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無敵小相師 > 第214章 活動經費
  符箓迅速燃燒殆盡,化作一截虛影狀的漆黑木樁,砸向墨霞子。

  夾帶著一股惡心的腐臭味道,熏得令人想要把鼻孔塞住。

  緊隨而至的龍小野,立刻打出一道幻劍符,化作一柄小劍,沖擊在木樁之上。

  嘭!

  虛影木樁頃刻間散盡。

  墨霞子繼續沖上前,一腳狠狠踩在仲紅瑤的后背,疼得她反弓成蝦米狀,嘴里不停倒抽著涼氣。

  令狐雁也趕到,踩住她的一條胳膊,龍小野踩住另一條。

  “你們想干什么?”

  仲紅瑤奮力掙扎,左右晃動著腦袋,也無濟于事。

  隨著龍小野彈射出一根銀針,精準扎在她的大椎穴上,立刻就沒了動靜。

  兩女拖著一女,扔進了防彈車的后備箱。

  一路疾馳,回到星雨莊園。

  明亮的大廳里,龍小野蹺著腿坐在椅子上。

  仲紅瑤頭發凌亂,被摁住跪在地上,耷拉著腦袋,滿臉不服,卻也不敢反抗。

  “說,誰派你來謀害本人的?”龍小野冷聲質問。

  “不知道你說什么。”

  仲紅瑤搖搖頭,開啟裝傻充愣的那套把戲。

  “不說,就把這瓶東西,全抹在你身上。”

  龍小野取出那個小玻璃瓶,里面混雜了腐修草的萃取物。

  仲紅瑤不說話。

  “雁姐,戴上橡膠手套,給她擦上。”龍小野吩咐。

  “好!”

  令狐雁立刻答應,當真就戴上手套,一邊接過小瓶子,一邊壞笑。

  “關鍵的部位,是不是可以多擦一點?”

  “必須啊!”龍小野大笑。

  像是惡魔的笑聲,仲紅瑤立刻冒汗了,隨著令狐雁步步逼近,她的心理防線終于崩坍,顫聲道:“不要,我說……”

  “敬酒不吃吃罰酒!”

  令狐雁還是沒忍住,使勁扇了她一記耳光。

  斷斷續續,仲紅瑤坦白了一切。

  她來自于南方風水世家豐家,是一名高級通靈師,能控制鬼魂,也會抓捕獸仙,還懂得不少常用法術。

  受二當家豐梟指派,潛入芳原市。

  目標很簡單,殺不掉龍小野,也要讓其修為盡失,不堪一擊。

  仲紅瑤首先鎖定了急于用錢的孟嬌,一番蠱惑之下,孟嬌跳槽香浪洗浴,成功接近龍小野。

  暗中觀察,龍小野并無大礙,就知道任務失敗了。

  仲紅瑤留在芳原,還有進一步的行動。

  比如,蠱惑某人進入天機館,直接朝著龍小野,潑灑這種毀掉修為的液體。

  又或者,讓一名討飯的乞丐,接近龍小野,實施計劃。

  “仲紅瑤,你都沒有意識到嗎,這些把戲都太爛了。”

  龍小野非常不屑,小野哥如果那么容易被攻擊,早就傷痕累累,退出江湖了。

  “我還聯系了別的風水師,看你賺錢,他們羨慕嫉妒恨,可以打著交流的旗號,搞一場活動,下手的機會就多了。”仲紅瑤說道。

  “還有別的計劃嗎?”

  龍小野像是個旁觀者好事兒打聽。

  仲紅瑤支支吾吾,見令狐雁又揚起了那個瓶子,身體收緊,這才繼續坦白。

  “其實,我還帶了解藥,一旦你中招,就用解藥,交換二當家想要的東西。具體是什么,我不清楚,但你一定知道。”

  “你不知道,還要我知道?是個什么東西?”龍小野故作疑惑。

  “……”

  仲紅瑤鼻翼翕動,龍小野分明裝傻。

  他當然知道,就是那枚“風字號”的天玄令。

  真無恥!

  本就是天玄門的寶貝,竟然被當做了私人藏品。

  偷走又沒保存好,又舔著臉還想要回去。

  “解藥在哪里?”龍小野問道。

  仲紅瑤指了指胸口,龍小野探頭一瞧,沒有啊。

  仲紅瑤翻了個白眼,又甩甩脖子。

  哦,看到了,上方一條心形的吊墜。

  令狐雁立刻上前,一把扯了下來。

  吊墜能夠打開,里面果然有一個小小的藥丸,呈現棕紅色。

  “你表現還不錯,其余害我的液體,又都藏在哪里?”龍小野繼續追問。

  “我放在芳原商場的儲物柜里,每天都更換地方。”

  仲紅瑤坦白,做事相當謹慎,如果不是威逼之下,拿不到證據的。

  這次,不用令狐雁翻兜,仲紅瑤就主動將開箱小票掏了出來,還有幾張符箓。

  讓令狐雁都收好,龍小野又問:“出門在外的,豐家給了你多少活動經費?”

  “一百萬。”

  “算作給我的賠償吧!”龍小野命令的口吻,又抬抬手,“雁姐,你收下這份心意吧。”

  “好嘞!”

  令狐雁立刻取出手機,跟仲紅瑤加了好友。

  求生欲很強,仲紅瑤并不遲疑,轉賬九十三萬。

  湊不夠一百萬了……

  在芳原市的這段期間,她自己花了七萬。

  其中就包括找小伙子,很貴的。

  “龍大師,我是個離婚的女人,家里還有孩子,你就放過我吧!”

  仲紅瑤哀求著磕了個頭,又舉起一只手,“我發誓,以后決不再打擾龍大師,否則不得好死。”

  “好吧!”

  龍小野答應了,“看在你有孩子的份上,那就放過你。如果你繼續跟著豐家針對我,下次,一定讓你死得很慘。”

  “回去后,我就帶著孩子,遠走他鄉。”仲紅瑤再次保證。

  這話不可信!

  但龍小野不想計較,干掉她,只會弄臟了莊園。

  還有,她這種年紀和修為,不會參與圍攻天玄門,恐怕連實情都不知道。

  安排令狐雁,將仲紅瑤推出山莊大門,不忘拔下那根銀針。

  夜色深深,萬籟俱寂。

  兜里只有幾百塊錢的仲紅瑤,奔跑到主街道,打了一輛車,無比狼狽的離開了芳原市。

  “小野,你就這么把她給放了?”

  墨霞子大感意外,仲紅瑤的行動,可謂是惡意滿滿。

  “總不能留她住下,浪費糧食。殺戮,我只針對窮兇極惡之徒。”

  龍小野說著,打了個哈欠,溜達著上樓休息了。

  次日上午。

  龍小野只帶著令狐雁,來到了天機館。

  梅三姐已經等候多時,坐進防彈車里,覺得到處都稀奇,贊不絕口。

  三人一路說笑,駛離芳原市,直奔金灣村。

  不到一個小時,目的地就到了。

  在梅三姐的指揮下,防彈車小心駛過彎曲的山路,一直停在了西山腳下。

  “我家的祖墳,就在那邊。”

  下車后,梅三姐抬起大手,指了指西北方的一處山坳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