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無敵小相師 > 第204章 一定報答恩人
  下午三點。

  令狐雁帶著孟菲從樓上下來了。

  孩子眼神明亮,精神狀態非常不錯。

  還換了一套裘小源穿不完的新衣服,更像是換了個人一般。

  “菲菲,覺得怎么樣?”龍小野笑問。

  “開始很疼,但現在沒事兒了,感覺很舒服。”

  孟菲如實回答,又鞠躬,奶聲奶氣道:“謝謝龍大師。”

  “呦,真是個小人精,跟誰學了這么多規矩。”令狐雁忍俊不禁。

  龍小野也笑著擺手:“不用客氣,叫大哥哥就行了。”

  “大哥哥,救命之恩,以后再報。”

  孟菲小大人般,鄭重其事地做了個抱拳的動作。

  令狐雁和龍小野又都笑起來,這孩子很可愛。

  把脈檢查,一切正常。

  但孟菲身體機能還很差,腸胃也較弱,都是患病導致的緣故。

  不過,處理也簡單,多吃點兒東西,逐步加強鍛煉,很快就能補回來。

  聯系上孟嬌,她很快從對面跑了過來。

  “小妹,你怎么樣?”

  孟嬌一進屋,就迫不及待詢問。

  “姐,我的病好了,再也不用吃藥了。”孟菲仰著小臉,開心說道。

  小孩子的話不足信。

  但是,看起來,就像是全好了!

  “龍大師?”

  “差不多吧。”

  啊!

  孟嬌激動地抱住妹妹,使勁親了兩口,一時間泣不成聲。

  好半晌,孟嬌才放開妹妹,朝著龍小野鞠躬感謝。

  “龍大師,謝謝你,不知道該怎么報答。”

  “是這位姐姐,幫忙治好的。”龍小野指了指令狐雁。

  “謝謝姐姐!”

  孟嬌又朝著令狐雁鞠躬,擦擦眼淚道:“姐姐,我只會按摩,你什么時候需要,我就過來!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

  令狐雁擺擺手,想想就覺得很奇怪。

  “菲菲很堅強,也討人喜歡,以后好好培養吧!”

  “嗯嗯!”

  “多吃多睡,身體健康為主,其他暫時不要強求。”龍小野補充。

  “是,我都記住了。”

  孟嬌落淚不止,也看到妹妹穿上了體面的好衣服,感激的只是不斷落淚,一時間說不出話來。

  “姐,別哭啊。等我長大了,一定報答恩人。”

  孟菲替姐姐擦眼淚。

  “祖宗,你能照顧好自己,就行了。其他的,交給我。”

  “自己的事情自己做!”

  “哈哈,菲菲,考上大學再說吧。”龍小野大笑。

  跟龍小野加上微信,孟嬌又是一番感謝,這才帶走了妹妹。

  “小野,我想留著那條隱弓蟲。”

  令狐雁試探道,她曾經飼養的腎游蟲,就被龍小野給消滅了。

  隱弓蟲,遠比腎游蟲更強大。

  “雁姐,這種邪術,不會長久的。”龍小野皺眉。

  “姐跟你這么久了,早就改頭換面,不會用來害人的。但對付敵人,各種手段都可用,畢竟,他們對我們也不擇手段。”

  “這條蟲還能成長,對吧?”龍小野問道。

  當然!

  令狐雁眼睛發光。

  “再養育一段時間,真的可以隱形了,不可多得。”

  “好吧,一定控制好。”

  “放心,我會跟它建立血契,怎么都跑不了。”令狐雁開心不已。

  緊跟著,令狐雁提出自己的看法。

  這條隱弓蟲,來歷并不簡單,它像是跟某人神識相連。

  “有人培養的?”龍小野吃了一驚。

  “可能性很大,很像是故意種在孟菲的體內,等待成熟。”令狐雁點點頭。

  “孟嬌的家境,不像是容易結仇的。”龍小野不解。

  “有些法師尋找培養皿時,不看人,只看是否可用。孟菲的特點,靈竅過人但體質虛弱,非常容易入侵。”

  龍小野若有所思點點頭。

  “既然這樣,雁姐,抓緊處理隱弓蟲,清楚掉上面的神識。”

  “馬上去辦!”

  令狐雁急匆匆上樓去了。

  又去洗浴會所,飽餐一頓,還泡了一會兒溫泉。

  臨走時,龍小野打了一份盒飯,三人坐著防彈車,重新回到了星雨莊園。

  城堡內亮著燈,墨霞子正坐在椅子上,無聊地擺弄手機。

  看到龍小野進來,急忙站起來,賠上個笑臉。

  “給你帶飯回來了,快吃吧!”

  龍小野說著,將盒飯遞了過去,墨霞子接過來,還能感受到上面的溫度,一時間有點感動。

  “謝謝,我以為……”

  “由著你自生自滅?想多了,你要是餓死在這里,豈不是很晦氣。”

  龍小野斜了墨霞子一眼,便上樓去躺著了。

  片刻后,外面傳來了敲門聲。

  “墨護法,進來吧!”龍小野喊了聲,依舊蹺著腿躺在床上。

  墨霞子推門而入,在這名年輕人的面前,顯得頗為拘謹。

  “坐下吧,有話就說。”

  拉過一把椅子,墨霞子坐在寫字桌的旁邊,說道:“如果我沒猜錯,這附近,有一只黃仙,正盯著你們。”

  “不奇怪,摘星門早晚卷土重來。”

  “你能不能告訴我,東門卞到底中了什么毒?”

  墨霞子想了一整天,也沒有任何頭緒。

  “告訴你也無妨,飛鏢上有毒,擦破皮膚就滲入了,應該是斷骨散。”龍小野面色平靜如常。

  “啊……無藥可救!”

  墨霞子驚愕萬分,她聽說過這種奇毒,一旦中毒,異常痛苦,仿佛骨頭都要斷了,七日后必死。

  “聽說過黑白雙煞嗎?”龍小野不答反問。

  “當然聽說過。”

  “黑白雙煞過來找茬,被我痛扁一頓,還奪了他們的彎月刀和封喉鏢。東門卞就是中了封喉鏢,此人太邪惡了,只怕身上背負著不止一條人命,在極度痛苦中死去,也是報應。”龍小野冷哼。

  墨霞子再次震驚,龍小野的本事,實在超乎想象。

  “今天,陌辰星給我來電話了。”墨霞子又提到另外一件事。

  龍小野有些后悔,忘了這個茬,應該收走墨霞子的手機。

  “他還是勸你回去吧?”

  “他說,東門卞的情況很不妙,問我用了什么毒。我當然不知道,他知道我在這里,又說,只要將這里燒了自證忠心,就讓我重回宗門,既往不咎。”

  龍小野又驚了一個,大意了,太大意了,還是經驗不足啊。

  故作平靜地問道:“那你怎么不放火?”

  “我做人有底線,你不殺我,就是有恩,怎么能恩將仇報。”墨霞子倒是一臉正色。

  “多謝了,境界比我想象的高。”

  龍小野豎起大拇指,贊了一個。

  “接下來,到底該怎么辦,我這心里,一點數都沒有。”墨霞子幽幽嘆了口氣。

  “遇到了什么難處?跑路的話,我可以資助一些路費。”

  龍小野故作關切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