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無敵小相師 > 第73章 隱藏的秘密
  “你們,是流氓。”

  錢馥莉還在掙扎叫嚷,臉漲得通紅。

  怎奈令狐雁的雙手,跟鐵鉗一般,身體壓住她的雙腿,無法動彈分毫。

  “雁姐,看出問題了嗎?”龍小野聊天。

  “好像有點不對勁,卻又不知道問題在哪里。”令狐雁皺眉搖頭。

  “這里,有一張透體符,是春心符。”

  龍小野指向了錢馥莉胸前的那處雪白,令狐雁湊近猛瞧,卻沒發現,遺憾道:“姐的眼神不行,看不到啊!”

  “夏妹子,拿針盒過來。”龍小野朝著樓上喊。

  蘇夏聞聲,立刻跑下來,將針盒遞給龍小野。

  “你們想干什么?”

  錢馥莉滿眼驚恐,龍小野根本不理她,抓起一把銀針,快速刺在幾處地方,眼皮底下,就有符文從體面浮現出來。

  粉紅色,紋路相當復雜。

  “弟,厲害啦!”

  令狐雁大贊,興奮道:“這一招可要教一教我。”

  “哈哈,沒問題。”

  龍小野開心一笑,拿出手機,湊近那一處拍照,要保留證據。

  接著,龍小野便取出特制的毫針,在那張春心符上,不斷刺下挑撥。

  神情專注,一絲不茍。

  十分鐘后,

  春心符消失了,只留下一片紅。

  “放開她吧!”

  龍小野將銀針全部取出,放進針盒里,又回到辦公桌后坐下來。

  令狐雁這才松手,錢馥莉慌亂地整理著衣服坐起來,又使勁搖了幾下頭,宛如大夢初醒的樣子。

  “嫂子,你認識元啟明嗎?”龍小野問道。

  “他……”

  錢馥莉遲疑著,點了點頭。

  “你喜歡他嗎?是否寧愿為了他,拋棄丈夫和孩子,拱手將所有財富奉上?”龍小野繼續問道。

  “不,不,我丈夫病了,我兒子好可憐,不能沒有母親。”

  錢馥莉突然掩面哭泣,自己所做的一切,她當然記得,懊悔道:“為什么?我為什么非要跟正康離婚,連孩子都討厭我。”

  “這不怪你,只是中了別人的圈套。”

  就在這時,

  傳來了敲門聲,龍小野吩咐打開門,黃正康也趕來了。

  “龍大師,對不起,她,竟然真的過來鬧了。”黃正康擦著汗,滿懷歉意地鞠躬,又對前妻惱道:“你可真丟人。”

  “正康……”

  “別跟我假惺惺的,早就看透了!”

  “黃先生,不要沖動。你來得正好,那就把一切都解釋清楚吧。”

  龍小野招呼黃正康上前,將剛剛拍攝的照片,找出來給他看。

  “這是什么?”黃正康不解。

  “春心符,就在你妻子的胸口。所以,她才對元啟明那個混蛋,感情上非常癡迷,言聽計從。”龍小野解釋。

  啊!

  黃正康驚愕萬分,又唾棄道:“你跟他睡了多少次?”

  這么理解沒錯,胸口的位置很隱秘,如果沒有親密接觸,又怎么能存在符箓。

  “沒有啊,就只是約會!”錢馥莉大聲爭辯。

  “誰信哪?”

  “我相信嫂子,不一定需要身體接觸,只需要一次酒醉,便可以得手。”龍小野道。

  “對,我第一次遇到他,就在酒吧里,當時很煩悶,喝了很多酒,整個人都是暈的。”錢馥莉連忙解釋。

  黃正康哼了一聲,沒再說話。

  他發現了妻子的異常,換做之前,肯定要大吵大鬧,才不屑于給自身洗白。

  “這張透體符,已經被拆除了,法力當然消失。”

  龍小野強調一句,又說:“接下來的事情,你們兩口子商議吧!”

  “唉,都離了,劃清了界限,還能商議什么。反正,我不會將兒子給她。”

  黃正康嘆了口氣。

  “正康,我想兒子,也想家,我腦子混了,不該跟你離婚。”錢馥莉哭出聲。

  唉!

  黃正康輕輕搖頭,又是一聲長嘆。

  “我們,復婚吧!我,我愿意照顧你,直到你離開的那一天。”錢馥莉激動道。

  “我的病,龍大師已經幫著治好了,死不了。”

  “啊,那太好了。”

  錢馥莉欣喜萬分,突然就給男人跪下了,“正康,求求你,讓我回家吧!”

  “起來,什么樣子。”

  黃正康心頭一顫,伸手想去攙扶,卻被錢馥莉握住手,哭泣道:“正康,離開你們,我就沒家了。”

  黃正康心也軟了,還是將妻子扶起來,坐在沙發上。

  詢問得知,

  錢馥莉離婚后,分了八百多萬。

  目前這筆錢,都在賬戶上趴著,并沒有落在元啟明的手里。

  并非此人不貪財,只是還想要更多!

  只等錢馥莉再跟男人訛詐一筆,一次性全部卷走。

  元啟明就說過,看中了一套別墅,價值一千三百多萬。

  大言不慚的表示,作為跟錢馥莉結婚后的新居。

  他當然不會跟錢馥莉結婚,只是想騙錢。

  “就這么明目張膽的騙,我想找人殺了他。”

  黃正康咬牙,雙手緊握。

  “我也想!”

  錢馥莉附和,身上沒了春心符,她對元啟明談不到感情,只有惱恨。

  “兩位,都消停點吧,你們斗不過他的。”

  龍小野直擺手,又叮囑道:“從今天開始,保持清醒,不要再接觸他,給他任何機會。其他的事情,交給我來處理。”

  “龍大師,非常感謝!”黃正康感動不已。

  “沒什么,回去好好過日子,結發夫妻,有點磕磕絆絆,相互都別計較了。”

  龍小野大模大樣勸說道。

  兩人都點頭,這才告辭離開。

  錢馥莉將男人扶上車,帶著他回家,重新找回昔日的時光。

  天機館,再次關閉。

  “小野,你讓姐不知道說什么,也忒心善了。”

  “積累功德,也是修行的功課之一。”

  龍小野嘿嘿一笑,“雁姐,那個小木人,很可能就是元啟明,故意提前挖出來,塞進了螞蟻窩。”

  令狐雁面上一滯,質疑道:“這也太巧合了吧,一個孩子就非得去挖那個螞蟻窩?”

  “控制孩子的法術,更簡單。”

  “如果真是這樣,元啟明太可怕了,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。”令狐雁不由打了個冷戰。

  “機關算盡,必然禍及自身。等著吧,元啟明快要找上門了。”

  龍小野伸著胳膊,打著哈欠上樓去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