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無敵小相師 > 第59章 破解一部分內容
  “挑花眼了唄!”

  上官玲得意笑了,“本人的魅力,那是有目共睹的,誰看了都動心。”

  這份謎之自信也沒誰了。

  龍小野哦了一聲,沒再多說。

  上官玲卻敏感了,又強調道:“他給了我體檢報告,一切都正常的。”

  “那就好好處吧。”

  龍小野將手機還給了上官玲,她一再表示,等找時間,帶這名新男友過來,必須接受看相檢驗。

  老弟覺得不行,那就堅決不能處。

  留下兩萬現金,上官玲扭著小腰離開,去了對面的洗浴會所,跟閨蜜梅三姐聊天去了。

  蘇夏從樓上下來了。

  手里拿著一張紙,微笑著放在龍小野的面前。

  “野哥,《天玄志》破解了一部分內容,請你過目。”

  “哈哈,夏妹子,你真是太棒了,聰明絕頂。”龍小野大贊,認真看了起來。

  標題:摘星門。

  掌門人:陌辰星,也稱辰星道長。

  長老:宮奎,真名不知。

  四名護法:宗解圖、墨霞子、古柏凡、東門卞。

  這些信息,跟令狐雁提供的一樣,只是沒提十八名執事,那就是不值一提。

  接下來,是關于摘星門的詳細介紹。

  開宗立派的秘笈,《星月奇書》。

  主修功法,周天訣。

  養育獸仙三名,兩只黃仙,一條蛇仙。

  高級惡鬼若干,尚有未知邪崇。

  摘星門的發展目標,通過修煉功法,獲取源源不絕的星辰能量,鍛造軀體,徹悟大道,成就不死真身。

  宗門主要成員介紹,非常詳盡。

  其中就有護法古柏凡,擅長養鬼驅妖,精通碎魂術。

  弱點是,內功不夠深厚,曾經受過重傷。

  還有摘星門防護法陣的破解方法,特意注明,可能會有變化加強。

  “野鶴老人太厲害了,摸得門清。”

  龍小野開心不已,又問:“夏妹子,其余內容破解不難了吧?”

  “不是這樣。”

  蘇夏搖頭,苦著小臉解釋道:“每一部分,使用的編碼規律都不一樣,真不明白,師父為什么要這么做。”

  絕不是故弄玄虛,一定大有深意。

  龍小野咬牙道:“那就先對付摘星門,以點帶面,各個擊破。終有一天,這些惡人都要付出慘痛的代價。”

  “我支持野哥。”蘇夏揮了揮小拳頭。

  下午,

  天機館來了個熟人,余清婉。

  跟初見時,確實不太一樣了。

  穿著高檔運動裝,還戴著一頂運動帽,顯得陽光自信,充滿了活力。

  “小野,好久不見。”余清婉笑著打招呼。

  “呵呵,越來越漂亮了,快請坐。”

  龍小野張羅著,又問:“今天怎么有時間了?”

  “學校下午沒課,早想著來看看你,要不是遇到你,我現在的日子,一定非常難熬,謝謝!”

  余清婉先是彎腰道謝,這才緩緩坐下來。

  假如那晚,龍小野沒有點破,幫她找到親人,而是選擇跟她上了床。

  今天的余清婉,很可能就此荒廢學業,淪落風塵中,成為男人們的玩物。

  就在那一夜,老天終于想起了這個女孩兒,并賜予她好運氣。

  余清婉對龍小野的感激,發自內心,也經常想起這個玩世不恭的小男人。

  “不用這么客氣,也是你的時運到了,苦盡甘來。”龍小野大咧咧道。

  “那你就是我的貴人。”

  余清婉展顏一笑,人如其名,清秀婉約,令人不忍褻瀆。

  “對了,在新家還適應嗎?”

  “嗯,聽說了過去的事情,他們也是無心之失,我選擇了原諒。”余清婉點頭,“最讓人開心的是,爸爸的病要好了,我也能多孝敬他。”

  “是個好姑娘。”龍小野贊了一個。

  兩人年紀相仿,聊天也格外隨意。

  余清婉介紹近況,平日里還在學校宿舍,偶爾回高家居住,有一棟獨立的別墅,每天都有人打掃。

  父母和姐姐都對自己沒得說,格外袒護寬容。

  如今的余清婉,活得像是個公主。

  養父余有財很固執,堅持住在一棟出租屋里。

  “唉,爸爸雖然貧窮,卻是一身傲骨,怎么都不答應給他買房子。”余清婉感慨。

  那是假象!

  龍小野一陣腹誹,差點就把真相公布于世了。

  老余差勁就差勁吧,還故作清高。

  該得的錢不要,卻來摳唆小野哥,滿足他五分鐘的放縱。

  “我爸讓我改姓,絮叨好多次了,還急眼,你說該怎么辦?”

  余清婉來跟龍小野討主意。

  “我覺得吧,你應該聽他的安排。”

  龍小野的話,倒是讓余清婉非常意外。

  “可是,爸爸養了我這么多年,那不是忘恩負義嗎?”

  “你姓什么,都還是他的女兒,我覺得吧,他并不在意這些。”

  歸根結底,余有財是一名特殊的修行者,能夠放下世間的紛雜。

  只是這些話,不能跟余清婉說明,她會難以適應。

  “可是,我總覺得,爸爸有意要跟我劃清界限似的。”余清婉露出茫然神色。

  “那倒不會,清高人的臭毛病,好事做到底吧。”龍小野言不由衷。

  “嗯,有可能,我好好考慮下。”

  余清婉點頭。

  “小野,我有個室友,她父親昏迷一年了,你能幫著治療嗎?”

  余清婉試探地詢問,又說:“她家條件還可以,能給一些錢的。”

  “是植物人嗎?”龍小野問道。

  “醫院是這么診斷的,但室友說,她爸爸偶爾還能給她梳頭,就是閉著眼睛,動作很笨拙。”余清婉道。

  “她跟你的關系不錯?”龍小野笑問。

  “是,爸爸都病了,經常在一起倒苦水。”余清婉沒有否認。

  “好吧,什么時間方便,我去她家里看看。”

  龍小野答應下來,估計給不了多少錢,但積累些功德,對修行也同樣很重要。

  余清婉非常開心,當即拿出手機,給室友匯報了好消息。

  得到的答復是,現在就行。

  “還是晚上去吧!”

  龍小野擺手,這種情況,多半跟魂魄缺失有關,夜晚更適合,又說:“留下家庭地址,別聲張,不要人觀摩。”

  “一定!”

  余清婉連忙告訴室友,要來家庭地址,寫在了紙上。

  “小野,你跟蘇夏是戀人關系嗎?”

  余清婉突然問了一句,臉已經紅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