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無敵小相師 > 第149章 臟水井
  下方,居然是一個直徑半米的水泥管。

  看下去很深。

  還有腥臭的氣息飄上來。

  “這是想干什么?”

  韓易聞不解,內心也很震撼,悄悄埋下水泥管,也是下了功夫的。

  “很簡單,臟水井能阻斷風水氣脈,對你和孩子不利。為了防止水分蒸發過快,里面應該還有瀝青一類的油脂。”龍小野補充。

  “可惡!”

  韓易聞雙目冒火,拳頭都握緊了,又問:“龍大師,接下來該怎么處理?”

  “填埋,就不是井了。但在這之前,還要先處理一件事兒。”

  “請講。”

  “下面有東西!”龍小野指了指。

  衛明連忙忍著惡心,湊過去看,當然看不清,又打開了手機照明。

  “真的有。看著像,像,媽呀,一個漂浮的小棺材!”

  衛明被嚇到了,說話都不利索。

  韓易聞也湊過去看,臉色愈發難看,這是妥妥的巫術。

  怎么取出來,是擺在面前的難題。

  除非,將整個水泥管,全部都挖出來。

  工作量不小,只怕天黑都回不去。

  兒子的安全最重要,韓易聞掏出手機,準備叫人,龍小野卻不想耽誤時間。

  我來吧!

  來到井口,龍小野眼睛微瞇,探手向內一抓。

  灰色的小棺材,便出現在他的手上。

  韓易聞和衛明,都被驚呆在當場。

  這才是真正的高手,隔空取物,活久見!

  “雁姐,拿給我沖沖手。”

  龍小野惡心地直抽鼻子,手都臟了。

  令狐雁連忙拿來一瓶礦泉水,從龍小野沖凈了手,捎帶將小棺材也沖了下。

  堪稱工藝品,小棺材嚴絲合縫,好像是實心的。

  龍小野觀察下,還是將蓋子給掀開了。

  里面放著三樣東西。

  一縷女人的長發,一張黃紙符,還有一小包指甲。

  “找到原型了。”龍小野解釋:“長發來自怨死女子,也就是書航噩夢中鬼魂的形象。”

  衛明嚇得心臟狂跳,連忙后退幾步,點起一支煙壓驚。

  韓易聞眉間的疙瘩就沒舒展過,強忍住怒火:“請教龍大師,這剪下的指甲又是誰的?”

  “書航的。”

  韓易聞倒吸一口涼氣,對方居然連這種東西都拿到了,完全記不起來,什么時候發生的。

  龍小野將那個符箓拿起來,小心展開。

  上面寫著生辰八字,又遞給韓易聞看,他立刻反應過來,“這是書航的生辰,對一個孩子下毒手,簡直喪心病狂!”

  至此,龍小野所說的一切,都證實了。

  有人刻意破壞風水,目標直指韓易聞的兒子韓書航。

  可以斷定,伏臨觀深度參與其中。

  如何處理這些物品?

  龍小野給出方法,都燒掉,將灰燼埋了。

  另外,要將臟水井給填了。

  一切都忙完,快下午兩點了。

  中午讓龍大師餓肚子,韓易聞對此深表歉意,晚上要在騰龍大酒店,設宴款待。

  龍小野沒答應,來日方長。

  三天后,還要登門,再給韓書航檢查身體,到時候再說。

  韓易聞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,口若懸河,感激的話不帶重樣,說了一籮又一筐。

  進入芳原市后,兩輛車分開,龍小野便直接回了天機館。

  “小野,我一來,你就走了!”

  苗香依從樓上下來,帶著點埋怨。

  “嘿嘿,趁著有時間,多賺點錢,等遠行啟動,就要閉館了。”

  苗香依琢磨了下,不以為然道:“放心,我爸一定會給你滿意的補償。”

  “談交情,不談錢!”

  龍小野擺擺手,“別人給錢,我也不去,要冒著不小的風險。”

  “多謝!”

  苗香依感激微笑,俏臉格外動人。

  看美女,不能解決肚子問題。

  龍小野讓蘇夏拿來一盒泡面,坐在辦公桌上,一通狼吞虎咽,聲音響亮。

  苗香依有點心疼,連忙遞來了紙巾,認真問道:“小野,考不考慮去香河市發展?環境要比芳原強。”

  “考慮過,等攢夠錢,買房子再說。”

  龍小野并不隱瞞,第一次去香河,就很喜歡那座城市。

  “這還不簡單,我給你買。”苗靈娜嘻嘻笑。

  “嘿嘿,好意領了,無功不受祿。”

  “你已經幫了我很多,因此還得罪了人,算作報酬的話,也不夠。”

  “買賣自愿,酬勞不菲,這就足夠了。”

  龍小野端起飯盒,吸溜著喝泡面湯。

  苗香依暗中撇嘴,深知不能勉強!

  龍小野在芳原市,也有強大的靠山,那就是高家。

  而且,在苗香依眼中,龍小野跟高麗娜的關系,相當微妙。

  不是戀人,卻有很多戀人才有的舉動……

  正說著話,又有人進入天機館。

  龍小野認識,正是武術協會的會長張富,依然是昨晚的打扮,但衣服上褶子很多。

  睡覺都沒脫吧。

  “張會長啊,大駕光臨,有失遠迎!”

  龍小野嘴上噓呼,身體卻沒動,依然坐著,將最后一口面湯喝了下去。

  摸摸肚子,沒飽,比沒吃強點兒。

  苗香依無奈起身,將盒子扔進垃圾桶,又上樓去了。

  “小友,冤家宜解不宜結,本人思慮很久,還是覺得該登門道歉。”

  張富抱了抱拳,神情中卻有幾分不甘。

  “不覺得你得罪了我,倒是該感謝你,給武館送來三百萬,正缺錢呢!”

  龍小野得意一笑。

  張富嘴角猛抽,昨晚擂臺比武,力量對比懸殊,確實跟主動送錢沒差別。

  “小友心胸豁達,值得敬佩!”

  張富豎了豎大拇指,又說:“本人手下也有很多資源,是否考慮,進行合作共贏?”

  “不考慮!”

  龍小野回答得很干脆。

  張富后槽牙蠕動兩下,眼神又黯淡下來,一聲輕嘆,“唉,這么說,小友依然記恨昨晚的事情。”

  “張會長,那三百萬,是誰給你的?”龍小野直接問道。

  張富一愣,隨即訕笑:“本人多年的一點積蓄。”

  “扯淡,看你的氣色就知道,你攤事兒了!拿人錢財,卻不能替人消災,純屬自找麻煩。”龍小野冷哼。

  “不明白你在說什么。”張富還在嘴硬。

  “告訴你吧,昨晚回來,我被人攔住襲擊了,差點丟了命。”龍小野眼神不善,又說:“張會長,你敢發誓,跟你沒關系嗎?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