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瀟灑離婚后,瘋批前夫繃不住了 > 第6章 由奢入儉難
  沈辭前腳一走,趙心妍后腳再度進入病房里。

  只見,桑知語雙眼冒著水汽,失神地注視前方。

  她急忙走過去:“沈辭那個狗男人跟你說什么了?”

  “心妍,幫我去辦出院手續。”

  “你這剛醒,出院做什么?”趙心妍驚詫。

  沈辭話已至此,桑知語不想被他看不起。

  做人,還是要有點骨氣的。

  “我可以去你家住一段時間嗎?”她問。

  話題跳躍性太強,趙心妍摸不著頭腦:“出院和去我家住,你這是?”

  桑知語名下沒有獨立的房產,也不能立刻找到合適的房子,借住在好朋友的家里,加上好朋友的陪伴,能讓她千瘡百孔的心好受一些。

  “離婚前,我要跟沈辭分開住。”她解釋。

  趙心妍總算理解桑知語此舉是意欲為何,同時也心疼她。

  支持桑知語搬來和自己一起住,但也得為桑知語當前的身體情況著想,趙心妍不同意桑知語就這么出院,而是強烈要求她繼續住院。

  三天后,經醫生檢查,確定無大礙,桑知語獲準出院了。

  陪桑知語辦出院手續時,趙心妍隨便掃一眼賬單上的數字。

  521230。

  六位數,趙心妍沒當回事。

  下一秒,她看到桑知語如是肉疼的表情地刷卡。

  趙心妍不解:“區區五十多萬,你肉疼?”

  桑知語點頭:“當然。”

  下定決心離婚,那肯定不能花沈辭的錢,她現在刷的卡是她自己的。

  她和沈辭結婚后,身價水漲船高,可她終究是出身普通家庭,親生父母去世得早,根本沒給她留有遺產,縱然沈辭的姑姑沈凝月名義上地收養她,她也沒得到巨額財富。

  能付得起這筆住院費用,靠的完全是她的工資和逢年過節收到的紅包等。

  正所謂,由儉入奢易、由奢入儉難。

  她不改一改先前的消費方式,不節約點,恐怕個人存款支撐不了幾天。

  “再怎么說,你現在還是沈太太,不必替沈辭那個狗男人省錢,該花就花。”趙心妍嘴上雖是如此說,實則心里痛罵沈辭和應雨竹。

  這倆都什么不要臉的狗男女!

  昨天竟然一同出席個宴會,搞得他們的新聞滿天飛,而沒出院的桑知語,可憐兮兮的。至今為止,沈家那邊沒來過其他人看桑知語,包括一直說喜歡桑知語當她兒媳婦的沈母,連桑知語的養母也沒來。

  趙心妍大致地猜測,莫非沈家內部達成共識,讓應雨竹盡快取代桑知語?

  沈辭,真有他的!

  當上沈家掌權人后,沈家所有人都得按照他的意思來行事。

  “不要!”桑知語抿抿紅唇,“等下去到你家,你再重新幫我擬份離婚協議?”

  “協議多少份都能擬,問題是沈辭得同意,你讓他找個律師和我商談?”趙心妍有心想幫桑知語當面跟沈辭爭取到屬于她的那份,不過,依照她之見,沈辭沒太多功夫和她說協議的事情。

  “我明天回盛元,跟沈辭說。”

  “啊?你還回盛元?”趙心妍疑惑。

  桑知語打從研究生實習時期便進入盛元集團工作,給沈辭當助理,眼下她要跟沈辭離婚,她不會想著留在盛元集團上班吧?

  趙心妍看不懂桑知語的操作,頓時又起了懷疑。

  其實,桑知語沒那么堅定地想離婚?

  “不干了,也得走正常的離職手續,把工資和季度獎金拿到手啊。”桑知語本著一分一毫都不放過的原則,何況這是她的血汗錢。

  “那也沒見你住院期間請假什么的?”趙心妍掰起手指算,“曠工超過三天,一般公司會算員工自離,你這還能有錢?”

  “我請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趙心妍歪著腦袋打量桑知語,“知語,你好奇怪,為什么突然跟普通人一樣計較三瓜倆棗?”

  “我本來就是普通人,只是一時飛上枝頭變鳳凰,無奈枝頭太滑,導致我站不穩,掉落下去。”桑知語沒否認過自己的出身,不曾忘記自己也過著普通人的日子。

  “你——有點不像我熟悉的桑知語。”趙心妍最近幾年熟悉的桑知語,是個十足的戀愛腦,凡事愛跟在沈辭后面跑,“不沉淪在愛河,瞬間清醒得讓我看你像陌生人。”

  坐上趙心妍的車,桑知語扶著下巴,望向窗外的風景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清醒。

  因為她很清楚,即使下了離婚的決心,也不能一時半會地把沈辭從她心中抹去。她要做的是一步一步地脫離沈辭的生活,適應沒有他的世界。

  回到家中,趙心妍一邊帶桑知語進客房,一邊說:“我這小房子,委屈你了。”

  “沒有委屈,我以后也要住小房子的。”

  “什么鬼?沈辭年收入是以億來為單位的,把他和你結婚三年的合法收入分一分,你至少能拿到十億以上吧?”一說到這個,趙心妍想趕緊調查沈辭的財產,免得沈辭轉移,桑知語分不到多少。

  “分不到,我們簽了婚前協議,離婚我得凈身出戶。”桑知語已經在籌謀如何自食其力了。

  “!!!”趙心妍嘴角抽搐,“我就說呢,當初光靠沈辭母親對你的喜歡,你怎么就輕輕松松成為沈辭的妻子,敢情沈辭提前挖了個坑,打定過幾年就和你離婚的主意。”

  桑知語能當上沈太太,確實依靠沈母的一部分助力。

  沈母僅有沈辭一個獨子,遺憾自己沒有女兒,恰恰她合了沈母的眼緣,沈母或多或少是把她當做女兒來疼愛的。

  說著,趙心妍開始唾棄:“沈家半個好人都沒有!沈辭母親嘴上說你當她兒媳婦,她很高興,結果你綁架,住院了,她都不聞不問,還有你那個養母,私心……”

  吐槽是要懂得適可而止的,趙心妍打住往下說。

  “我阿姨和我婆婆在國外度假呢,她們不知道我這件事。”桑知語在她們出國后,有和她們保持聯系,前天和她們通過電話,她們的確沒聽說過她被綁架,她也不想讓她們擔心,因此就沒說。

  最重要的一點是,她要和沈辭離婚,對于這兩位長輩來說是一件大事,她沒想好怎么交代,反正就先瞞著。

  等她們回來,離婚也和沈辭談妥了,她應該想得出好的交代了?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