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9章 倒要看看她能鬧多久
  不止盛元有她的私人物品,沈家也有大量,桑知語想了想,決定回趙心妍家里,先去沈家一趟。

  踏入自己曾經認為是‘家’的地方,她心情頗為復雜。

  這棟房子是她精挑細選的婚房,沈辭沒有參與過。

  不久后,這里會迎來新的女主人。

  不對。

  以沈辭的財富,他和應雨竹結婚后,何必住她住過的‘二手房’。

  和不是自己愛的人結婚,婚房可以隨便定。

  和自己心愛的人結婚,婚房當然是要方方面面地挑最好的,那些她歷盡千辛萬苦都得不到的東西,應雨竹都將輕松、甜蜜地得到。

  酸澀涌上心頭,桑知語強忍難過,到她和沈辭的臥室。

  如果把她所有私人物品拿走,是個大工程。

  再說了,她沒忘記沈辭在醫院的那番話。

  她發動記憶力,盡可能地只拿是花自己錢買的私人物品,再加上拿生活中必須用到的個人證件。

  一通翻找下,天色不知不覺地變黑。

  桑知語拉著行李箱,坐電梯下樓。

  沒料到,和一具高大頎長的身軀迎面碰上,男人居高臨下地俯視她。

  “昨天出院,跑到趙心妍那里過夜,今天去公司,提交離職申請,還叫王仁和幫你說蠢話,現在又玩什么?玩離家出走?”

  說到最后,沈辭發出輕蔑的嗤笑。

  縱然不是第一次面對這般嗤笑,桑知語史無前例地覺得刺耳。

  “沈總的理解能力那么差嗎?我表達得還不夠清楚?凈身出戶的離婚,包括離婚前的分居,我都是認真的!”她不甘示弱,微抬下巴。

  “哦,是嗎?”

  漫不經心地說完,沈辭扭頭看向一旁面露震驚的管家。

  管家不是故意要聽桑知語和沈辭說什么,單純是路過,不小心聽到。

  現在對上沈辭的目光,管家恨不得連滾帶爬地消失,畢竟‘選擇性耳聾’是最基礎的職業素養,一些事是不能聽到的。

  “過來檢查她的箱子!”

  左腳剛抬起,隨即聽到來自沈辭的命令。

  一時之間,管家反應不及,眼神迷茫呆滯。

  管家沒聽懂沈辭的含義,桑知語卻是聽懂了,微微一瞪他:“沈辭,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看你的骨氣有多少。”

  “???”

  “別嘴上喊著離婚,實則你一張不少地帶走我給你的卡。”沈辭示意走來的管家速度快點,“另外,我提醒你,我耐心被你弄沒了,你今天踏出這個大門,以后別想再進來半步。”

  看著管家小心翼翼又不得不拿走她的行李箱,桑知語難堪至極。

  原來在一個不愛自己的人的眼中,自己如同可以隨便對待的物件。

  無論何種場合、旁邊有誰,都不影響他對她的羞辱。

  “誰稀罕再進來這里!”她抿了抿紅唇,使勁壓下負面情緒,“你求我都不進來!麻煩你快點找律師跟心妍談好離婚協議的細節,我一秒都不想和你保持婚姻關系!”

  “裝硬氣?”沈辭上前一步,以絕對性的身高優勢將她籠罩在他的影子下,語速漸緩,“希望你心口如一,別沒過幾天就來求我,到時你跪下都沒用。”

  隨著男人的話音落下,四周環繞嘲弄和輕視。

  桑知語真的受不了,很想反駁回去,但沒力氣反駁。

  假若是在應雨竹回國前,沈辭這樣對她,她還有力氣跟他吵,跟他鬧,事后能若無其事地安慰自己,沈辭沒愛上她,所以同理心不強、不用太照顧她的感受,等他愛上她,一切會好的。

  可惜應雨竹已回到他的身邊,她做什么都是徒勞的,甚至自取其辱。

  “我不會求你,更加不可能跪下求你!”她咬牙切齒地道。

  男人像是沒聽到她這句話,繼續說下去:“對了,我不是三年前的我,我母親已經不能向我施壓。”

  聽到提及三年前,桑知語口中蔓延些許苦味。

  她能成為沈辭的妻子,多得沈母,因為沈母真的很喜歡她,一知道她和沈辭有了普通男女的關系,便想著她當沈家的兒媳婦。

  她坦然承認,她是刻意使用了心機地討好沈母,從而使沈母喜歡她。

  可是,愛一個人,用點心機得到對方母親的歡心,有什么錯嗎?

  她總不能愚蠢地去得罪沈母吧?

  “你說的這些,無非是怕我糾纏你復婚。”她頓了頓,艱難地咽了下干澀的嗓子,“我……”

  對方不相信自己,說再多都是枉然。

  桑知語停止說話,推開管家,從行李箱中拿出證件。

  “看清楚了吧,是我自己的個人證件,你的卡我沒拿,都在房間里放著。”證件展示完畢,她大步流星地朝大門口走去,迫切又狼狽。

  她擔心自己在這多呆一秒,眼淚會控制不住地流下來。

  那種直面被自己愛的人羞辱的難堪,會將人擊潰。

  沒檢查完行李箱裝有什么,桑知語就跑了,管家不知下一步的動作,靜候沈辭的發令。

  但沒聽到發令,而是聽見沈辭拿出手機,撥打電話,緊接而來是沈辭吩咐電話另一邊的人:“把我名下所有的副卡都停了!”

  八卦是人類最原始的天性,管家極想知道桑知語怎么一回來,就和沈辭聊離婚事宜,還關涉到分財產和將來復不復婚,順帶思考自己如何裝聾作啞,宛若今晚什么都沒目睹。

  “桑知語下次回家,未經過我的允許,不準放她進來!”

  將要發呆之時,沈辭第二道命令是給自己下的,管家急忙應道:“是,先生。”

  下完該下的命令,沈辭瞥了瞥桑知語身影消失的方向,不悅地微抿唇角。

  停掉供她消費的副卡,禁止她踏入家門和公司,他倒要看看她能鬧多久。

  三天,五天,一周?

  他估算,最多不超半個月,她就該找他求饒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