高考報志愿時,養母讓她向能賺到大錢的專業看,最后強勢幫她定了學校和專業。

  沒學成醫,她選修過兒童心理學來慰藉自己。

  細想,婚后圍著沈辭轉悠的三年,她發現自己像個廢物,已經快忘記學習過什么知識了。

  她點點頭:“對,我選修過,還考過證書。”

  “年輪不好帶,你多花點心思。”張丹纓叮囑道。

  “我會的!”桑知語笑道。

  不想接下帶‘小孩’的工作,可生存使人學會低頭。

  通話結束,她尋找男孩,準備跟他說一聲她要走了。

  然而,男孩神出鬼沒地站在她的身后,狠狠嚇她一跳。

  聽說她要走,他沒有半點反應。

  她有點打退堂鼓,猜想對方是不是難伺候。

  猜想直到她走出屋子都在繼續,還沾上詭異,因為她不經意地回頭看一看背后,男孩站在二樓的陽臺上,似是看她,也似是不看她。

  莫名的陰森感,桑知語步伐有多快走多快,恨不得瞬移到別墅區的大門口。

  “嫂子!”

  精神緊繃之際,后面驀地有聲音,她背脊發涼。

  “嫂子,是你嗎?”

  后面說話的人又發出聲音,伴隨而來的是停車的聲音。

  她回頭一看,熟悉的面孔。

  蔣霆。

  “你怎么在這?”她皺眉問。

  “我倒想問嫂子怎么也在這?”蔣霆離開車子,站在桑知語的不遠處,環視四周,“大晚上的,你不應該和沈辭在家嗎?”

  人以群分是真理,蔣霆是沈辭的發小,有個德行和沈辭相似,即是他也有高高在上看不起人的習慣,桑知語這會就被他俯瞰。

  她向來不喜歡蔣霆,主要是蔣霆人前一套背后一套,當著沈辭的面,他客客氣氣地叫她嫂子,說每一句話是深思熟慮般,一旦沈辭不在,他甩臉色給她看,說話陰陽怪氣。

 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無意中得罪過蔣霆,或是蔣霆單純的狗眼看人低、做人沒素質,以至于他一副死樣。

  正想打發蔣霆,他接著說話:“錯了,沈辭不應該和你在家,他告訴我,他和雨竹去陪他母親,你今晚怕是要獨守空房。

  聽不得冷嘲熱諷的語氣,桑知語懟道:“我獨不獨守空房,關你屁事?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